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老兵

时间:2005-11-25 00:00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火车汽笛拉响了,你穿着没有肩章领花的军装向我挥手告别。火车缓缓启动,我的思绪也像火车一样,奔向远方。

当你第一次穿上军装时,我看到你瘦小的身躯被肥大的军装裹住,活像一个滑稽的木偶。你问我好不好看,我仍然坚信的告诉你,你很英俊,很潇洒。

当你第一次整理内务时,大冷天,你却把被子铺在地上,弄的里外都湿透了,然后用小凳推来推去,直到没有一丝皱纹,您才小心翼翼的叠成豆腐块,放在床上。晚上你舍不得打开被子,只盖了一层薄薄的衣服,我看见你冻的缩成了一团。

当你第一次受到部队领导批评时,你头垂的很低,很低。回到宿舍,你一个人流了一晚上的泪。第二天,我看到泪水又打湿了你的日记本。

时光飞逝,转眼间三年就这样过去了。你成为了一名老兵,马上就要退伍了。

当你最后一次受到部队领导批评时,你正用抹布一遍又一遍的擦着你宿舍里的窗户,桌子,门,床,小凳。连长看到了说:“不要再擦了,都已经那么干净了”,你停下手,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泪水打湿了双眼,我知道,你是舍不得离开它们,因为它们毕竟与你共渡了三年的军旅时光,你与它们已建立了的深厚的感情。

当你最后一次内务时,你把被子铺在地上,仍象新兵那样推来推去,不同的是被子已经发黄,而且已没有了皱纹,你一层层折好被子,细细的捋来捋去,不肯让一条线弯曲,不肯让一个角难看,当一个标准的“豆腐块”出现在你面前时,时间才过去了五分钟,你望着“豆腐块”默默无语。突然,你象发了疯一样,扯开被子,迅速打成了背包。

当你最后一次唱军歌时,那是在联欢会上,你看着留队的战友净不知应该怎样把这最一次军歌唱下去,泪花在你的眼框里却没有掉下来,你坚强的把这最后一首军歌唱完。战友们为你热烈的鼓掌。

当你最后一次穿军装时,那是在欢送会上,你看前面的战友,依次被摘去领花,肩章。我看到你的眼中充满了恐惧,你慢慢的移动,一直到了队列的最后。你是最后被摘去领花,肩章的。你望着那曾经属于你的点缀离你远去,两行泪水又流了下来。

还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谈话吗?

你对我说,你懂得了怎样对待奉献和索取,明白了自己生存的价值;

你对我说,你懂得了怎样对待委曲和误解,明白了怎样变的心胸宽广;

你对我说,你懂得了怎样对待挫折和失败,明白了怎样与人生的风浪去搏击。

最后你告诉我,军队使你懂得了很多很多,你永远也无法忘记这军营!

然后,我们一起唱起了《满江红》歌声悲壮,激昂……

军营的最后一天,我为你送行,我们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紧紧的将手握在一起,火车汽笛拉响了,你忽然松开我的双手,给我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我低下头,忍住泪水,一会儿,我昂起头,用坚定的目光凝视着你,缓缓的举起了右手……火车载着你奔向远方,而我心底却再也消失不你的身影。

老兵,我们会永远想念你!

    Tags:
    点赞
    (0)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写给二十岁的生日  下一篇:梦中的紫云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