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旅行中遭遇强悍的敲诈

时间:2013-04-26 03:41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湘西自驾游,警匪一家,泪水迷失了眼睛 ——北京游客在湘西凤凰的悲惨遭遇(转贴)

2009年春节,在北京上班的我,和女朋友自驾车回老家过春节。为使这个春节过得更有意义,大年十二我组织家人,一行13人自驾车去湘西的凤凰古城旅游(老家位于贵州东部铜仁紧挨湘西)。

经过不到2个小时的旅程,小桥流水、小舟泛江、脚楼连连的具有浓郁少数民族特色的生活起居画面真实展现开来。民族工艺品的兜卖,特色饭馆的林立,两岸酒吧的霓虹,让这座古城更显商业化,聚集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晚饭后,已是黄昏,沱江两岸的霓虹灯逐渐亮起。夜游古城,看着两岸流光溢彩的灯光点缀着古香古色的吊脚楼,选买着岸边兜售的特色民族工艺品,点燃承载着心愿的河灯随沱江水漂流远方,一家人的心情自然更加美好。

第二天早晨带着这份美丽心情,我们依依不舍地踏上了回家的路途。可将要结束这段美妙的旅程时,一双当地恶势力黑手向我们悄悄地逼近,措不及防,前所未闻。一场惊天诈骗黑幕就此揭开……

返程途中,中午11点来到县属的廖家桥镇时,正遇赶集。人多车多,我开着北京牌照的车在前面,弟弟开着贵州牌照的车在后面。为了让对面来的中巴车先行,我 把车停靠边。中巴车刚走完,突然一位中年妇女拉着她的小女孩挨到我车前面的保险杠边,随即小女孩跪到地上,裤腿上弄了一点泥(小女孩所跪之处正巧有一滩泥 水),还没等我下车.四周的农民就像疯子一样围住我的车,指骂着要我背那小女孩到医院去,我母亲说:我们的车动都没动怎么撞着你的孩子?话没说完,几个人 围住我母亲好像要吃人一样。只好在他们的逼迫下,我把小女孩背到廖家桥镇医院(实际小女孩可以走路)经医院拍片诊断情理之中没有问题,他们又说“这里设备 不好要到凤凰医院去检查”。在他们的威逼之下,我们无奈和他们去了凤凰医院,经凤凰县医院拍片诊断也没有伤着,他们蛮横吼闹着要住院观察,我们在万般无奈 的情况下又同意住院观察。

整个下午,小孩的父亲一直都在不停地打着电话,我们一家人留下我跟女朋友都在医院守着。医院里的人都在议论说:这是典型的诈骗,这小子也太傻了,能走赶紧 走人。可我坚持认为没问题就是没问题,他们还能怎么着,顶多就多耗上一天。这样的想法,让善良的心再一次离血淋淋的案板更近了,后来发生的事情证实,在这 种地方世间还真没有公道…….

下午6点过,医院走廊来了约30多个20多岁的不明身份的青年,跟他们的亲戚在讨论着什么。我仍然无所畏惧,还主动询问小孩妈妈晚上吃点什么。我下楼 去给他们买饭,随即发现情况就不对劲了,3个大汉跟着我后面,我走哪里,他们走哪里,我预料到事态不对了。在饭馆买饭碰巧遇到了小孩的主治医生,他一语道 破天机 :“当时在医院我不方便说,这种事情千万不要拖,能早点解决就解决掉,不然后果是很严重的。并且举了一个例子,也是外地的游客开车只是把一个人的衣服挂破 了,还赔了一万元。”这时我才恍然大悟,为时已晚,事态严重了……

