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拾零

时间:2005-11-20 00:00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秋雨阵阵中迎来了旭日东升,这是荷兰之行的好兆头。热心人老姜一早把东航吴部长与陈师傅接来,我们就出发了。

比与荷都以高速公路自豪。比利时朋友说:"白天人间显长城,这在中国;夜里出长虹,这在比利时。"指高速公路全程高灯远照。

进入荷兰,是毫无感觉的;没有任何手续,没作任何检查。风车是荷兰突出标志,老姜指着风车说:"进入荷兰了。"一片片牧草,绿茵茵的。牛羊懒洋洋地在慢步吃草,整个荷兰是一个海滩地,沙土地容易开发,但叫他作出使人致富的贡献,也不是很轻松的。荷兰是所谓福利国家,人民生活的富有,是很有名的。

由高世军驱车先到海牙。多么熟悉的地名,国际法庭在这里。可是雨下起来了,我们只是冒雨匆匆留影作个纪念。海牙是荷兰的政治首都,古城,房子不过五层,大部是二层三层。人不多,城区铺得宽,加上下雨,更是冷清。首相官邸,是个敞开式的大院子,没有大门,没有警卫。由一些二层、三层的办公用楼连接而成。国家最高领导的首相府,就这个样,实在难以想象。姜站长来采访过首相,在传达室联系了一下,就到了首相办公室。首相访问过中国,和中国很友好。采访中很随便,没有什么大官架势,没有什么门难进。保持了他工人出身的特点。我对如此随意、开放,表示怀疑,姜站长说:"政府为群众办事,没能人来干扰。"在这个国家,已经习惯了。

阿姆斯特丹,是荷兰的实际首都,最大城市,也是经济中心。虽然雨朦朦,但人群挤挤挤,霓虹灯闪烁,是一派繁荣景象。八十万人口,好象都在街上走一走去。仔细一观察,相信荷兰人身高是世界之最。但地势是最低的国家,阿市低于海平面1~5米。全市有160多条水道,市内有一千多座桥相连。市中心的达姆广场,是古城中心点,有为两次大站牺牲者,建立的慰灵碑。富丽的荷兰王宫也在这里。走进商业街,有汉字招牌数个,我们在"香港城餐馆"吃了两碗面条,花了十六荷兰盾,相当于九美元,作为正常餐饮价,欧洲普遍高于美国。在外的中国人,不敢算人民币是多少,一算,物不敢物,甚至连饭也舍不得吃了。

雨下大了,我们都没带雨具,匆匆过运河桥,不去细看,也知道这里性公开的程度,甚至连门前雕塑都会别出心裁地用上阳物。吴部长思维活跃,联想力强,一路开玩笑,但到了这里也成了规距之人,不越雷池一步。雨中告别阿市,连那么漂亮的游船也没有去观赏,匆匆返回布鲁塞尔。游览阿姆特丹是太了草了点,但总是到了。

入夜,几百公里的纵横路上,车子会这么多。车灯划成了一个又一个光色十色架,二小时的路程却走了四个小时。夜里看路更显出了路的风采。到了站里,不是姜站长夫人老孙提醒:十一月第一天起,是欧洲的鬼节,类似中国的清明节与七月十五祭鬼日,各方的人都回家,渡过鬼节,再开始新的事业。我们这时,正加入了一辆辆赶回各自的家的车队。

    Tags:
    点赞
    (0)
    路过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法兰克福的中秋夜  下一篇:巴黎,给我留下了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