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川西旅行日记

时间:2007-11-16 17:48 来源:三夫户外运动论坛 作者:lxc

出发

10月28日中午,我终于踏上开往成都的火车,30多个小时的行程,而且还是硬座。想到夜晚要坐着熬一夜,心里不禁重温起数年以前曾经在火车上经历过的难熬夜晚,暗暗思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能不能忍受这种难忍的疲劳的折磨。

火车到新乡差不多天已经完全黑了。车厢里挤满了人,连过道都站满了。人们开始七扭八歪地在地上和座位上打瞌睡。我还算幸运,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可以斜靠着迷一会,可用不了多久,就不自在了。再换一换姿势,可怎么呆着都不自在,就这样在煎熬中过了一夜。

去川西旅行早在我的计划之中,本打算去稻城亚丁,因为亚丁的藏民跟政府因为利益问题闹矛盾,景区已经封了半年了。十一之前被通告暂时不开放,没办法只好选择到其他地方。在网上找了一个川西路线,这条路线基本上是在川西转一大圈,所以我决定自己根据时间来安排走这条路线。

中国西部,特别是藏区,雪域的高原风光,雪山、圣湖再加上神秘的宗教氛围,一直吸引无数自助旅游者和摄影者趋之若鹜。西藏一直是让我魂迁梦绕的地方,但囿于时间的限制,一直没有成行。10天左右的旅行,也只能安排周遍的藏区。

我从小就常常愿意一个独行,不是不愿找伴,而是不愿牺牲随心所欲的自由。一个人向着未知的地方去探索,本身就是一种刺激。我小时候从农村第一次进到城里,还有后来我第一次开车,都是在没有人指导和计划之下完成的,完全是凭着一种感觉:往前走,胆子慢慢地就变的大起来。到一个新的地方,见到不同风景,接触不同人物,去品味不同的文化,自己的人生会变得充实丰富。

从一个澳大利亚老头凯恩的中国探险计划,到后来在中国先生网接触那些自助旅行的年轻人,我才渐渐地发现了这种旅行的价值和乐趣。

第一天

火车到成都已经接近下午5点钟,先在车站附近随便找了一家旅馆住下,洗个热水澡就早早入睡了。第二天一早,天阴沉着下着小雨,我8点钟赶到成都新南门旅游集散中心搭乘到康定的汽车。车出了成都行驶在成都到雅安的高速上,外面烟雨朦胧,心想这下遭了,如果都是这样的天气,怎么拍照呀。后来才知道,雅安这里几乎不是下雨就是阴天,被称为雨城天漏。过了天全县,中途吃过午饭,下午汽车驶入著名的二朗山隧道,这是亚洲海拔最高最长的隧道,8660米长,汽车在里面足足行驶了5分钟。过了隧道,果然别有洞天,天空一片晴朗,蓝天白云又出现在眼前。与5分钟前俨然是两个世界。

汽车经过泸定县,大渡河上不少桥梁,那条著名“铁索桥”就横跨在这条江上。大约下午5点钟到了康定,这是一个非常清新干净的小城。一首情歌“跑马骝骝的山上”让这座小城驰名中外。康定河哗哗地在市中心流淌,永久地打破了这个山城的寂静。歌中提到的跑马山就在城边,山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我在城里转了一会,这是座典型的汉藏融合的城市,据说有40%左右的藏民,汉化程度很高。几十年前这里是不次于丽江的古城,现在早已在城市改造中没了踪影,只有市中心显眼地保留了几处古老破旧的瓦房,提醒着人们这里原来的面貌。我找了一家旅馆住下以后,背起相机和三脚架开始往跑马山上走,没爬多远就有些气喘吁吁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今天又坐了差不多一天汽车,身体已经很疲惫。再加上肚里也是空空的。已经没有多大力气上山,歇了好几起才上到一个亭子那里,在那里拍了几张能俯瞰全城的照片,然后就下山了。下山后到一个叫寺院,叫安觉寺。进门后看到一边房子里有人推着巨大转经桶在转经,院内有几个小孩和喇嘛在玩耍。喇嘛还很客气,见了我微笑着点点头。我上去跟他们简单地聊了聊,当我看到大殿里供奉的达赖喇嘛的照片时,问起关于达赖的问题,喇嘛警觉地回避了。

第二天

第二天一早起床赶到汽车站,准备到新都桥去,那里是摄影家的天堂。出门后很多司机招呼着客人,因为是“十一”黄金周,车费平时30元,现在也涨到50元,同车的是两个小姑娘,路上一聊,她们是成都美院的学生。将来还想出国深造,知道我在出国业务,一路上问了很多问题,并留了电话。那天天气有些阴,一路上被云雾笼罩,车缓缓地上山,路边的景色也渐渐地变成清晰起来,舒缓的山坡,布满绿藻,溪水从山边留过,人人纷纷停车照相。车到折多山垭口,那里海拔接近 4000多米,只见白塔、经藩、玛尼堆,其他什么也看不见。继续往前走,不时看到路边的整齐的石头砌成的藏居,还保留着古朴原始的颜色和装饰。

快到中午才到了新都桥镇,两个美院的学生转道去了塔公,我准备按计划到理塘。因为没有班车,只能做小车,要几个人包价格上才合算。我跟一个藏族司机说好,凑够人就走。我就先吃了点饭,眼看到下午两点钟,还是没有找到要去理塘的人。司机跟我商量说他是雅江人,回家顺路,就把我捎过去,晚上在雅江住一晚,第二天在去理塘。我一看也只能这样,于是就上路了。一路上我们拉起了家常,这个司机姓邓,不到四十岁。父亲是汉族人,当初修川藏公路时留在当地娶了藏族媳妇。他本人接了三次婚,有三个孩子。说起他的婚姻,他说他很不幸。其实婚姻的幸福与否与结婚次数没有直接关系。车越来越好象在山顶行驶,远处的雪山清晰可辩,山顶紧接着白云,好象伸手就能摘下几朵来。也许这就是高原离天近的原因吧。山坡上植物开始变色,有黄有红,很是好看。我端起相机一个劲地拍,恨不得把这美景全部留在底片上,可是即使相机的广角端也是只是摄取很少一部分风景。这时我才真正明白6×17宽幅相机的用途。一个人,一个司机,谈笑着行驶在盘山路上,那感觉真是惬意极了。

大约5点钟到了雅江,雅江县城是一个只有几千人的小镇,一条雅砻江就在县城脚下。靠近江边的建筑都是临江建设的,河的堤岸又陡又高,看着至少有几十米,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往江下看,有恐高症的人恐怕要晕了。晚上在雅江的街上转了转,县城中心的广场上人们随着音乐的节奏跳着锅庄舞。这里虽偏僻,但不象想象的那样落后。

点赞
(36)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徒步五台山怀旧  下一篇:一个女驴友的野外旅行记:生死墨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