我提着饭盒返回医院,这帮地痞的头把我拉出病房,在走廊上,我跟女朋友站中间,近30个地痞流氓把我们足足围了3圈,一个个嘴里嚼着槟榔,发出一阵阵恶 臭,其中一些还满口酒气。流氓头开始索要我的身份证,“我已经把复印件给小孩的爸爸了,凭什么把身份证给你们?”我坚决地回答到。话音未落,上来就是一整 拳打脚踢。此刻的我,顿时傻了,居然在医院走廊还敢打人?要不是我护着女朋友,他们竟然还打算对女人动手。这一幕幕居然是发生在县城医院里,这样聚众欺负 外地游客场景,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说两句公道话。我彻底失望……毫不犹豫拿起电话拨打110,我义正严词地说明作为一个外地游客被一帮地痞流氓在医院给打 了。最后来的居然是交警队的人。怪不得这帮地痞之前一再要求让我去交警队,看来关系微妙。在离开医院之前,县交警队的民警杨辉同志,跟地痞头很卑贱地说 道:“您放心,这件事交给我们了。”这样的话听起来好像不是一个中国民警说的。

晚上9点30分,我被带到了交警队,我一再请求说:“我被打了,现在肚子很疼,能不能给我买点药。”可交警队的同志们居然置之不理,还说你被打与我们无关,我们只要车……

母亲得知,我被地痞打了的消息,电话那头传来哭声,因为她明白她儿子长这么大,从来不打架惹事,从来没有被人打过,我强忍泪水安慰着母亲。晚上10点,在 交警杨辉同志的淫威下,女朋友逼迫又去医院交钱。在医院,又被留守的地痞流氓恶语相加,被关在交警队的我心急如焚,立刻又拿起电话拨打了110,居然总台 的那位只闻其声的警察同志,一再强调这是交警队的事情。这就奇怪了,外地游客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你们还认为是交警的事情,非得死人了才出110吗?被打 也没任何人管,我没有任何办法,只说保留对他起诉的权力,看着旁边交警一张张狰狞的面孔,我顿感苍白无力……

母亲朋友的朋友找到了一个当地人物,在凌晨2点,把我“保释”出来,前提是第二天必须回交警队。凌晨4点,我回到贵州铜仁,在医院打完点滴,休息不到2小 时,第二天早晨9点,为了遵守诺言,我们一行人又返回了凤凰。11点我们来到了交警队,在交警队的楼上楼下站满了流氓地痞。交警杨辉同志,仍然露出狰狞的 面孔,叫我们找一两个人去交钱。后来才发现,昨天交的500元才用了200多,根本不需要续交,我的杨辉同志啊,你也真是睁眼说瞎话啊,我的伤痛你们问过 一句吗?

中午12点,在地痞流氓和交警的强压下,车开到了交警队院子里。下午2点凤凰交警队龙江教导员亲自过来裁决这事。根据交通法规定,一项项计算赔偿费用。这 时交警队办公室出现了新奇的一幕,地痞流氓的头头一个个嚼着槟榔坐在沙发上,除了教导员,其他的警察都站着……..

又是杨辉同志带着我们去医院咨询医生住院费的费用。当时我很生气医生也昧着良心说住院要15天,费用最多2000元。(事后,我们给他打电话,他也知道这 样说太伤我们的心,可没有办法,他要在当地工作,不这样说流氓能放过他吗?)。最滑稽的一幕开始了,等医生说最多2000元,话音未落,交警杨辉同志发话 了:“三、四千是吧,三、四千哦,住院费三、四千,还不包括护理费。”交警杨辉同志,你看过小孩伤情吗?你当过医生吗?你是全才。在您的威慑力下,医生改 口最多三、四千。我一再强调说医生才说最多2000元,你却很搞笑的回绝到,也不差这点点钱嘛。哦,我明白了,多出来的够你们哥几个挥霍几天的了。

当我明白这是一场诈骗黑幕后,上面的这一幕我录了音,交警杨辉和地痞头头那恶心的声音被我存在了手机上。回到交警队,他正式报告了医疗费调查结果:“龙 教,医疗费需要三、四千,你看写多少?”教导员没回话,他自己却在纸上写上了4000元医疗费。我立即把录音拿出来播放,教导员听完,立刻脸色铁青,瞪着 杨辉同志。他耷拉着头一声不吭了,没有了刚开始的牛气,随后低着头走出了办公室。一个地痞二当家,随即把他叫过去,亲耳细语地说些什么。被我弟弟听后告诉 我说,杨辉被训了,地痞说他怎么会让别人录音呢?呵呵,这算是这场与黑幕斗争中唯一的收获。

