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西街:为陌生人心跳(图)

时间:2009-05-13 15:28 来源:人民网 作者:佚名

艳遇西街:为陌生人心跳(组图)
艳遇西街
艳遇西街:为陌生人心跳(组图)
艳遇西街

阳朔不大,却有一条300米长的石板步行街闻名世界。在这条街上,上至七十岁的老人,下至七八岁的小孩,多少都能说几句英语,这就是“西街”,人称“洋 人街”。你会为这么一条小街,竟然可以集聚这么多皮肤、国籍各色的人而叹为观止。灵秀的青山环抱下,这个已经被浸淫在浓浓商业气息下的西街,以及很世俗、 很生活的热闹景象,却俗得耐人寻味,引人遐想。

西街总是醉的,总是出乎意料的。故事和情事弥漫在这里的每一处角落,它的气味,依然是百分百的人性本色。

他引起我的遐想

在西街的四天,每一天都和引起我遐想的这个人有关。

第一天,和朵一起在西街闲逛,感受这里的慵懒——清晨的西街人烟稀少,店铺大多没开门,只有石板街,展现给你一种古朴。住在“天然居”,有古朴的门窗和桌椅,阳台虽小却可以看见山和小镇的整个风貌,还便宜,70元一天。

中午在“原始人”吃东西,开始还有点不适应西街的餐厅,菜式总是以西式为主,而且价位颇高。晚上慕名走进街口的“没有饭店”,才开始找到感觉, 有川菜和小吃,价钱也不贵。傍晚时分下了一场大雨,传来电影《刘三姐》的声音。落座在二楼露台,红红的灯笼,清风阵阵,空气清新,感觉很好。

夜晚的西街果真热闹非凡,人来人往,灯火辉煌,尤其是酒吧,音乐声很嘈杂。这是很年轻的一条街,来到这里,可以给形形色色的人注入无限的青春气息。如果想静的话,一样有安静的后街和小咖啡馆。

朵喜欢发簪,看见有卖发簪的地方就会被吸引。这一次的艳遇,就从发簪开始了。

当无所事事向前走的时候,朵喊住我,问我一个木制发簪好不好看。我说又不会盘发,买了发簪也没用啊。朵就问店主,会不会束头发?人家是个男的, 怎么可能会呢?没想到那店主毫不犹豫就站起来说会,还站到朵身后准备教她。朵却指着我说,帮她弄吧。当时我本想走开,发现这店主浓眉大眼,相貌颇为顺眼, 个子又高,笑得那么灿烂,就答应了。他走过来,三下两下给我盘了发,插上发簪,弄得很好看。在灯光下,大概没人看出我的脸热热的,可能是红了。竟对这个人 不好意思起来,真有点始料不及。

跟他讲价居然也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平时讲价总是不留情面的。朵看上了一副长耳环,要了一副。我也想要,于是他说马上为我串一副。我们离开再出 去逛一下,回来差点找不到他的档位了。回头看见他,他已经把活干完了,正伸脖子找我们呢。拿过耳环的一刹那,竟有点心跳的感觉。他继续投以非常灿烂的笑 容,十足的亲切,笑得毫不保留,而且笑得很好看。于是,他的笑容不知不觉印在我脑海里,开始引起我的遐想。

第二天在懒洋洋中醒来,如果不是导游一路追过来,可能我们会更散漫。约好10点出发,9点多还没吃早餐,而导游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一起去街口吃桂林

米粉,在走到米粉店对面的时候又碰见他。西街的路并不宽,他隔着马路向我们打招呼,招了招手,说了声“你好”。看见他的一瞬间,我的心跳竟然强 烈加速,而视线一直跟随他到消失。似乎他也多看了我一眼,也可能是我多心,谁知道呢?我对朵说:“他看着你笑哦。”朵回答:“是看着你哟。”

多情,为一个陌生人心跳

偶遇后的这一天,心情一直是美好的。去坐竹筏漂流,两岸景色没有让我们失望。坐在竹筏上简直就是人在画中游,好一派灵山秀水。身后撑筏的人不停向我们介绍山的故事,这座像什么,那座像什么。唯一记得的是老鼠偷看月亮山,还真有几分神似。

