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12岁儿子徒步318穿越墨脱 父亲:我不是疯子(2)

时间:2017-09-11 15:56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每天都想放弃,每天都在坚持

徒步之行从7月8日开始,父子从自贡出发,乘大巴车抵达康定,从康定汽车站出发,沿着318国道徒步前往拉萨。

“徒步的第二天,我们就遇到了挫折。”张伟说,当天行程安排是翻越折多山,海拔4200多米的折多山口在众高山里算最矮的,以致他们低估了其难度。37公里的路程,其中上山24公里,海拔落差大、弯道非常多,父子二人为了节省时间,在部分路段选择走小路,可是由于不熟悉路况,不但耗费了大量体力,还没能节约时间。

当天凌晨4时30分起床,5时许便与在客栈相遇的另外几个徒步爱好者一起出发。出发后不久,父子俩出现高反症状,可又不敢停下来。因为,如果停止前行,他们将无法在天黑前抵达下一营地,所以只能靠抗高反药暂时维持。服药后,二人身体状况稍微好转,于当天下午2时许到达垭口。“接近垭口时由于体能不足,我们掉队了,和一起出发的队伍走散。”张伟称,直到下午8时许,他和儿子才成功下山,抵达山下二号桥宿营地。

这天的经历让张伟有些担心,他问儿子:“很多人都无法走完318(国道),其实我们翻越了折多山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放弃也不丢人,你想不想放弃?”儿子回答:“放弃?那之前的路不是白走了?”张伟继续问:“这次徒步进藏这么辛苦,你怪不怪我?”儿子脱口而出回答:“不怪。”这一瞬间,父子俩抱头痛哭。

“整个行程,因为海拔高,即使不背包,都如同负重几十斤。”张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的背包重30多斤,儿子的重20多斤,二人每天的步行里程基本在30公里以上,从康定到拉萨全长1700多公里,主要靠徒步行走。行程后期,有时在经过一些平坦大路时选择搭乘过往的顺风车。

虽然是七八月份,但在318国道,他们一天能经历四个季节。早上凉爽,如同春秋;中午太阳直晒,紫外线强烈,犹如夏天;到了下午,还会遇到下雨,甚至冰雹,晚上又像冬天一样冷。所以,一天下来,短袖、长袖、抓绒、冲锋衣、雨衣轮番上场,不断更换。

每当脚掌心磨起水泡,就用针刺破;第二天,相同的位置又会重新长出水泡,只有忍着疼痛再次刺破水泡,继续上路。张伟经常会想:这么苦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不是应该放弃?可是等到第二天,他和儿子又坚持地踏上了旅程。“每天都想放弃,每天都在坚持。”张伟说,放弃,是父子俩每天晚上想得最多的两个字;坚持,是父子俩每天早上起来最先想到的两个字。

(6/9)

为了不与队友分开 父子俩挑战墨脱线

在雅江,张伟父子与另外两位徒步爱好者组成队伍,并肩同行。经过32天的行程,8月8日,一行4人到达派镇的客栈,这也是行走墨脱线的集结地之一。“行走墨脱,是一件危险系数极高的事情,我们本没有计划这一段行程。”张伟说,行走墨脱是另外两名队友的临时起意,他起初并不愿意参与。可是,儿子图图不想与队友分开,希望能加入这段危险之旅。

张伟在游记回顾中这样写到:8号,九寨沟地震那天,我们来到徒步墨脱集结地派镇的客栈,掌柜何姐是这条线上的专业人士,幸运的是除了我们还有另外两个队伍,一行总共10人。当晚,何姐召集我们开行前会,用了1个多小时给我们详细讲解了墨脱线的路线和要领,太重要。

张伟说,松林口到墨脱背崩乡,全程78公里,正常耗时3天,要翻越海拔4200多米的多雄拉山口、穿过茂密的原始森林、趟过无数的过水路段、经过赫赫有名的老虎嘴、蚂蝗岭,还有最危险的塌方区。“这些名字,听起来都让人害怕”。

8月9日一早,所有队友合影以后,大卡车把他们送到了松林口——徒步墨脱线的起点。

8月12日,行走墨脱的第四天,队伍早上从汗密出发,徒步32公里,下午6点左右终于抵达了目的地背崩乡,张伟父子成功征服了生死墨脱线。

抵达背崩后,张炜还特意拍了一张其他徒步爱好者在客栈墙上写下的留言:这是哪里?我怎么来的?背时的背,崩溃的崩。

张伟在游记回顾中还写到:回想这几天的路,除了惊险刺激痛苦外,还伴随着一路的美景。从海拔4200米到600米,雪山、草地、雨林、瀑布、溪流、蓝天、白云,只有勇者能享受这一切。

对于张伟来说,行走墨脱途中还有一件让他感动的事。有两位队友悄悄准备了生日蛋糕,在荒无人烟的大山里为他庆祝36岁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