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神山的诱惑

时间:2013-04-26 03:43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雪山一直给我一种神秘莫测的美感:常常把她们洁白无瑕的面颊隐藏在云雾的白纱中,只是偶尔才向几个幸运者和勇敢者展示她们的迷人的风采;有时她们温柔可爱,可更多的时候,她们却狂暴不羁,甚至用最残酷的手段来惩罚那些敢于冒犯她们纯洁的人们——剥夺他们的生命。但是,一直到了大本营,雪山给我的感受还只是间接得到和臆造出来的。而当我第一脚踏上了闪烁着太阳光芒的雪时,我立即有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强烈感觉:我来到亲爱的雪山身旁了!

我是前站,早早就到了西宁。前几天忙忙碌碌没时间想什么;后来闲了,就不住地想:雪山到底是什么样呢?很冷吗?下雪是不是一尺多深?很陡吗?……到了大本营我仰着头望见那仍在云雾中半隐半露的玛卿岗日,感觉她那么高,那么威严,那么神秘莫测。第一天,我随队向C1(后来改变)运装备,先下了一个草坡,当时还下着小雨,所以走完草坡,鞋,袜子,脚已经完全湿透,一停下来,脚趾就麻木得没有感觉;然后走很长的一段冰川,布满碎石和小水沟,这一下,脚更冷了。走到C1,大家不管三七二十一,满地一躺,要命似的往嘴里灌水,大嚼干粮。这时,我只顾得上我的基本生存要求,再也没有时间想到我的雪山了。

后来,我很少被派出去,常常呆在大本营(我一共只出去了5次)天气也不好,阴雨连绵,偶尔出一次太阳,可等我把淋湿了的睡袋拿出去晒时,雨又下上了。一个人做饭,炉子不好使。打气、点火,忙得象走马灯,两个小时才给自己一个人做顿饭。吃完饭还哪有力气洗碗呢!把碗一扔,就爬到自己帐篷里睡了。开始帐篷漏雨厉害,早上起来发现自己睡在水里,冰凉冰凉。有一天起来,水都结了冰。那一段性情乖张的玛卿雪山像在故意戏弄我们。我曾想:这就是雪山吗?太没意思了。

机会终于来了,7月底,天气转好,天空一丝云也没有,天一亮,美丽的阿尼玛卿就在深蓝色的背景下,现出了她洁白,光彩照人的容貌。我被深深地感染了。那天,我仍呆在大本营,就拿起相机照个不停,我要用所有的方法把这难得一现的容颜记录下来。那天心情特别好,我去小溪洗了脸,洗了脚,戴上雪镜,躺在绿绿的草地上晒太阳,直到全身发烫。啊!这一天也许是阿尼玛卿为我们熬过了她的戏弄而给的一份小奖品吧!

阿尼玛卿雪山风景图

离开大本营的前两天,我出发上C2。中午在C1吃了午餐就开始整理冰鞋,穿冰鞋。把厚重的冰鞋上的尖爪扎进雪层,听到“吱吱”响声的那一刻,我强烈的感觉到:终于来到我亲爱的雪山身旁了!我踩着先锋队员深深的脚印,低着头,一步一步的慢慢前行。走一会,坐下来望望天边那淡淡的灰黄色和紫色的山峦,还有我们的大本营,那小水潭就象放在绿毯上的宝石;我们脚下,深不可测。那时心情好极了,一点儿也不累。第二天,天气更好了,我们在路上说说笑笑,照片拍了一张又一张。走上了第一个山顶后,几乎全是平地,我们向着阿尼玛卿大踏步地前进。狂暴而美丽的阿尼玛卿终于温顺了下来,我们要去了解她。到了C2,顶峰好像伸手就可以摸到一样,每个人都强烈地盼望登顶。不幸的是,没有派我们登顶。而且,我第二天一早就要去发新闻,与美丽的雪山刚刚相见就又要匆匆离去,直让人柔肠寸断。早上我走出山口,回头望见白白的山峰,在绿色的山坡的衬托下,越发迷人了。

别了,我的阿尼玛卿!也许缺憾也是美梦的成分,也许这一切已经值得我们多少日子心力交瘁的奋斗,但我仍坚信:我会回来的,回到高原,回到雪峰,回到崇高,回到纯洁,回到我们终身追求和向往的境界。即使是要等待,等到我们更成熟,等到我们在咀嚼与回味中,更能理解究竟从中得到了什么。

    点赞
    (1)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烟雨云蒙  下一篇:我是无拘无束的小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