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很无聊

时间:2005-11-24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点击:

豆豆走了,宝宝也走了,李子走了,橙子也走了,所以这个夏天很无聊!

这个夏天的阳光一直都很好,灿烂到我不忍心走入,在圣洁的阳光中我有一种负罪感!天空明净的像泪水洗过的双眸,太阳招摇地直射下来,我只能不知所措的呆立着,透过发稍仔细地看着阳光被分割成五彩缤纷的迷离,散成精致眩目的光晕。

我喜欢阳光。好像没有人不喜欢阳光。但是我不能和它呆在一起,我原本就是一个叛逆的孩子,不服家长管教,不按常理做事,所做的每一件事在那些村野乡民看来都感到不可思议,不可理喻。所以我就不能像阳光一样招摇。没有人可以离天阳光而活下去,然而我离开了他们或许会活得更开心一些。

我不想在走过之后被人从背后指指点点,就一直呆在家里,看一些无聊的书,写一些无聊的字,我不起去反驳,“当你的角度和大多数人不同时,大多数人就会给你打零分,那你就零定了。”这句话竟然出自一个流氓之口,看来我是已经老了。

暂且一无所有吧!

他们不会理解我的梦想,我更是懒得和他们闲扯,我能在一群光着膀子在树荫下“围城”的“战将”中拉出一个来侃上半天的王小波,马尔克思,卡夫卡?我能在田地上遇到抽着旱烟的老大爷跟他聊一聊国际风云,流行音乐?……

这世上很多事不是由我们的梦想来决定的,这是生活的悲哀,但是我们不能这世上很多事来决定我们的梦想,所以我们不能悲哀地生活。

“朋友是笔时空的财富。”我在无聊时总会想起那些朋友来,但我对于时空却是没什么好感的,时空有时就是种玩笑,连记忆都充满了嘲笑。

我很喜欢和我的朋友们在一起,我们年轻,我们无知,所以就一起无畏地游荡,在他们面前我可以无拘无束,而现实的无聊中我只能作茧自缚,把自己藏在一个阳光都照射不到的角落里,避开世俗的伤害。无可奈何。无能为力。

是的,我的梦想很伟大,但我也不能因此而忘记了真实的生活,比如说我会口渴,这时我需要的仅仅是一杯洁净的水,但我想要的却是玉液琼浆,然而我无法拒绝这一杯简单的水,如果我拒绝了,或许就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梦想源于生活,却不能凌驾于生活。

我的朋友们和我一样,都做着五彩缤纷的梦,为了我们的梦想,现在必须分开。我呆在家里,装成无动于衷的天真,我不去想他们何时出发,我不去想他们将要远行的城市,我不去想何时的重逢,我不去想他们无聊时会不会想起我,我又不得不想……

我每天都只能在无聊中打发寂寞与孤独,让狂热的心渐渐冷静下来,让桀骜的心慢慢平淡下来。我仍然很空虚、无聊。

如云曾对我说:“任何事都要有一个过程。”我不知这个过程我要等待多久,我能不能承受的起,我等不等的到结局。我想他们说话,就把想说的话写在纸上,这样下来半天的工夫就很有成就感,然后再把那些伤感的话付之一炬,连同我那无聊的日子都一起化为灰烬,风吹过,烟消云散,就像从来不曾存在过。而我,这个完美的刽子手,则又心安理得地去准备下一场屠杀的道具。

习惯每天写上一些东西,却决不去碰那尘封已久的日记本,看着旧情人安静的躺在角落里满面灰土,心中就涌起一阵沧桑,我不敢写日记,不敢看日记,我怕面对真实的自己,我怕自己太清醒,如果我清醒了我的梦想就无法继续,我不怕醒,但我怕醒来后会忘记我所有的梦,我拒绝清醒,我宁愿呆着无聊,我知道有一种悲哀的理智,对爱情不会冲动,对未来没有憧憬。我坚持把梦做完,即使梦醒后依然一无所有,至少我曾经梦过。

天越来越热了,黄昏时偶尔有些许的风,若是以前我会在这个时候穿越着肮脏的小镇到唯一的公用电话厅打电话给他们,现在不能,我感到莫名的恐慌,总觉得在逃避,可又不知道究竟在逃避什么。

