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川西旅行日记(2)

时间:2007-11-16 17:48 来源:三夫户外运动论坛 作者:lxc

第三天

次日早起,搭上去理塘的车,这次可没那么幸运了,一共5个人,挤得满满的。每人40元。中途过海拔4000多米的剪子山,那里是远眺贡嘎雪山主峰地方,可是那天天气不太好,贡嘎主峰没有露出真容。

接近中午时分,到了理塘县城,快进县城了,远远望去横跨在公路的牌楼上写着“世界高城”四个大字。城西是大片的草原,那就是著名的理塘大草原。可惜现在这个季节,草已经枯萎。只剩下枯黄的平川了。

理塘寺,也叫长青春科尔寺,就在县城边上,很是壮观。其中一部分建筑是新修建的,还没有正式开放。这里也不收门票。喇嘛不太多,说是都出去打工去了(为人们做法式活动)。个人感觉这个寺院从规模上不亚于云南中甸的松赞林寺。参观的正好有一个摄影团,那些人大部分是广东人。都拿着很专业的数码相机,镜头大部分也是专业镜头。经过了解这些人基本上都不是职业摄影师,摄影技术也不怎么样,只不过那些人有钱,有钱就置好设备,玩玩花花草草。其中有个来自上海的,使用林哈夫4×5大画幅相机。脖子上挂着测光表,还有小媳妇跟着。经过交谈,才知道,这是个超级玩家。家里的设备完全能媲美北京的黑白摄影名家冯建国。看来这些是有钱的玩主。

往山上走进了佛学院。满院的喇嘛大概有好几百人,正分坐在中间过道的两边,前面主席台上是三个打着遮阳伞的岁数很大的喇嘛。有些喇嘛有的还是十几岁的孩子,鼻子上流着鼻涕,问他汉语,一点也不听不懂。这些孩子在这里学习藏文和经文,因为喇嘛不让看电视,难怪他们对汉语一窍不通。

下午就在寺院参观拍照了半天,直到太阳快落山,拍了张寺院的全景才走下山去。到了县城的街道上,已经是黄昏了,这才感觉到头有些痛,心里有些恶心,我意识到这就是高原反应。因为书中不建议在理塘过夜,这里海拔高,人们可能会不同程度地有高山反应。我强忍着头痛在饭馆里吃了晚饭,然后买了一盒红景天。回到旅馆就躺下来,可是头痛怎么也睡不着,下半夜头渐渐不痛了,但那一夜好象也没睡好。

第四天

早上7点多就匆匆起来到外面找去新龙县的车,因为到新龙没有班车,只有几个人包车去,结果等到了8点来钟,还没有找到去新龙的同路人。最后有一个喇嘛要同行,我对司机说我们两个一起分摊车费吧,司机说喇嘛没有钱,只有我一个人包,到新龙最少350元。最后实在无奈也就同意了,还白白捎上一个喇嘛。一路上很是窝火。心想这藏民也不都是淳朴的,尤其是司机还是很黑的。出了理塘,车向北的方向开。路边都是黄绿色的草原,很是好看,不时看到山坡上成群的牦牛在悠闲地吃草。路上车也很少,中途有很大一段是土路,车子在上面颠簸着盘旋向上前行,路两边的山坡上长满了巨大笔直的松树,山脚下是潺潺的溪流,经久不息地向山下流去。到新龙县城将近中午12点了,这是一个坐落在山谷中的小城,城边是一条河流,河流那面就是陡峭的山峦,这里是理塘到甘孜的必由之路。去甘孜的人很多,一会儿就凑够了人数,开始向甘孜进发。下午3点,到了甘孜县城。甘孜县是个藏文化很浓地方,藏民占人口的90%多,大街上不时走过三五成群的穿红色袈裟的喇嘛和尼姑。他们外表是很友善的,看到你有时会点点头,招呼一声“扎西德了”。街道边有些做藏族工艺品手工作坊,里面的师傅们用锤子等原始工具敲敲打打,很多藏民用的银和铜首饰就是这样打造出来的。本来想到甘孜寺去一趟,从书上了解到现在的甘孜寺是后来重新修建的,原来的已经在文化革命中被毁了。这让我觉得扫兴。从县城往四周看,能看到山顶积雪的雪山,县城的南面是一条蜿蜒的河流,城市、河流、远处的雪山,天上的云朵,还是有河边变黄了树林,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安逸宁静,构成了一幅非常恬静的风景画。我在城西个高坡上支起三角架,开始拍摄。一张、两张、三张……

点赞
(36)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徒步五台山怀旧  下一篇:一个女驴友的野外旅行记:生死墨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