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没有留下冬的云和雪

时间:2012-01-03 11:12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冷也好,暖也好,彼此相知就好;争也好,吵也好,能守一辈子就好。

属于愿望的总归是愿望,而那常留心底的仍是丝丝憾言。我的心情或许有点象这窗外的霜雪一样绵长。手里掬一杯茶,心里却解不下那个结。一样的天气,不一样的冷暖,我真后悔,那年自己没有把云和雪留下。

1998年的北京,冬天依旧是和现在这么冷。坐在写字楼里起草完明天杜总用的文案,窗外已是万家灯火了。而我这个网络人,此刻心情却一下子变得庸散起来。肚子也咕碌碌的叫个不停。那天,我去了西城很有名一家面馆,在那里和同事云不期而遇。在这样的场合中,我喜欢看每个人的放松。

“冬SIR ,怎么就你一个人呢!”云样子亲密地偎着一个男人的肩膀反客为主地问我。

“一个人不也是挺好的吗!看你幸福的样子,这位一定是你的男朋友了。”我一边答话,一边向她的朋友友好地伸出了手。

云告诉我说,他的朋友叫詹斯,是澳籍华人。和我们一样也在一家网络公司做事。是SOHOO市场总监。詹斯是个风趣幽默的男人,透过他那双精明、孤傲和但又隐藏许多商业秘密的眼神,我知道,云一定是遇到了她生命中最不易提防的男人。他的城府让我看到了过去的自己,让我明了了娶到雪自己赢得是一种怎样的爱情。

我的妻子雪和同事云是同班同学,她们和我都是校友。在大学的校园里,比我低两届。而我那时是学校最知名的男生。所以,女孩子见了不少。但直到临近毕业,我也没有等到自己心仪的人出现。后来,倒是云帮了我的忙。在一次的朋友聚会中,她让我见到了雪,当时雪的样子纯纯的,很象一个琼瑶故事里的小女生,她对我的印象没有流露出太多的在意,只是碍着朋友介绍的面子,冲我点了点头。或许,正是雪这种年少的孤傲吸引了我。有天,我向云口无遮掩地吐露了自己的心迹,我说自己想追雪。

云说,雪?我最好的朋友!

当时,她吓了一跳。紧张地要我在重复一遍。

后来,在云的极力撮合下,雪终于成为了我的新娘。

躺在我的臂弯里,新婚夜,雪给了我她的初情却说,自己真的很想哭,算是为自己的少女情怀!她说,现代的婚姻,对于一个连骨子里都传统的女孩子,与其说是幸福,倒更不如说是更象一场赌局。有时侯愿赌服输倒是解释现代恋情最好的注脚。

婚后的日子里,我们生活的很平淡。雪是一位贤惠的女人。她懂得我们生活的艰辛。

由于我常年累月地奔波在外,于是她便把心中的牵念变成一种很细微的情感来表达:深夜迟归的时候,她为我亮起家里的每一盏灯;临行出门时,她又为我细心地打点好行装;雪为了我外出的体面,总是给我买最高档的服饰,而她,却在一次入睡时,让我不经意中看到她穿洞的袜子和滋升漫长到我心尖缝缝补补的爱情。

雪总是偎在怀里对我说,在这个世界,其实,她真的不愿再奢求什么!她说,有时侯自己倒从心底里感谢云把我推到自己的身边。

事实上,我正是因为这样的一种关系,在生活和工作中,我才开始对云多关注了一些。毕竟她是雪和我最好的朋友。所以,能够看到她和詹斯如此的开心,我也真的会为他们高兴的。只要他们喜欢,我想,至少现在包括雪在内我们都是幸福的。

云是一个资历气质都很不错的女孩子。在同事们的眼里,她既思想前卫又讲团队精神。或许,杜总看重的也是这些。那天,他通知我们到他的办公室里来一趟儿,说是要交办给我们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当时,我们面面相觑,心理上都有点紧张。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他态度十分友善,告诉我们说,目前,网络竞争越来越残酷,至于我们各自设计的文案基本思路还是可行的,问题的关键是怎么将两者糅合有效运作。他的唯一目的是希望我们通力合作,高度保密。快速拿出最让他满意的文案,和别人抗争!

走出杜总的办公室,趴在办公桌前。突然,我冲云莫名地乐了起来。

“云,又该望眼欲穿了吧!”云说讨厌我的穷开心,继续工作吧!

网络人有的就是这种连续作战的精神,事实上,在有效运作电子商务平台整合的初衷上,云和我存在很大的分歧,她坚持她的坚持,我固执于我的任性,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双方很难找到与对方的相融点。后来,我开始大口大口地抽烟,而她则是不停地在纸上擦了又划,划了又擦。

“给我一颗烟,让我们重新回到自己原点好吗?”云尽量压低和我较真的语气,她希望我们能够心平气和地找到彼此合作的共同点。

时针分针滴答地跑个不停,我们头顶的烟雾圈圈儿也是越来越大。

五个小时过去了,我们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圈点好文案最后一个字符,云惊喜地握住我的手说“冬,我成功了!”面对同样的激动,看她笑得如此开心,我仿佛又见到了雪的纯真烂漫。对云,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在心底缠绕。我知道,这样的成功这样的喜悦对于心若止水的雪而言,永远是种缺憾,她是永远也不能给我带来的!

