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登山土豪菜鸟:花30万登珠峰 氧气瓶都不会换

驴窝户外网 时间:2017-09-15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每年5月,不少世界各地的登山爱好者会云集在珠峰脚下,试图征服“世界第三极”。

这是平均年死亡人数约5人的危险挑战:自1953年人类第一次登顶珠峰以来,至今约有300人为此失去生命,他们中大多数的遗体永留珠峰之上。

这也是成本昂贵的挑战:在南线,登山者想获得登山资格,需向尼泊尔政府缴纳11000美金的登山许可费用。

本季度是尼泊尔政府发放登山许可最多的一个登山季,加上此前地震、雪崩两大原因造成的许可延期,外界猜测,这可能致使“最堵”登山季的出现并造成更多死亡。

什么样的人在登珠峰?登一次珠峰要花多少钱?尼泊尔政府收的钱又怎么花?红星新闻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中印土豪菜鸟最多:花30万登珠峰 氧气瓶都不会换珠峰登山季开始阶段,尼泊尔老人舍川为挑战登顶珠峰最年长者纪录不幸死在大本营,此为其出发前留影。(登山家宋玉江供图)

“最堵”登山季未发生拥堵

本季度375人参与挑战,74名中国人从南线挑战珠峰

世界十大高峰,有8座在尼泊尔或者与之接壤。对各地的徒步和登山爱好者而言,尼泊尔是他们眼中的圣地。

中印土豪菜鸟最多:花30万登珠峰 氧气瓶都不会换尼泊尔国家旅游局信息官员Durga Dutta Dhahal接受红星新闻专访。

尼泊尔无重工业,轻工业也欠发达,建立在自然资源上的户外运动,成了尼泊尔的主要产业。5月25日,尼泊尔国家旅游局信息官Durga Dutta Dhahal在其办公室告诉红星新闻,最近一次的统计数据显示,尼泊尔一共注册了2185家户外徒步、登山公司,他说,这个数据近期还有所增长。

登山公司由尼泊尔国家旅游局下属的登山协会(Mountaineering Section)负责,令外界咂舌的11000美金登山许可费,正是由这个部门收取的。

登山协会(Mountaineering Section)负责人Khem Raj Adhikari介绍,这个珠峰登山季,该部门一共向外国登山者新发放了341个登山许可,另有34人因地震、雪崩原因持延期许可参加,总的挑战人数为375人(不包括领队),其中中国人(含港澳台)最多,达74人。

中印土豪菜鸟最多:花30万登珠峰 氧气瓶都不会换5月初,登山家带领队员在珠峰1-3号营地进行适应性训练。(孙斌供图)

去年成功登顶珠峰的中国登山家宋玉江说,近年来,中国越来越多的有钱人参与到了户外运动中。他介绍,登山运动拉动了当地的经济,尼泊尔对中国游客实行落地签证政策,看中的是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

Khem Raj Adhikari称,从参与登山的人数上看,本季度的确是珠峰南线“最堵”登山季,不过,伤亡数字却比此前所担忧的要乐观很多,“目前我们确定的,是3或者4人”。他称,最终的登顶人数和死亡人数仍需要一段时间来统计。

加德满都夏尔巴高山探险公司联络员Dilare介绍,这个登山季,包括夏尔巴协助(协助登山的夏尔巴人)、厨师等人员在内,南线约有900人活动在珠峰上,“总人数看起来多了,但在拉练阶段,有一百多个登山者在抵达7千米左右的三号营地后,就决定放弃了,所以总人数并没增加。”

中印土豪菜鸟最多:花30万登珠峰 氧气瓶都不会换5月初,登山家带领队员在珠峰1-3号营地进行适应性训练。(孙斌供图)

5月22日,北京“巅峰探游”公司负责人孙斌带领5名队员成功登顶,其团队登顶当日,总计约有150名登山队员和夏尔巴协助登顶。孙斌介绍,当日凌晨,从1点到5点都有人陆续登顶,时间错得很开,所以此前大家担忧的拥堵问题并没有出现,“昆布冰川、希拉里台阶等关键地段也和往常描述相似,等待时间均只有半个小时左右,和往年差不多。”

