王雷:第一位完成“7+2”的华人女性

时间:2013-08-27 00:01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王雷:第一位完成“7+2”的华人女性

王雷:第一位完成“7+2”的华人女性

王雷,一个女生的男性疯狂

见到王雷,是在雕刻时光咖啡馆。她正在给一帮驴友讲自己的“7+2”的故事。

关于王雷,似乎可以三言两语交代清楚——清华计算机系的高材生,MBA念了沃顿商学院,毕业后在华尔街做金融软件工程师。这似乎是许多中国父母梦想中的乖乖女轨迹。然而,有一天,乖乖女突然辞职,说她想去爬山。

为什么呢?

“如果到了七八十岁,我躺在病床上,我想自己这一辈子,我是最好的职员,我挣了多少钱,或者是如何被提拔,我会很自豪吗?我就想,人生到底哪些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钱可以以后再挣,工作可以以后再找。而我被触动以后,就很想去爬山。”王雷说。

触动她的是两部电影。2004年,她看了电影《触及巅峰》和《登乔戈里峰的女人》。登山的场景唤醒了她骨子里对山的渴望,原来,会有一些发自内心的热爱,30岁之后才发现。

2004年6月的第一个周末,王雷为自己定下征服世界七峰两极的目标。经过专业训练,2005年,她成功登顶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山。2007年6月,在登顶北美洲麦金利峰之后,她辞去工作,开始全身心投入训练。

2010年5月24日,王雷登顶珠峰,成为完成世界七大峰和南北极(简称7+2)探险活动的第一位华人女性。

生活中,很多人不缺乏想法,不缺乏热血。然而,家庭、工作、情感,我们一次次地对自己说,等到这单工程做完,我要去丽江;等明年春天的时候,我想带着老妈去爬峨眉山……等来等去,热血渐凉,梦想的墙壁上漫漶了碱渍。

为什么要等呢?普通人为什么不能给自己的人生添几段传奇呢?

王雷告诉我们,去行动,趁年轻。

乞力马扎罗的狼狈

王雷关于登山的记忆,不是浪漫,而是狼狈不堪。

2003年,沃顿商学院组织毕业生集体去攀登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在此之前只爬过香山的王雷,因为贪图非洲的浪漫报了名,“想着海明威的小说,得去看看乞力马扎罗。”

五天行程,第一天就体力透支。

“我们从热带雨林开始出发。雨后一路泥泞,走到天黑勉强到达营地。第二天同学们一大早兴致勃勃地准备出发了,而我两腿僵硬,恨不得当时就下山,可又不敢离开大部队,只好咬牙坚持。”

第四天的时候,没有人对王雷抱有希望了。同学们给她留下一名向导吉姆,允许她龟速前进。

没走几步,高山缺氧,王雷说自己困了,向导借肩膀给她打盹。过了一会儿,向导把她推醒了,说:“Are you ok?Let s go!(准备好了吗?让我们走吧!)”王雷只能顺势回答:“OK!”

接下来的攀登中,每逢王雷饿了、手冻僵了,企图赖着不走的时候,只会简单英语的向导总会在她吃完食物、搓热手之后来一句——Are you ok?得到王雷勉强的“OK”的回答之后,向导会毫不犹豫地说——“Let s go!”王雷再有气无力地附和一声——OK。

“吉姆只会说简单的英语。我一直期待着他问我,想不想下去,要不要撤啊。他不问,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硬着头皮跟他走。”王雷说。

早晨六七点钟,王雷遇到了返程的同学。他们告诉王雷,就差半个小时就到了。“一听,特别有劲了。”王雷在顶峰留下了一张疲惫的照片,就连滚带爬下山了。

“当时连照相的体力都没有了。登山那几天我特别惭愧,真觉得自己是个东亚病夫。同学中的胖子都能很轻松爬上去,我却垂死挣扎。一辈子在健康上没做过什么事情,这一次爬山,对于自己是一个觉醒。”王雷说。

习惯优秀的她告诉自己,这样的状态不可以。

把激情当回事

2004年冬天,王雷到了波士顿上班,开始每天在跑步机上锻炼身体。春天的时候,她开始去参加一些半程马拉松。

关注身体质量的时候,她看到了一部纪录片《触及巅峰》——1985年,两名登山者成功登顶安第斯山。下山途中,辛普森摔断了右腿,同伴耶茨只好用救生绳拉住他,在暴风雪中一起下降。降下3000英尺时,辛普森不幸又落进了一个狭窄的冰缝中,此刻耶茨悬在他的头顶,维系两人生命的绳子已不堪重负,随时都有同时跌下山谷的危险,出于无奈和对生存的无望,耶茨只好割断绳索,自己攀爬出绝境,回到大本营。就在耶茨准备撤离时,他看到了拖着伤腿回来的辛普森……

