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四季

时间:2005-11-25 00:00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儿时生活在粤北山区,日子过得虽然清朴,但一年四季都充满欢乐。

春天,是一个多雨的季节。绵绵的细雨一下就是一两个月,以至头上戴的斗笠都会长出菌子。

春天也是一个美丽的季节。这个季节的花特别多。尤其是山上的野花,它们在春雨中竞相开放,争奇斗艳。有粉色的山捻子花,有白色的吊犁子花,有黄色的野栀子花,有红色的山茶花,还有那漫山遍野一丛丛、一簇簇、白的、粉的、红的、开得你不让我,没不让你的山杜鹃花。只要天放晴,我和小伙伴总要到山里去采上大把大把的野花,好把家里妆点的像花园似的。

春天还是农民们最忙的季节。每当下雨不能外出玩耍时,我总爱倚着阳台的栏杆,望着远处的农田。在朦胧的春雨里,田里那些戴笠披蓑的男女,有的吆喝着牛儿在犁耙田,有的俯下身子忙着插秧,那情景,就是一幅生动的“春耕图”,教人难以忘怀。

夏天,是个炎热的季节,也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季节。有时连续一两个月不下雨,以至连河塘也龟裂;有时却连续几天的暴雨使得山洪淹没道路,淹没农田,淹没村庄……

然,夏天对于儿时的我不失为快乐的季节。因在夏季里,没有了冬天的寒冷,没有了春天的阴霾,也没有秋天的萧瑟。我可以穿上心爱的花衣裙在花丛中追逐,可以光着脚丫子在大街上“啪嗒啪嗒”行走,可以坐在树阴下边听蝉儿唱歌边玩抛石子游戏,还可以邀上几个小伙伴到河里戏水、摸螺……

在夏天的游戏中,最令我难忘的莫过于摸螺了。常常在午饭后,我们提着个小竹篮,一同来到小河边,挽起裤脚或撩起裙子,下到齐膝深的水里。或将手伸进河堤的石缝里,或掀开水里的石头,那黑褐色的、锥形的石螺就藏匿其中。每每摸到一枚小石螺,我们总会高兴不已。一小竹篮的石螺通常需要摸一两个时辰,尽管回家的时候腰酸了,衣裙湿了,可心里却充满快乐,步履也显得格外轻盈。

秋天,是个美丽的季节。在这个季节里,天是蓝蓝的,山是绿绿的,水是清清的,稻田是金黄金黄的。

秋天也是个丰收的季节。山里的果儿熟了,黄色的吊梨子、红色的野草莓、紫色的山捻子、黑色的“乌铜饭”,数不胜数的野果儿总让孩提时的我垂涎欲滴。假日,我总会与小伙伴一道上山去采野果。每次上山总是满载而归——满背篼的野果儿总让爸爸妈妈和弟弟吃个痛快。

秋天,不但山里的果儿熟了,田里的庄稼也熟了,农民们都在忙着秋收。即使不上山,提着个小竹篮到田里去拾稻穗同样充满着乐趣。秋天的田里没有水,光着脚丫子踩在稻田里,软软的、凉凉的,特舒服。更何况小竹篮里不但装满了拾来的稻穗,更装满了欢乐。

冬天,花儿谢了,果儿落了,稻田歇了,荷塘也冻了,而且天气寒冷,冰雪封山,再也不能像春天那样到山上去采野花,也不能像秋天那样到山里采野果,更不能像夏天那样到河里去摸螺。尽管如此,生活依然充满欢乐。常常在下雨雪的日子里,如果不用上学,我们一家人会围着炭炉烤火。听爸爸妈妈讲故事,与弟弟一道烤地瓜。有时也会躺在暖融融的被窝里,听那雨雪嘀嘀嗒嗒地打在房顶的瓦片上,宛如听着一首冬天的歌,可有趣了。如果遇上下场鹅毛大雪,我会与小伙伴一起堆雪人,打雪仗,即使小手和小脸蛋儿冻得通红也浑然不觉。

虽然,孩提的时光已离我远去,但儿时的欢乐却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

    Tags:
    点赞
    (0)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无关的沉淀  下一篇:因为相逢,我满心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