“窗口期”延长化解了“拥堵”

中国民间登山规模壮大,“土豪”登山者多盲目自信

中印土豪菜鸟最多:花30万登珠峰 氧气瓶都不会换登山组织者、登顶珠峰的首位新疆女性麦子(麦子本人供图)

城市里的拥堵令人心烦,珠峰上的拥堵可能致命。

成功登顶珠峰的首位新疆女性麦子介绍,“窗口期”的分散和延长,有效化解了预想中的珠峰拥堵。

“在季风的作用下,5月份中旬有几个相对稳定的窗口期。”她解释说,窗口期一般指适合人类攀登的天气,具体包括风速不高于30公里每小时、没有下大雪、温度适宜的阶段。

孙斌团队目前已经完成了全球各大洲最高峰的征服,他介绍,珠峰窗口期都在凌晨出现,“一旦太阳出来,地表吸收热气,就会形成对流产生风,气温也会下降,严重事故就可能产生。”

麦子说,拥堵没出现,不意味着风险得以化解,这些年,中国登山者全副武装,装备精良,但登山理念仍旧无法超越欧美及亚洲的日本、韩国,“很多中国登山者没意识到,登山一直是死亡游戏,但他们态度很随意,对此我很担忧。”

麦子介绍,过去登山是“国家队”的事,自企业家王石挑战珠峰成功后,中国民间登山大门逐渐打开,至2012年形成较大规模,“但他们理念跟不上,所以我常告诫他们,不管你什么身份、多么有钱,到我这,要放下一切架子。”

过去十年间,麦子所见所闻的中国民间境外登山死亡者达9位,对此她深表惋惜,“但又觉得,这是他们的命。”

天巴是夏尔巴人,2000年他首次挑战珠峰时,因经验不足冻掉了5个手指头,次年他再次挑战,创造了当时世界最年轻登顶珠峰记录。为表彰他为尼泊尔旅游做出的贡献,该国总统不久前亲自给他颁发了一枚勋章。

天巴告诉红星新闻,有两种人在登山:

一种人是真正的户外运动爱好者,他们一座一座山去征服;另一种人是有钱人,想玩,但本身不了解登山的风险,甚至连氧气瓶都不会换,这种人以中国人和印度人居多。

他说,那些“土豪”盲目自信,认为花了钱就必须干成一件事,认为夏尔巴协作无所不能,肯定能帮他们登顶,“他们忘了夏尔巴也是人,夏尔巴也会生病,八千米海拔上,一旦夏尔巴出了问题,他们就只能靠自己。”

花4万美金才可获得安全保障

“一半人是背负着赞助而来”,海拔8千米以上一瓶氧气要8000元

为吸引登山者在今年春季从南坡登顶珠峰,夏尔巴高山探险公司在去年9月底就发布了登山计划。

这家公司最终招揽到了18名登山客户,它包含14名中国人、两名日本人、一名丹麦人和一名南非人。这18人后来分成国际队和中国队两支队伍去挑战,14名中国人成功登顶。

中印土豪菜鸟最多:花30万登珠峰 氧气瓶都不会换5月初,登山家带领队员在珠峰1-3号营地进行适应性训练。(孙斌供图)

在加德满都,目前由中国人开设的高山探险公司有两家,一家是麦子的“高山沸腾”公司,另一家是江西南昌人甘志明参与的“夏尔巴高山探险”公司。甘志明说,有钱的中国人越来越多,户外运动渐成热潮,“我的优势,就是利用好中国市场。”

孙斌所率团队的珠峰攀登费用是北京一家家具公司赞助的,他说,该公司崇尚“攀登”精神,队员们才得以到各大洲去挑战。

既是游戏,也是生意。

当地一位登山组织者告诉红星新闻,来自中国的珠峰挑战者,有一半人是背负着企业的赞助而来,“我们的本质和旅行社一样,就是让客人玩得高兴、刺激。”这名组织者介绍,登山公司的利润,大约在20%。

天巴介绍,在当地,需花费4-5万美元,才可获得一次珠峰攀登安全保障,“但这不意味着客户花钱少,公司就对他的生命不管不顾。”

