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沽湖:七情六欲 带色彩的艳遇(图)

时间:2009-05-08 00:17 来源:21CN 作者:佚名

泸沽湖:七情六欲 带色彩的艳遇(图)
泸沽湖

一直以为这样孩子般的纯情与天真,已经是上一辈子的事情,我们只是懂得应酬、恭维、掩饰、矫情,只是在最热闹的城市做一个最孤独的人。

然而,这样的意外,泸沽湖用最温柔的手撕裂下我们所有的伪装,平静着我们所有的悲愤怒仇,激动着我们所有的七情六欲。

车绕着泸沽湖一圈一圈地往下转,导游兼司机的小李,就告诉我们,泸沽湖是女神悲伤的眼泪汇成的。所以,它永远是那么静,那么清,那么地温柔。这 是一个很煽情的传说,而且也是一个很没有创意的传说,只是,面对着泸沽湖,面对着那一汪碧水、一席蓝天,这却是一个最贴切的传说。

泸沽湖,一个注定产生爱情的地方,也注定是一个缅怀爱情的地方。即使是那些爱情路上痛过、错过的人,在它面前,也终于开始平静。

我们终于赶在天黑之前到达洛水村,这是泸沽湖最热闹的一个村。数年的旅游开发,洛水村显然已经很适应来来往往的南“驴”北客,每家每户都将自己 的祖业家宅改装成了规模大大小小的旅馆,甚至公然地在门口招牌上醒目地写着“24小时热水沐浴”,以期待城里人的光顾。而泸沽湖边那一群群的摩梭族的男男 女女,程序式地对每一个来来往往的外地人推销自己的马或者游船……

这样的泸沽湖,隐隐让我们觉得有点失望。

我们更期望我们如同透明一般,看着摩梭的男男女女,自在地走路、聊天、玩耍,甚至恋爱,不过那一个接一个的旅馆招牌,却时时提醒我们,如今的泸沽湖,摩梭人依然是主人,只是我们——这些带着好奇与兴奋的眼神的游客,才是主角。

直到黄昏,当一天中最后一柱闪亮的阳光斜射到泸沽湖畔的时候,我们才如大梦初醒般地被震慑住:那是一束怎样的光,带着圣洁的金色,温暖而耀眼, 在四周渐渐暗落的天色中显得骄傲而激情,虽只是偏心地包容着那一处地方,却把整个洛水村渲染成了梵高心中的那座缪斯神殿。甚至连码头上停泊的那一排简陋的 猪槽船也极为荣耀地镀上了一层金。

我开始激动起来,心跳得厉害,仿佛当年唐僧见到了西天圣地一般。想狂叫、想狂舞、想跪拜,人却怎么也动不了,只能傻傻地站在那里,迎着金光,眯 着眼睛,嘴里只吐出一个词:“好靓!”同行的朋友疯狂地拍照,试图将这所有的激动制成永恒的标本。而没有相机的我只能贪婪地收集每一个片段,期待某日广州 的午夜时分,能与它们在梦中再相会。

这是泸沽湖的第一天,从淡淡的失落到惊心动魄的震撼,却只是一步之间。泸沽湖,究竟还有多少惊喜。

比起丽江,泸沽湖的酒吧要少许多,而且论起情致与格调也不能同日而语。不过,大狼吧却是一个例外。用一位游客的话来说:“这里弥漫着爱情的味道。”

本来,大狼吧里的布置也没有什么很特别之处,只是门口一张大大的男女主人公的肖像格外引人注目。正是这一段浪漫的爱情,大狼吧已成为泸沽湖最有 名的酒吧,大狼也算是泸沽湖里的一位名人。他与海伦的那段传奇爱情已成为浪漫爱情的典范,成为每一个游客来泸沽湖必定感慨的东西。

都市女孩海伦本来为了逃离一段伤心的感情而来到了泸沽湖,却与这里英俊的摩梭小伙子大狼不期而遇。正所谓千里姻缘一线牵,本是相隔甚远的一男一女,却奇迹般地在泸沽湖情系终生。泸沽湖上盛大的婚礼不仅让海伦沉醉在这画一样的美景里,更迷失在这童话一般的爱情生活中。

如今,大狼又有了小狼,四五岁的样子,虎头虎脑的样子,见谁也不怕生,哥哥姐姐叔叔阿姨都大大方方地叫着。大狼和海伦也是一件随随便便的便装,温温柔柔地笑着,招呼着。

于是,每一个来到大狼吧的游客,都如同来到一座爱情圣殿一般,看到幸福而甜蜜的大狼与海伦,总是一番感慨,一番祝福。大狼吧里的留言本也因此异 常的精彩。有人触动伤口,潸然泪下;有人痛定思痛,抛却往事;有人抱怨命运不公,牢骚满腹;也有人终于相信了前面的希望,继续前行。

从大狼吧出来的时候,已是深夜一点。仰头而望,泸沽湖的星星这么的多,这么的亮,这么的狡黠和调皮,终于透过重重的伪装直至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为了爱来到泸沽湖,来到大狼吧,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看见今晚的星星,只不过,天上如此温柔的目光总让人相信,也许有一天,他们也会碰见 自己的大狼和海伦。

有许多人都是冲着摩梭族的“走婚”才来到泸沽湖的。“走婚”是摩梭族一种传统习俗,也是至今少有的母系氏族的生活方式。不过,“走婚”并不是像 常人所设想的那样:结完婚就走,自私而随意。事实上,走婚对于摩梭族而言,是一件极为慎重的事情。在传统的摩梭族习俗中,更有着极其严格的行为规定,丝毫 也不随意,它是一种保证女性在家庭中绝对地位的方式。

在篝火晚会上,我们认识了村里面的“金嗓子”、摩梭姑娘娜金卓玛。卓玛今年才20出头,虽然距离摩梭女子14岁装裙成年的时间已经很久,但是卓 玛并没有打算这么早就“走婚”。卓玛自己在码头边开了一个小酒吧,叫“情人吧”,说是酒吧,但是毕竟是新手,里面的情调与布局比起“大狼吧”差了许多,一 盏明亮的白炽灯使得这个名义上的酒吧像餐馆更多一些。

卓玛倒是很大方地与我们这些外地人谈起“走婚”,事实上,摩梭族的走婚就相当于汉族的试婚,结合并不是那样的随意。传统的走婚要求男女双方要相 识三年,相知三年,相恋三年,一共九年才可以进行走婚。如今这样的规定早就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淡出摩梭人的生活原则,不过,走婚之前要有较长时间的交 往,并必须征得父母的同意,这些还是没有变的。

走婚之后,等到小孩子出生之后一个月,父亲必须要到女方家里摆酒款客,将村里所有认识的人都招来喝酒。不过,抚养小孩的责任就落在了小孩的母亲 和舅舅身上。在摩梭族里,舅舅拥有比父亲更高的权威,也是晚辈必须孝敬的对象。而在生养新生命的同时,每一个家庭都会有一些女性为了平衡家里面的人口数 量,而牺牲了自己的生育权力。她们也因此受到家人更多的尊重。

不过,卓玛也承认,随着时间的推移,摩梭人的婚姻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单一,像最为传统的“走婚”,与汉族一样的结婚,以及其他一些介于其中的婚姻方式,都开始为人们所接受。至于到时候卓玛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接受生命中的另一个男人,卓玛自己也不知道。

点赞
(1)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阳朔——两个人的天堂  下一篇:女驴自述:我在异域的单身旅行艳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