到月亮山后,才觉得真的是骄阳似火。吃了有点不划算的农家“啤酒鱼”,再上路的时候,发现晒得很,简直都快中暑了。无奈中经过著名的大榕树公园,为了避暑,还是不惜15元的门票冲了进去。

里面有很凉快的大石头,坐在下面凉风很爽。大榕树本来是不打算来看的,但既然进来了还是拍了些到此一游的照片。在一些水墨画里,这棵代表阳朔的古榕树其实很有味道,只是这里太商业化,游人又多,味道全无了。

在公园里混到下午5点,太阳依然没有下去的意思。导游叫来了中巴,把我们拉回了西街。

回到房间,好好休整了一下,发现两人都被晒得不轻,而且最笨的就是都忘记带防晒油。歇到晚上9点才下楼,到街口的聚福楼吃饭,这里的麻辣牛肉完 全不对味,而且辣得差点倒下。还好,这里的漓泉啤酒才5元一瓶。当时想,可惜没有一起畅饮的人,两个小女人,也只能小酌一瓶作罢。

西街的夜晚又是那么热闹和温暖,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擦肩而过,个个面带笑容。经过那个人的发簪店铺,故意走到对面偷看他。发现他正一个人茫然地坐 在那里抽烟,有点落寞的样子。映入眼帘,久久不能散去。他不笑的样子有点酷,很短的寸头,穿着很休闲的短打衣裤,有几分艺术青年的气质,在这条街显得很扎 眼。没有过去打招呼,却又引发一阵剧烈心跳。为一个陌生人而心跳,这种悸动的感觉,曾经以为永远不会发生。

在床上,和朵再次谈论到这个人,对他的印象都不错。而对于他挑给朵的木簪,更是大为赞赏。

第三天,一切真的开始了

这是一个无所事事的白天,我们有点不情愿地再次走在如火的骄阳中。在后街的一间“功夫馄饨”里吃馄饨,却发现这里的馄饨功夫是只见皮不见肉。傍 晚从外面骑车回来,就在走到新西街路口的时候,竟再次与迎面而来的他相遇。他展现出好看的笑容,问我什么时候走。告诉他是后天,然后在大家擦肩而过的时 候,回头对他说:“今晚去找你。”也就只是在西街,人才可能有这样主动的勇气。

回去休息的时间里,竟然一脑子想着和这个人怎么在一起的情形,好像预料到会发生些什么。晚上一点胃口也没有,又是9点多才出来,陪朵去吃肯德基。在那里给身在西藏的夏发了个短信,说来了三天没有艳遇,就要很没劲地回去了,自然是被他嘲笑一番。

走在深夜人越来越多的西街,看见他等待的眼神。老远就向我们打招呼,今晚的他笑容更是迷人。和他聊了起来,他说他是东北人,来这里做生意已经三 年了。随便东拉西扯地闲谈,其实彼此怎么样,有什么重要呢?重要的是,眼前此人,带给我邂逅的快乐和新鲜。这样的偶遇和陌生感,刺激而且相当诱惑。

聊了一会,怕耽误他做生意,我们就离开了。他让我们坐在旁边丁丁酒吧的门口,那里的侍应生都是活力十足的青年,在这里似乎和谁都能很快熟悉,不 一会都可以打闹说笑了。一直就这么晃到快12点,他收档了。正好卖西瓜的经过,他为我们买了一只。说来真巧,今天我们最想吃的西瓜,竟然在这时候被他买 到。他让我们玩一会,说有事回去一下。还以为他就此溜走,可旁边的人说:“他一定会回来的,放心好了。”

果然,不久后他电话过来,竟问我想不想他过来。这真是明知故问,谁都看得出来,我等的就是他。而这时候,朵已经回去,只剩下我。

凌晨的西街安静下来,几个老外抱着吉他在弹唱,气氛好浪漫。一切向预想中发展,我们走向黑暗的街头。他问我去吃什么?我说去喝啤酒。他的脸上并没有惊讶的神情,仿佛这一切是最平常的事。