后期救援的参与度,决定了费用的浮动。红星新闻了解到,加德满都有三家直升机救援公司,目前直升机最高可达6500米的高度,若登山者遇险,直升机可将登山者直接送到加德满都,但救援公司收费昂贵,单人单程费用约1万元人民币。

行进过程中的氧气瓶使用量增加也会造成费用上涨,一些登山爱好者透露,7千米海拔以上每瓶氧气5000元,8千米海拔以上则要8000元。

夏尔巴高山探险公司本季度的登山计划显示:

该公司收取的登山费用为4万美金,这笔费用包括了1万美金的登山行政注册、加德满都到卢卡拉的机票和税费、SPCC(萨伽玛塔污染控制委员)修路费、氧气9瓶(队员6瓶及协作3瓶)、夏尔巴人员配备、珠峰大本营到加德满都的直升机费用等。

上述费用不包括1500美元起的登顶奖金及各种小费。

该计划书注明,活动期间因个人原因停止攀登,所收费用不退,额外费用需登山者自己承担。

尼泊尔为收许可费不顾登山者安危?

在中国西藏北线登珠峰,须有高山攀登证书;在尼泊尔南线登珠峰,“身体健康即可”

因创纪录的登山许可发放,尼泊尔政府遭遇这样的指责,即政府为了收取高昂的登山许可费,全然不顾登山者的死活。

珠峰一年到头都能收钱。尼泊尔国家旅游局信息官Durga Dutta Dhahal提供的资料显示,珠峰南线全年开放,费用收取因季节不同和是否选择传统的东南山脊路线而有较大差异,当前的春季登山收费最为昂贵,为11000美元,秋季为5500美元,夏冬两季为2750美元。

若登山者不选择东南山脊传统线路,各季度的费用分别为10000美元、5000美元、2500美元。夏尔巴高山探险公司联络员Dilare介绍,商业登山一般都选择传统路线,自主攀登才可能选择其他线路。

尼泊尔国家旅游局登山协会负责人Khem Raj Adhikari向红星新闻提供了这个登山季的详细资料。这份资料显示,尼泊尔政府一共发放了383个登山许可,其中341个发给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者,42个发给领队。这些登山许可中,有366个发给外籍人士,每人收费11000美元,据此可计算出,今年尼泊尔政府一共收了402.6万美元的登山许可资金。

中国登山家宋玉江认为,对一个国家而言,402万美元不能算一笔大收入,据此认为尼泊尔政府罔顾登山者死活的说法有些言过其实。

尼泊尔国家旅游局收取的如此高额的登山许可费去哪了呢?它为登山者又提供了哪些保障呢?

Durga Dutta Dhahal介绍,这笔钱主要用来发展旅游和基础设施建设,“30%的费用花在喜马拉雅山区,其他70%费用由央政府支配,花在其他地区。”Durga Dutta Dhahal说,尼泊尔有75个县,整体欠发达,有太多的桥要建、路要修。

Dilare介绍,尼泊尔国家旅游局的主要的工作是:

派联络官员到大本营监督各队伍的人员、物资配备,此外,他们还负责信息收集整理,并核实登顶人员的登顶事实,最后发放相关证书。

登山界人士介绍,中国西藏北线对珠峰登山者的考核十分严格,其中一条硬性规定是登山者必须拥有7千米海拔以上高山攀登证书,而尼泊尔政府对南线的登山者几乎不做考核,Durga Dutta Dhahal承认,尼泊尔政府对珠峰挑战者的报名要求很低,“身体健康即可。”

天巴说,对登山运动所出现的危险,中国政府的态度是“以人为本”,常组织上千人去救援,而尼泊尔政府将风险转嫁给保险公司,认为登山是一个人自由的选择。

对尼泊尔政府这种收取高昂许可费又“无所谓”的态度,Dilare解释:“因为珠峰在这里,门槛低,为实现梦想,登山者更愿意做这样的选择。”

    Tags:
    喜欢
    (0)
    无感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登山|14座8000米,一段由荣誉和野心推动的登山史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