“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睡,一个人拖着断腿,爬、摔、蹦,最后安全下了山。真是一个奇迹。顽强的求生,我觉得是不可思议的,这是我心中的英雄。只是他太超人了,可望不可即。”王雷说。

因为爱好,王雷在图书馆借了不少关于珠峰的书,当她发现许多登顶者都是普通人时,就有了一个挑战自己的想法——爬珠峰。

“看了电影,加上对自己健康状况不满意,就产生了挑战的想法。做了很多论证,结论是,爬珠峰是现实的事情。”

“我曾自问我是不是有点儿不正常?是不是太拿激情当回事了?……可最终我发现,自己骨子里确实有一种渴望,让我越陷越深。”王雷说。

王雷做了一个表格,从2005年开始,一年年往下列。当她拿出表格给同事分享时,大家都觉得她在说笑话。“好多年之后,在我攀登珠峰的路上,我又想起了那张表格。”

“一年爬一座高山,真的就按照原来的计划实现了。不可思议。”王雷总结说,当你心中真有一个想法,无意识的状态下为之而努力,最后真有可能发生。

登山让我安静下来

从2004年决定这个计划,到2010年问鼎珠峰,王雷用了六年时间。

从跑步开始,然后到山里“走走”,并参加了技术课、安全课,最基础的训练持续了一年。而在“7+2”(七峰二极)计划中,攀登另外六峰都是为攀登珠峰做实战准备。2008年从南北两极回来后,2009年,她休养了一年做准备,生活悄悄改变了。跟人攀岩、攀冰,学各种安全技术。每一次都有进步,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北京的父母打电话问王雷平时做什么,王雷说,有时候会爬爬山。“山上有雪吗?”王雷不想吓着父母,故作轻巧地说,有时候会有一点。

从一个毫无体能基础的“书呆子”,到登山健将,王雷吃过的苦不止一点点。

体能训练是个非常挑战自我极限的痛苦过程。登山的时候,每个人都必须背同样重的装备和食物。一个60斤的背包,也许只是一个普通男人体重的三分之一,却是王雷体重的一半。“我别无选择,只有把自己锻炼得更强壮!”

登山运动,充满着不可预知的危险,眩晕、雪崩、冰川塌落……有时一阵风都能将人摧毁。说起那些惊心动魄的瞬间,王雷记忆犹新:攀登查亚峰时,由于下雨,绳索湿滑。刚到一个山口,一阵狂风将她抛了出去,重重地摔向山岩,“落地时哆嗦了好久,要不是我有随时系保护结的习惯,可真要‘交代’在那儿了……”

她曾三次尝试攀登阿空加瓜峰。第一次,因为缺乏经验,加上对天气判断失误,她立即返回。第二次,天气不佳,她再次撤回。而正因为前两次的知难勇退,她才有了最终的登顶并全身而退。

很多人都曾问过王雷登顶时的心态,是一览众山小的豪迈?还是如愿以偿的兴奋?王雷说都不是,她站在巅峰的心态只有平静,“登顶只是中点,还有另外一半,最艰难的一半!”只有真正从山上下来,走上大马路的那一刻,脑袋里那根绷紧的弦才会稍稍放松。

“熟悉我的朋友都说我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还是原来的我,只是变得更加精力充沛,不知畏惧是什么。登山让我‘安静’下来,看清楚我要的人生究竟是什么。”王雷说。

登山,让王雷安静,却让更多的普通人热血沸腾——很多人都觉得只有在事业成功以后才可以追求梦想。王雷的故事告诉人们,不是这样的。在一个以金钱衡量成功的时代,你依然可以珍惜那些看似无用的梦想,选择一个不那么功利的人生。

王雷说:“登上七大峰和南北两极只是梦想的一部分,我觉得更有意义的是带动千千万万和我一样的普通人活出生活的朝气,活出生命的追求,这是我发自内心的想法。”

7+2 完成时间表

七大峰:

王雷珠峰登顶照文森峰Vinson Massif(4897m,南极洲最高峰)– 2007 年。

麦金利峰McKinley(又名Denali 峰,6195m,北美洲最高峰),美国– 2007 年。

阿空加瓜峰Aconcagua(6962m,南美洲最高峰),阿根廷 – 2008 年。

乞力马扎罗峰Kilimanjaro(5895m,非洲最高峰),肯尼亚/坦桑尼亚交界处 – 2003 年。

厄尔布鲁士峰Elbrus(5633m,欧洲最高峰),俄罗斯 – 2005 年。

查亚峰峦Carstensz Pyramid (4884m, 大洋洲最高峰), 印尼 – 2007 年。

珠穆朗玛峰Everest( 8848.13m,亚洲及世界最高峰),中国/尼泊尔交界处– 2010 年。

两极:

南极点 – 2008 年

北极点 – 2008 年

    点赞
    (2)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李乐诗:极地探险家  下一篇:王秋杨:中国首位完成“7+2”的传奇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