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驴友的野外旅行记:生死墨脱(7)

时间:2013-04-26 03:42 来源:国际在线 作者:佚名

向墨脱挺进

第二天我们4个人一早便来到拉萨客运西站,坐上了去八一的巴士。

车开出不久,景色变得秀丽起来,山顶被雪盖上了白色的帽子,车一直在云雾中穿行,进入林芝地区,植被越发茂密起来,成片的黄叶混在漫山遍野的松林之中,偶尔透出让人惊喜的点点绛红。难怪藏民一提到林芝都会竖起大拇指不住地称赞“好地方、好地方”,和干燥荒凉的藏北高原比,这里不愧为西藏的江南地区。

车行至海拔5020米的米拉山口,有风雪,视线能及处仅一两百米,有黑牛悠闲地穿越马路,视飞驰而过的汽车为无物。路边积水已结了薄薄的冰。气温有些许的下降,窗玻璃开始起雾,景物变得有些朦胧。

巴士满载一车乘客,向前飞奔。我后排是一位藏族老人,上车不久,就开始摇动转经筒诵经,伴随车的颠簸还诵出些韵律。我和琼并坐一排,前 排有人在哼唱藏歌,我俩也加入了进去。车上除了我后排的藏传佛教徒,还有几个青海回教徒,另外就是一个四川的女基督徒,开始时三大宗教和平共处,我们唱歌,藏族老人诵经,其他人在说笑,女基督徒发出轻微的鼾声,组成了一组还算和谐的交响乐。

后来中途停车集体唱山歌,上车琼踢到前排乘客的包裹,险些摔倒,急呼“天呀”,麻烦来了,基督徒立刻就的展开了滔滔不绝的传教。

司机老家为山东青岛,中国基督教最早的传入地,传教自然从青岛人开始,没想到司机不买账,拒不认(原)罪。

女教徒丝毫没有放弃的打算:“我们的一切都是上帝所赐予……”

山东司机甚为幽默,“我们的一切都是上帝给的?难不成我的车不是我辛辛苦苦真金白银买来的。”

“上帝无处不在,你要相信他就在我们的身边……” 女教徒孜孜不倦。

“我的车有次困在米拉山上,那时候上帝在哪里,不是我烧掉4个轮胎给乘客取暖,熬到第2天,等来救援,早见他老人家去了。上帝无处不在?那他现在在我车上,不买票还不说,我还要超载。” 山东司机妙语连珠,惹的车上其他人暴笑连连。

山东司机把住方向过了前方一个急弯,嘴上依然没停:“上帝明显没有悉加牟尼有学问,才出一本《圣经》,你看大昭寺里的佛经,别说看,这辈子翻都翻不完。”

信者拜为神,不信者唾为魔。所以历来宗教矛盾也是最难调解的,而起因可能就只是类似的口角。

到了八一,错上了到米林的车,晚上整个米林县停电,一片漆黑,远处只有星星点点的一些烛光,吃饭的时候遇到一个热心的藏族大爷,我开始不停地问路况、天气之类的。琼显得很不耐烦,因为我一路问过来,得到的答案各种各样,没有两个答案是完全一样的。

大爷用他的藏族普通话配合手势:“那里的山路就是先上去,然后下来;然后再上去,再下来。”我差点忍不住把刚塞进嘴的卷心菜喷出来。“山就是这样的嘛。”大爷用他的藏族普通话很认真地说。

接下来我又问了有关蚂蟥、蛇、熊、雪山等问题,大爷都一一作答,最后我问:“你经常去墨脱吗?”大爷毫不犹豫地甩了下头:“我没去过,都是听别人说的。”

完全得不到准确的信息,让我觉得很害怕,而且同行的人都是刚刚认识两天萍水相逢的驴友,如果真有危险怎么办呢?如果到时我坚持不下来,我也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最后我还是决定放弃这次行程,打算第二天回八一,一个人从川藏线回家,其他人也没有异议,都默许了。

点赞
(2)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一个人的川西旅行日记  下一篇:北海,“三分钟”激情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