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驴友的野外旅行记:生死墨脱(9)

时间:2013-04-26 03:42 来源:国际在线 作者:佚名

昨天就听当地人说起之前有17个人因为在山上迷路,差点全部冻死掉,因为不能辨别方向,他们在山上被困了10个小时,其实一直是在离山脚很近的地方打转。

往我们前行的方向望过去,无际的雪白向上蔓延,视线随海拔升高,好像已经可以感受到山上越发稀薄的空气,我深深呼了一口气,想起了从青藏线进来在沱沱河那晚的高原恐惧症。

那天我是在黄昏下的车,打点好旅店,坐在长江第一桥看夕阳,金色的余晖撒在河面上,发出耀眼的光,远处天边的水鸟自由自在地翱翔,偶尔 传来一声欢快的鸣啭,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美好,我呼吸着潮湿而新鲜的空气,感到俗世的一切纷扰都离我远去了。直到天渐渐暗下来,气温慢慢降低,我才慢慢地踱 回到旅店。

到旅店的时候一个货车司机和旅店的老板娘正坐在火塘边边烤火边聊天。这里气温明显要比格尔木低很多,刚刚披着羽绒服在外面坐一会儿,已是手脚冰凉,不停地流清鼻涕了。

货车司机正津津有味地讲述前一天他在雁石坪抢救一个高原反应的旅客的事,旅客跟我一样也是坐的班车,货车司机赶到的时候,那个男孩跟没 事人似的,自己下的车。然后他帮忙把男孩送到医院,那时男孩的脸色都已经变了,很快就不行了,直到最后,医生折腾了半天也没有能抢救过来。

“高原反应有那么吓人吗?”我搭话。

“是呀,前几天还有一个坐班车独自来旅游的乘客,中途下车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他睡着了,叫了半天没醒,结果就再也没醒来。”

我睁大眼睛:“不会吧,难道他没有呻吟?难道那么大一车人就没谁发现他不舒服?”

“他只是睡着了,睡梦中缺氧,一口气呼吸不过来就死了。去年还有一个常年跑青藏线的货车司机,车半路坏在唐古拉山,睡了一觉也就再没醒过来。”老板娘头也不抬,边往水瓶里灌开水边说。我愣在那里看了一眼货车司机,他跟没事人似的正往火塘里加柴。

我来的一路上倒是不停地有人喝葡萄糖、吸氧,也有人呕吐不止。出发前为了预防高原反应,我吃了一个星期的红景天,这一路不知是不是红景天的功劳,我一点事都没有,连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

因此我一直也没有为高原反应而担心,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上高原了,四千多的海拔于我来说基本就不会有什么太强烈的反应。

怎么我从来不知道高原反应睡觉都可能要了人命呀,我的经验里面根本没有这一条。看着他们还在聊着有关高原反应的话题,那么平静。我坐不住了,一下子变得很恐惧,站起身,临走叮嘱老板娘:“要是我晚上有高原反应,我一定大声叫你,你一定要救我呀。”

“好的,你肯定没问题的!”老板娘笑着安慰我道。

我回到房间,沱沱河的住宿条件真的不太好,没办法,整条街就这两个旅店还像样点。借着昏暗的灯光,我赶快吃了颗感冒药,又吞了颗痢特灵,可能是晚饭吃的新疆拌面有问题,又有点闹肚子。

赶快上了床,房间特别小又没有窗户,特别压抑。没有敢关灯,旅店就我和司机两个住店的客人,我插上MP3,无奈地看了看手机,还是没有信号,我很想发个短信,让草知道我在哪里。独自一个人上路,通信又完全中断,真有什么意外,连我的方位都没有人知道。我想着刚才他们的谈话,越想越怕,不敢闭眼,害怕一睡着就再也醒不过来。就这样熬着,黑夜变得好漫长,终于在天蒙蒙灰的时候昏然入睡。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真正地对高原反应充满了畏惧。

点赞
(2)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一个人的川西旅行日记  下一篇:北海,“三分钟”激情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