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

时间:2016-11-11 13:01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有一天,我将老去。
坐在阳台的藤条椅上,看着日落时分。
我面带微笑。
回忆,这一生我走过的地方。


老人常说:一个孩子不足11个月就站起来走路,要拿个枕头放在他(她)的头顶压一会儿,阻止他(她)。不然这个孩子长大后肯定不安分,一定会远离父母,客走他乡。
妈妈对我说:我没有阻止你,我让你走了。我希望你的人生由你自己做主,你的路怎么走由你自己决定。
后来,我一个人来到了北京,在一家出版社做编辑。16年后,我离开了这家出版社。
一个人的经历由性格而定。
我注定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
2014年6月8日,一个人一条狗一辆车,我、朱旺、“朱二黑”,开始了我们27天的北京自驾西藏之旅。

多年前,有一个男人跟我说:我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要自驾去西藏,我要组一个大……大的车队,浩浩荡荡地,一定很壮观!
男人这时问我:你有什么愿望?
那时我刚养朱旺,我说我现在就想给朱旺买辆车,因为公交不让它上,而有的出租车司机会嫌弃它。
2009年11月,我真的为朱旺买了一辆黑色的吉姆尼,我给它取名“朱二黑”,因为朱家老大是“朱旺”。
有“朱二黑”的第二年,又有个男人告诉我,他有个朋友刚刚自驾穿越了美国,他说他也要驾车穿越美国,去欧洲,沿着成吉思汗西征的路线,向着日落的方向到奥地利、匈牙利……
他说话的语气、梦想的眼神感染了我,我佩服、羡慕、向往……自驾在路上的感觉一定非常美妙。
他问我:你呢?有计划自驾旅行吗?
我吞了口唾沫,2010年的春节,我这个新司机刚刚尝试着带朱旺驾车回了趟武汉老家,早晨5点出发,开了18个小时的车后回到了妈妈身边。我知道自驾旅行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美好和浪漫,自驾时的艰苦和所有未知的困难随时可见而无力掌控。
我小心地回答这个男人,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他,我一直有个小小的愿望,想骑自行车环一次海南岛。
男人眯眼想了想说:也不错,去吧,既然想到了就去做。只是那不是我的愿望。
2011年3月,我买了辆白色的大行折叠车,我给它取名“朱小白”,它是朱家老三。随后,我带着朱小白坐飞机到了海南,独自一人花了17天时间骑行了海南岛的东线和中线。虽因西线修路没有去,但也算圆了我的环海南岛愿望。
以后,经常会听到很多人的很多愿望。只是,我一介弱女子,没有那么多的奢望,也没有那么多的雄心壮志。我只是向往一种自由,热爱美好的一切。
这个世界,牛逼的人有很多。吹牛逼的人也有很多。
现实与理想有多远,实际与愿望就有多远。
有的人说的永远比做的要多。
所以——
更多的时候,我选择去做!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更加确定自己想要什么或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不再去想愿望是什么,而是去做计划。比如:2013年年初,我有了一个计划,我要带着朱旺来一次长途自驾旅行。那个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去西藏。
可惜春节前,医生查出我有很严重的频发性早搏,24小时动态心电图显示早搏次数近两万次,医生建议我做个微创手术。我没有做手术,我查看了些医书,我认为心脏的问题还是不要轻易动手术好。
但虽如此,我想带朱旺自驾旅行的计划没变,2013年4月,我和朱旺有了第一次长途自驾旅行,北京—云南—北京。行程共28天,8770公里(详细记录在旅行随笔《开车带狗去云南28天》中)。
这28天,我和朱旺由忐忑而慌乱地上路,到泰然自若地在高速服务区里过夜……云南自驾之行让我明白,人一旦上路了,就很难停下来。因为从云南自驾回到北京的那一刻,我就在计划着下一次的自驾旅行。
城市待久了,诟病太多。
而我总想去远方看看,去那些不曾到过的地方,看看不同的风景和人。
有了第一次带朱旺长途自驾旅行的经验,2014年6月,我再次计划和朱旺、“朱二黑”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这一次我决定无论有多大的困难,我都要自驾去西藏。
现在不去,将来可能永远不会再去。

    点赞
    (0)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雪域神山的诱惑  下一篇:初秋,浅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