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驴友的野外旅行记:生死墨脱(5)

时间:2013-04-26 03:42 来源:国际在线 作者:佚名

回拉萨后和琼讲起,琼对墨脱一直都很感兴趣,一听就说约遥出来聊聊,我也想顺便听听,于是约了地方一起吃饭。

离吃饭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洗了个热水澡。到了约定的“麻婆豆腐”川菜馆,听他们聊起墨脱种种的传奇,我动了心。

晚上和琼赶紧上网查询了有关墨脱的详细资料,所有的一切都让我亢奋不已。

墨脱藏语意为“花朵”,古称"白玛岗",意为隐秘的莲花圣地,这里是藏传佛教信徒向往的圣地,他们把一生中能去一次白马岗视为最大幸事。相传,早在公元8世纪,佛教大师莲花生曾来到这里弘法月余,就称颂这里是“莲花圣地”。又因为这里是一块封闭的天地,所以在大藏经《甘珠尔》中,又称这里是“佛之净土”。

这里原本不是门巴人的故乡,据史料记载和民间传说,门巴人在近一两百年前开始东迁,凭着勇气以及对东方美好生活的向往,千里迢迢来到白 玛岗。尽管当时的川滇边务大臣派人拦截,但大部分门巴人还是按照自己的愿望走进了这“莲花盛开的圣地”,在这块富饶之地建立村寨,定居下来。

门巴族的“门”是指门隅,“巴”藏语指人,藏语 “门巴”就是生活在门隅地方的人。据1999年最新资料统计,目前在整个墨脱县九千多人口中,门巴族就有六千多人。

墨脱也是中国至今唯一一个不通公路也不通邮的地方,人力背夫是这里唯一的运输方式,因此它又号称是“肩上的世界”。当地人过着几乎与外界隔绝的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石锅和筷子是运出大山的仅有商品。

这里有世界上最深最长最险峻的峡谷——雅鲁藏布大峡谷;能领略到十里不同天、一日走四季的风光;还有门巴族这个有语言无文字的、与世隔绝的民族。

这个高原“孤岛”会不会正是我探寻的世外桃源?我的心激烈地跳动起来。

我继续搜寻,越往下越发现更多的和这个人间仙境紧密相连的危险,到处充斥着这样的字眼:泥石流、塌方、山体崩塌、蚂蟥、雪山、原始森林、野兽、毒蛇、毒虫、下毒……网上说到墨脱这条路是“与死亡同路,与虫蚤同眠,与野兽同舞”。

“每年开山季节,当地人都要口念咒语,三拜山神,保佑进出的人们平安。据记载,在那仅有的三个月开山时节中,每年都有人死在途中,有坠 入千米雪崖之下的当地人,有陷于冰窟中不能自拔而永远冻在里面的异乡人,有体力不支而死于原始丛林中的背夫……”看到这里,我转过头坚定地和坐在我背后的 琼说:“我不去了,太危险了,我还没活够呢!”

说话的同时我的眼睛依然没离开电脑屏幕,我知道这个地方已经深深地吸引了我。我血脉贲张,手心出汗,心跳加速,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琼说:“这种地方,资料上都会夸大危险,而且日期也是以前的,已经没有时效,现在那里已经开发了,一点也不危险。说不准和其他旅游地一样,有女孩穿高跟鞋都可以走一遭。”

我独自思量,如果这个地方已经和其他旅游点一样地开发了,那就已经失去了原始的价值,如果没有开发那就算路途艰险也值得尝试。如果真如其他人所说,明年墨脱的公路就会修通,等到明年通路,这片世上唯一的净土也将消失,不复存在了。

我想这个道理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一个地方既美丽又很容易到达,那么最后肯定和诸多著名旅游景点的结局一样,充斥着面容疲惫的观光客和大量人流带来的生活垃圾。当地人会慢慢忘记了最初的生活方式,最终以旅游业的相关副业为生。

这样的旅游无异从一个喧嚣的城市赶到另一个更喧嚣的地方,对于这种地方我是一点也提不起兴趣的。

点赞
(2)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一个人的川西旅行日记  下一篇:北海,“三分钟”激情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