临分手的时候,我告诉云,一定要把文案的副本尽快给杜总看。我特别叮嘱她说,公事是一定不要私办的,这是我们的商业秘密。云那时冲我点点头。

不愉快的事情在我的料想之外,还是发生了。第四天之后,正当我准备搭乘去海南的航班联系业务时,我的手提电话响了。电话那端杜总听起来很生气,他要我立即直飞北京回来见他。

在杜总的办公桌上,我见到我自己不想见到的答案。那是詹斯他们公司在京城最知名的媒体上做的网络企划广告,他们成功地偷袭了我们的思路。最具讽刺意义的是,他们附加在文案最后的那句:今日,你开心吗!

显而易见,这当中一定是詹斯捣了鬼!而云却是傻傻的!在杜总的办公室里,我很清楚出卖商业机密是一种怎样的后果。我替云承担了所有的责任,并当面上交了我的一纸辞呈。

我真的不愿听云怎样的解释。只是简单地重复着一句:云,这几天你是不是一直住在詹斯那里?

云鄙视我的粗鲁,她样子受伤地告诉我说,是的!但前天是最后的一次。

男人们的心理,有时侯实在难以捉摸:他们既习惯象詹斯的自私,又愚蠢地痴迷女孩子让自己铤而走险。

当时,我的心情糟透了:我既不知道今后该如何地面对雪那双期待我的眼睛,又不知道,在和云的这段故事中今后还要发生什么!总之,我要习惯一个人来承受不该自己来承受的压力。

既然是同事一场,那我们也该好散好聚了。那天,我故作轻松地拉着云到餐馆里喝酒。我告诉她再也不要轻易做这样的傻事。

送云回家的时候,其实,我俩人都醉了。在路上,我一面摇摇晃晃的开车,一边寻自己的开心:云,其实人呀还是在家守着老婆好,别忘了来看我!

在云的单身宿舍里,出乎我意料的是一路醉酒的她却突然泪流满面,她要我留下来,听她解释。她说,詹斯还是把她给骗了。而雪知道事情真相后,也一定不会谅解她。

我是真的没有任何退路了!面颊已经被酒精燃烧成粉红的云突然抱住我的腰。

她的情感是炽烈的,而我此刻却是那块拒绝融化的冰。

我是不要你用这样的方式来偿还的,云!你懂吗?

冬,难道你真的对我没有一种感应吗!为了雪,你还能平淡多久?

云用她滚烫滚烫的唇印搜索着我的每一寸肌肤。它摧毁了我的思想,燃着了我内心涌动的激情。而这一切,或许,雪永远也没有机会知道。

许多天过去了,在雪的面前,我仍然感觉到自己象一个做过错事的小孩儿。在太多的时候,我已经害怕再听她提及和云她们那段开心的日子。害怕面对那双甜蜜幸福笑得灿烂的眼神。特别是在每一次温存过后,我的内心更是平添无限的惶恐。雪的心地无暇让我联想到云,想到一夜激情后彼此心底留下的种种憾言。

云和雪的不同,在于她个性的张扬和热烈。她要的完美足以让我感觉到雪的可贵。

最终的,我也并没有真的离开那家公司。后来听人说是云找的杜总,她说出了事实为我澄清了真相。为了我,云付出了双倍的代价:她辞去即将加薪的工作,远离开这座伤感的城市。

后来,实在背负不起这样的情感煎熬,我还是向雪讲述了自己的那段激情的经历。我不想得到她怎样的谅解,只是不愿让她每天再面对我违心的欺瞒。爱就一个字,有时侯,却千般万般地难以形容。我不知道,雪和云哪个更算我生命中遇到最让自己折服的女人。怀着不同的疚歉,我竟然残忍地希望雪坚强。因为,在我们三人中间,雪受到的打击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大。是我和云——她生活中两个最可以信赖的人,亲手打碎了她美好的梦。

轮到机场为雪送行的时候,我才体会到雪执守的牵念是基于一种怎样的传统。雪故意躲闪开我,她含着眼泪远远地望着为她出国饯行的人们。爱意远了,但隐痛时时还在呀!

后来,在异国他乡,雪托朋友给我捎来一封信笺:没有半句责难和憾言。雪说无论梦深梦浅自己都希望彼此活得纯洁!

你打开的那扇窗

外面已经是鲜花满地

为你留守的那盏灯

从深夜又亮到黎明

为你缝补故事的人

是不是让人心动

陪你一起奔走天涯

该不该也相信来生

无关红尘 牵念也最轻

无关云和月 何处不相逢

无关陌路 心事飘零

无关爱恨 去留随了风

    点赞
    (0)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挥手间,不谈爱情  下一篇:放飞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