我们在“阳光100”前面的空地上吃烧烤,这里喝漓泉才3元一瓶。他对我说了很多关于西街和阳朔的事,任何一个地方开发久了,都会有阴暗面。这 醉生梦死的地方,生活太自由太混乱,很容易消磨一个人的青春。喝了四瓶以后,又去一宿舍区里喝了两瓶,坐在那里继续东拉西扯,忘记说过什么,他说带我去一 个很好的地方。

在西街边缘的另一个小码头,凌晨的漓江那一江匆匆远去的春水,美得无与伦比,还有一处瀑布,水声很响。就在这么迷人而朦胧的景色里,我们紧紧相拥。那一刻,真的如同梦境,这么极度的浪漫,平生还是头一遭。

一切如梦如幻。一直到清晨,赶船的人来了,我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我们走在清晨朦胧的西街,完全是一对热恋的情人。

西街就是一个情欲的温床,回来听朵说,昨晚她听见隔壁新的住客做爱的声音,响彻夜空,毫不忌讳。听上去像是老外,而且还是刚认识的样子,因为旁 边的是单人间。“天然居”楼下就是一个热闹的酒吧,每天晚上都有老外在这里狂欢,状态都很high,喝够了,大概有很多艳遇就发生了。事后,大家散去,各 自回到彼此的生活,互不相欠……

离开,我们就此相忘

从阳朔到广州的快巴只需要8小时,睡一晚就可以到,其实我们相隔得并不是那么远。一直折腾到早上7点才回到天然居,只休息了两个多小时,因为要赶10点的车。9点多的时候,说了不送我的他,却出现在面前,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手里提着一袋香瓜。

对他,可能更多的是好奇。他的率性、语言、经历,一切的一切,都那么新奇有趣。

在车站等了40分钟,因为车是从桂林过来。和他坐在车站边的石头上,忽然觉得好像没什么好说的。也许是该说的,两个晚上已经说完了。我说,这一程很快乐,尤其是没想到会遇见你。他又以他特有的说话习惯说:“没想到的事多了。”

抬眼看他的时候,他有点不好意思。天太亮了,真的有点不习惯,因为前两次见面都是在夜里。很清楚地看到他的脸,皮肤、细纹、胡子。这是一张并不 精致的脸,有点沧桑,有很深的抬头纹。在他的眼睛里,装着飘忽的东西,视线总是不确定,很少停留在一个地方。他是个不羁的家伙,是个不安于现状的人。

最后,他很温情地说:“和我一起去北海吗?”年底的时候,他会离开西街,继续他的漂泊。可到那个时候,谁还会记得谁呢?大家都明白,这只是一个愿望。

没有回答,也没有问他,是否会记得我。他向我眯了一下眼睛,坏坏的样子。太阳出来了,一切又开始眩目,而他有点失落的背影,很快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我拿起手机,删除了只用过一次的,他的号码。

周末到了,一批接着一批的游客被一辆接一辆的车拉到西街,导游们又开始他们日复一日锲而不舍的工作。今晚,他又会在西街上,守着小小的档口,和应接不暇的游人打交道。每一日的新面孔,在他眼里能留下一两个吗?这种稍纵即逝的相遇,又有几何?

西街,很容易让人有醉生梦死的感觉。来这里谋生的人,是抱着怎样的美好幻想而停留?假如在这里停留下去,又会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光怪陆离的 事?这里恍如隔世的感觉,真的如同来到一个与现实生活不相干的世界。它仿佛是一个为城市人延伸的小小舞台,任你做你想成为的主角。但我想,在这里再做停 留,很容易丧失斗志甚至理智,因为这里有糜烂的一面。如同一个巨大染缸,让你沉浸在享乐和幻想的同时,彻底垮掉。

就让我们在这一刻相忘。再见了,艳丽的相遇,以及,现实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