即使4000元医疗费,经过龙教导员算下来最多也就5000元。那帮地痞流氓不放手了,少一万元免谈,车跟人都不能走。我咨询了龙教导员,是否有第二种解 决方法?他告知可以交押金在交警队,车跟人都可以走。地痞头头听着我在咨询其他解决办法,地痞流氓急得像一条条疯狗,冲上楼去瞪着狗眼逼问龙教导员:“押 金交了要不要扣车?”龙教导员无奈说道;“当然不扣车。”“反正我不管,交押金车跟人都不能走。”地痞头头凶恶吼到。半小时后,驻扎在医院的流氓全来了交 警队,开一个中巴车,两个面包车。

就这样又耗了2个小时,已经是下午5点了,看样子交押金,人跟车估计走不出县城。父亲慈祥的面容,增加了焦虑和不安;母亲坐在交警队办公室,面容憔悴,眼 泪盈眶地向那帮地痞流氓哀求着;女朋友站在交警队走廊上不停地留着眼泪……看着这样一幕幕触目惊心的场景,想着爸爸妈妈身为教师,受到这样的屈辱;想着女 朋友陪着我面对如此众多狰狞面孔的临危不惧,我心如刀割,我不忍心再这样下去。决定交钱走人,远离这场黑幕。母亲的朋友们开始凑钱,9500元现金加上医 院的1500元,换来的只有一张签字画押的协议书及收条。当母亲问交警我被他们的人殴打的事情如何解决时,一帮人恶狠狠地说;“谁打他了,谁做证啊?有本 事住院去,随便住。”爸爸强忍着痛楚,哽咽到:“儿子,算了,就算是被鬼打了,你不能马上回北京,必须要在家里多调整两天心态,爸妈不放心啊。”

当地痞前呼后拥地跟着拿着钱的小孩父亲滚出办公室那一刻,我心中无限愤怒与痛楚却找不到发泄的地方;想着自己辛辛苦苦北漂挣来的血汗钱将被这帮混蛋瞬间挥 霍,眼含热泪。这时在我的脑海里只是不停地闪现出一帮不明身份青年躲到哪个阴暗的角落分着昧着良心骗来的钱财。当然肯定也得留点孝敬凤凰交警大队的交警杨 辉同志,没有他的帮忙恐怕也拿不到这么多。

此刻同时,另外一辆北京牌照的货车司机被另一帮流氓带到了交警队,只听那司机无奈地说道:“我刚交了2000元钱到医院,3小时就没了……”登记完毕,之 前守候在我们这边的部分流氓又跟着去了,看来他们今天收获不小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定会在那位司机身上重演,我只能暗自祷告,朋友,准备上万元现金,舍 财免受皮肉之苦吧,谁叫咱们来到了土匪的故乡呢!

晚上7点我们得以离开交警队,此刻的我,已经有两天没有吃饭了,被打的内伤隐隐作痛,加上一路地颠簸让我晕厥过去,醒来却是在家里县城医院躺着……

第二天,我们打电话询问凤凰县医院小孩的主治医生,得知他们当天晚上就出院了,我们预付的1500元住院费,开的却是治疗风湿及感冒的葯。这样的结果,完全在情理之中,没有任何惊讶,只有无奈地哈哈大笑两声。

当时签定协议,交警队也承诺帮我收集住院发票,我敬爱的交警杨辉同志,你当时口口声声说需要4000元的医疗费,加上之前交了1500元住院费,一共 5500元的医疗发票在哪里呢?做为一个执法人员,岂能如此地信口开河呢?做为一个旅游城市的公民,你这样的做法不怕给凤凰古城抹黑吗?现在知道打电话避 而不接了?对于你们这帮面露狰狞的交警我压根就没报什么希望。我只是想告诫你一下,用这些钱去娱乐可以,千万别开什么夜总会,宾馆的发票,小心搞腐败搞到 你哦!!

凤凰,你那美妙多姿的古城风韵被一双双黑手遮挡了我的视线,被一场黑幕伤了我的心,我看不清你了,我也不想看清了。讲不出再见,因为再见也是泪与辛酸!!!

    点赞
    (2)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让人困惑的摩梭走婚(图)  下一篇:41年梦断珠峰 身未登顶 人已成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