四合的暮色里,孑然的身影割破着夕阳,在阴沉的田间穿行,头发甩到身后,大声喊着不成调的歌曲,嚣张的转来转去,游荡累了就跳到河中畅游。

每次去河里洗澡都要经过一个荒凉的墓地,每到这儿,我都会放慢速度,这绝对是陶冶情操的好地方,一个个圆圆鼓鼓的小土包毫无规则的散落在杂草重生的树林里,有几个突兀的立在褐色的土地上。郁郁葱葱的树林,将阳光会部阻挡在外,怕打扰了安息的灵魂,很阴凉,确实是一个避暑的好地方,通常都很寂静,连只鬼影都没有。傍晚时会有夜猫子凄厉的号叫。有时也有发了情的野猫乱窜,苟合一些龌龊之事。

这不由得使我想起一句经典来:像初恋,人生中的旧物,逃不出两个去处,垃圾场和坟墓。其实不仅仅只有初恋。包括我们自己。

夕阳温柔地穿过交错的树叶,斑驳的射到脸上,很迷离。一只小羊羔站在高高的坟头上惬意地冲着我叫,下面的一只则煽情的舞蹈,我感到很好笑。不管你是谁,有多尊贵有多荣华,一抔黄土很轻易的掩盖了你的荣辱与功过。被人甚到是畜生践踏着也只能无可奈何。你再也没有分辨的机会。

人是平等的,没有谁天生高贵。那些尊严是自己积累的。可是积累的再多也没什么用,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人生苦短,是良心发现时的上苍对我们最大的恩赐。

我这些杂乱的思想在时空中交错重叠着,中间被隔天的是一条叫时光的河流。十几年的苍桑,过眼烟云。

我安静的躺在水里,清凉的河水细腻地漫过我的肌肤,就在这恢复生命最初的状态中,我可以尽情的舒展,短暂地忘记世俗的纷纭。将耳朵也藏在水里,躲避着声音,很矛盾的感觉,希望能够听到声音,但又害怕那个声音突兀的响起,在惶恐中急切地盼望,小心翼翼的聆听,然而除了因缺氧而铿锵的心跳外四周依旧是死寂的一片。

这一时刻我才是真实的存在着的,忘记我存在的环境,只存在我的意识中。每次湿淋淋的从水中爬上岸来,都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我骑着车碾着最后一丝的阳光,在四起的炊烟中穿梭,有时会和大规模的羊群遭遇,有时则会邂逅单枪匹马满身泥水的猪,憨态可掬的傻嚎,两只惘然无神的大眼瞪着空空的食槽。

想一想,还真的挺嫉妒一头与世无争的猪,起码不会无缘无故和无聊和忧郁,整日得过且过的混日子,该吃时吃,该睡时睡,挨了打哼哼几声就过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注定是要挨上一刀的,躲不开,就索性横下心来吃喝,不必心惊肉跳地寝食难安,也不管它明天是清炖蘸辣酱还是红烧伴大蒜。一辈子也算是过完了,哪会像现在,岁月漫长,如果能朝生暮死就更妙不可言了。

晚饭后,我忍受不了煽情、暴力、下流的情节,所以我是不看电视的,一般早早的爬上阳台,将自己溶进一片灿烂的星辉里。

如果每天这样修身养性,参禅悟道,然后吸收日月之精华,吐呐天地之灵气,没准哪一天我就成仙得道了。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做神仙就非要清心寡欲,这也太差强人意了吧?还不若做人来的有乐趣,这一点我难以理解,那为什么还要追求长生不老呢?岂不是更无聊?

传说和道听途说没什么两样,一样的是两者都不可靠。

这个无聊的夏天会很快过去的,我作茧自缚的日子也快要到头了,现在应该是化蛹成蝶的时机了,我会珍惜好时光,尽情美妙的飞翔。一直以来我都只是躲藏在角落里,让时间来抚平心灵的创伤,现在我要在百无聊赖中涅磐、重生!

“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我要做个英雄!”

有些种子是作为泥土,有些会成为肥料,有些种子注定是要发芽,并且开出美丽的花!

PS:当我落笔时,标志着一个没落时代的终结,但我心中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望着那些灰烬里的日子,我无言以对,它终究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无法分割。

有存在的理由,就有值得纪念的借口。仅经此悼念我的伤逝的时光。

生活的另一个名字,就叫做悲哀或者日子!

点赞
(0)
路过
(0)

上一篇:心哭了  下一篇:只是一个容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