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驴友的野外旅行记:生死墨脱(10)

时间:2013-04-26 03:42 来源:国际在线 作者:佚名

今天的行程是20公里,我一直都落在最后,已经习惯走在后面,因为体力不好,每次登山都是我断后。跟着前面的人一路往上,坡度越发地陡起来,不能直线前进了,我把路折成了大大的“之”字。

继续往上雪厚了一些,在前面的人踩出的到小腿肚的雪道里走,山体上有一块块突出来的石头,雪盖在上面,形成一个个的巨型蘑菇头。也有没被雪覆盖完全的巨石,融掉的雪水顺石头边沿滴落,凝成一根根晶莹透明的冰柱,形成一圈透明的垂缦。

琼看我走得吃力,找了个当地人当背夫,背走琼70升的大包,琼带走了我30升的小包。

我走得越来越慢,琼不得不停下来等我,前面的人已经变成了几个小黑点,在白茫茫的雪野里缓慢地移动,我们的背夫早不见了踪影。抵达垭 口,经幡飞舞,双手合十举到胸口学藏民虔诚的样子,默默在心里念叨:“打搅你了,美丽的山神。”有点缺氧,胸口闷得难受,垭口的海拔是4200米,看了一 下时间刚1点,我知道我们已经成功地把雪山的暴风雪甩在了后面。

翻过雪山垭口,又前行了一段路,所有的人都不见了踪影,艰难地迈步,走走停停。幸好有人在前面开道,否则这样的路我们走起来会更加吃力。因为隐藏在雪下的乱石,随时都会让我们这种经验不足的人受伤。

总算出了雪线,一下子就能感觉到阳光的温度了。见到坐在路旁等我的琼,正脱掉鞋晾晒被雪水打湿的袜子,我也坐下来休息,我担心的事居然没有发生,我的脚没有被雪水打湿。最怕冷的感觉,记得以前有次翻柏梓山,雪融化在鞋里,脚完全湿透,一直在雪水里泡着走,那种感觉真是很难受。

我看了看脚上的雪套,是从鞋到膝盖整个套在里面的,这个东西简直太好了。这个雪套是我昨天从一个广东游客手里得来的,还真得感谢她,昨 天我们一起喝酒的时候,听说我要去墨脱,就执意要把这个送给我,说她后面的行程也用不上了。最后我一再坚持,她才收下我的钱。他们一群“八国联军”现在应 该正在南迦巴瓦峰旁的温泉里泡澡。

离开雪线的山体裹着一层褐色的地衣,沿着高低不平的山路往前,崎岖的小路在山谷里一直蜿蜒成一条黑色的线,直到隐没在远方山体的阴影里。

山上泻下的瀑布细弱如几缕轻纱,缓缓地从石壁上飘落下来,水珠被岩石碰撞得四分五裂,化作缕缕雾气,飘浮在山腰。不远处潺潺而下的山泉奏出叮叮咚咚的乐曲。

我除了在山上摔了三跤,一切都还好。我揉了揉“左半球”,和琼开玩笑,“明天 ‘左半球’ 肯定比‘右半球’大。”琼问:“为什么?”

“因为三次都摔到左面,估计明天左边要肿。”

我总是觉得我控制平衡的左脑不够发达,因为但凡登山,我没有不摔跤的,每次自己摔下去,都要坐在地上笑上半天。

我想我摔跤的姿势一定是很滑稽的,每次失去重心后,都是张牙舞爪,手臂在空中挥舞,希望可以抓住什么,最终没有抓住任何东西,尖叫一声滑倒。来西藏之前在我家门口,下楼的时候才摔了一次,膝盖化脓了好久,现在还有个印记。

下到谷底,目力能及,七彩画面尽收眼底。雪山之下,枫叶血红,杨树明黄,冷衫常绿,配上勃发的灌草,伴以潺潺而下的山间清泉,实是内地罕见的景观。难怪有人把这里与瑞士相媲美。

琼指着前面的山说,到山背后就是目的地了。看了时间才下午3点钟,便一路拍照。琼一直走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待我跟上去,他又继续前行,甩开我一段距离,我猜想他是为了让我有压力才把休息的时间缩短。

又走了不知道多久,我感到很累了,不停地问还要走多久,琼被问得有些不耐烦,因为他也不知道还有多久,只知道今天的目的地就在山的背后。

我身体的每个细胞都疲惫不堪。看时间已经5点了,这两个小时我们已经从我们要穿越的那座山的山脚转到山的侧面了,但好像还是没有一丁点人烟。

琼先走一步,反正只有一条路,怎样也不会丢。山里很安静,边走边听音乐,虽然累,但还是很惬意。

又上了个缓坡,突然就见到了隐在林子里的屋顶,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加快了步伐。

点赞
(2)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一个人的川西旅行日记  下一篇:北海,“三分钟”激情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