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驴友的野外旅行记:生死墨脱(11)

时间:2013-04-26 03:42 来源:国际在线 作者:佚名

到达拉格的时候已经6点过了,这里的海拔估计已经从多雄拉山垭口的4200米下降到了3200多米。拉格只有两个旅店,门前拴着几匹马,两家旅 店正对着,我穿过旅店中间泥泞不堪的烂泥路,沿路找到了琼,直接躺倒在小卖部的一张小床上,保持倒下的姿势一动不动整整10分钟,然后才慢慢地恢复了意 识。

琼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的体力确实是很好,背了我的包,依然箭步如飞,看他好像一点都没觉得累。遥1米70的个头体重还不到100 斤,怎么也看不出体力如此之好,他3点多就到了拉格,一直不见我俩,担心我们出事又回头走了1公里路来找我们,在路上遇到走在前面的琼,得知我们平安这才 放下心。

那个广东来的摩托骑士,在今天的途中摔破了膝盖。见到他的时候,他瘸着腿,膝盖已经简单地处理过了,只是依然有血从伤口渗出。

在这里见到很多军人,原来是驻扎在山里的一些战士退伍,一个连的军人都在这里。大家聚集在旅店里守在电视旁看正播放的一个1980年代 拍摄的古装剧录像带,因为这里没有电视信号,能有人从外面带些连续剧回来,哪怕是反复地放,也没有人感觉到厌烦。晚上吃集体饭,6个人3个菜,零星的一点 肥肉,在绿色的蔬菜里发出闪亮的光,在我眼里好像希望之光一般。

有3个背夫和我们3个人一起吃,10元一个人,这是墨脱一餐的标准价格。琼悄悄跟我说:“他们一个劲喝酒,待会儿哪里有菜下饭。”说完之后,完全没有一点谦让的意思,依然挥筷如飞。

不到10分钟风卷残云,我居然吃了一大碗饭,那个搪瓷碗抵我家的碗两个还要多。在这之前我可能有半年都没把米饭当过主食,在家的时候我总是小心地控制我的食量。

3个背夫各盛了一大碗饭,把菜汤混在里面吃了。我带着愧疚,不好意思地抹了抹嘴。

吃完饭,回到我们睡觉的大房间,旅店是门巴族特有的木房子,中间有一根横梁,整个地面离开路面的烂泥有30厘米左右,有100多平方米大小,用大小不一的木板围合起来,缝隙大的地方可以穿过手臂,估计为了挡风,木板下方又围了一圈1米宽的塑料布,房间的一边是离地面有50厘米左右的通铺,另一边的通铺用木板按一张双人床的大小分割成几个小格,我笑称它为“标间”。

我们到的时候水都被退伍军人买完了,琼先到,有幸喝到最后一瓶绿茶。当然“标间”肯定是没有了,还有床位就已经不错了。

我又提出我的担忧,这次包括琼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理我。我想如果跟部队往回走,只半个小时就会被落下。于是我对自己说,最艰苦的一天已经结束,明天再走一天,后面将会很轻松了。

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愿意往回走的,其实我何尝不是,嘴上在发牢骚,心里并不是真的想回,好不容易才下了决心进来,怎么也不可能轻易就回头了。从来都不喜欢走回头路,每次旅途总是尽量让线路不重叠,这样就放弃好像怎么都不太符合我的性格。

被子不够,一人只有一条,我睡在琼和遥的中间,裹紧被子,他们又把衣服都加盖在我的被子上面。琼把我的军用水壶放到我的枕头边,说晚上渴的时候喝,风从四面八方的木板缝隙灌进来,还是很冷,恨不得把床下的小黑猪抱一只上床来取暖。

屋顶是透明的塑料布,躺在床上就可以看到星空,比深圳那家叫“威斯特”的五星级酒店待遇都好,那里看到的是模拟星空,而这里是货真价实。看着它亿万年前的模样,身体感觉疲惫至极,可是思绪却异常地清晰。

听到遥那边有响动,估计他也没能睡着,也难怪,那么瘦的一个家伙,自身的保温设施肯定不够优良,当然没有琼耐寒,琼已经在旁边发出了均匀的鼾声。即使是这样冷,我还是因为太疲倦而没等多久就睡着了。

第二天被吵醒的时候,兵哥哥们在受训。好像是连长在发话:“前面的3天,我们安全地走过来了……那是因为我们运气好……”我在被窝里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出声。那时我都还没完全意识到后面的艰险。他们是和我们反方向从拉格出派乡的。

点赞
(2)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一个人的川西旅行日记  下一篇:北海,“三分钟”激情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