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世界看美女

时间:2005-11-20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点击:

在日本京都街头碰见一个扭扭走动日本歌舞妓。那天是学生们假日,学校组织他们到庙宇里去祈祷好成绩的,我们周围都是学生,我们要去的庙叫清水寺。穿校服的孩子中间,猛然出现一个亮光光华丽和服雪白长脖颈的女子,哒哒木屐声,感觉有点怪。

日本人都说她们好看,比如川端康成的《伊豆歌女》,可是,距离大约两米,我还是没法儿看见真的她,只见一层白粉加一层红粉。

现实中的美人太少

白人血统的女人在电影里好看,可真实中很难遇到美丽的,尤其是德国街头打了鼻钉的年轻女人,特别在柏林、慕尼黑、汉堡这些城市,随处能见到手指间抖落烟灰的“疾走罗拉”。她们完全不化妆,或者化让人惊异的妆。

有一个穿黑衣的瘦小漂亮女人,在斯图加特的公交车上,我遇见她三次,感觉她的步伐身段是职业舞蹈演员,而且,正在爱情中。三次同样,我和她都在中央火车站上车,两站地后,有个年轻的金发男人上车,像个俄国人。

他们并排坐下以后马上非常低声地商讨什么,不是离婚就是结婚。我感觉他们深陷在某种痛苦里。他们命定的是同一出悲剧的男女主人公,而痛苦让他们美丽。

贵妃生于黄土地

中国出美女的地方,在传言里很多,最讽刺的是过河南陕西进入山西不远,车行左侧高坡上,匆匆掠过的标牌,大意是杨贵妃出生地,婉转蛾眉倾国倾君的美妇人就生在那么荒凉贫瘠的黄土上,简直大扫兴。可见古人说话也有玄虚不实。

出麦子的地方难出美女,即使说哪一个人美,那也不是人之美,是粮食之美。面成馍,馍养人,人都是宽脸而赤红健壮。

朝鲜女性单纯之美

出中国丹东海关,由朝鲜海关进入新义州,边检大厅里肃立女关员,浅灰制服,红臂章,化了非常淡非常简朴甚至非常土气的妆,但是,她的什么地方动人?我停下来禁不住想看她。在朝鲜的几天里,感觉渐渐地发现了真正的人间美女,她们有和朝鲜的男人和这世界上其它人群不同的单纯。

只有一点红粉团扑在脸上,她们直直地看着旅游大巴出入平壤的宾馆体育馆,她们卖羽毛扇塑料花,微微提拉着朝鲜人很珍视的鲜艳化纤长裙。

我们看腻了现代美女的精致打造,突然发现了新鲜,她们迎着朝鲜的太阳笑着,她们是物质是青草是空白。单纯才是美,可惜人就是不够单纯。

文章来源:香港《文汇报》 文/王小妮

点赞
(0)
路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