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登山季接近尾声 为何北坡更受山友青睐?

驴窝户外网 时间:2017-07-06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珠峰资料图

  在这个珠峰登山季,西班牙越野跑大神基利安·霍尔内特不用氧气和固定绳索一周内两次从北坡速攀上珠峰,完成他的S um m itsof MyLife计划。

  2017年珠穆朗玛峰登山季已近尾声。记者从西藏登山协会(以下简称“西藏登协”)了解到,最后一批国际登山者已于近日撤离位于西藏定日县的珠峰大本营。

  4月以来,珠峰南坡不时传来登山者罹难、“希拉里台阶”因拥堵疑似坍塌等噩耗,而珠峰北坡却鲜有坏消息。事实上,除2015年受尼泊尔“4·25”强烈地震影响外,位于中国西藏的珠峰北坡登山季的运行正愈发平稳、高效,受到国际山友们的青睐。

  西藏登协副秘书长白玛赤列近日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近年来,中国在珠峰国际登山管理方面做了大量努力,管理模式逐渐成熟。

  A

  从入境到出境“一条龙”服务

  与记者通电话时,白玛赤列还在大本营为最后一批下撤的国际登山队接洽在拉萨的食宿。与尼泊尔不同,西藏境内的登山活动由西藏体育主管部门和西藏登协统一管理,负责登山团队资格审核、食宿安排、大本营管理、清洁和高山救援等一系列工作。

  “国际登山团队会雇自己的向导、协作,除此之外,从入境到出境之间的一切保障,均由我们按标准化流程协调。”白玛赤列说。

  这个登山季,西藏登协在珠峰、卓奥友峰、希夏邦马峰,以及拉萨、日喀则和吉隆均设有工作点,由40多名员工分别驻守。这些工作人员大多毕业于西藏登山学校,掌握英语,户外经验丰富。

  “大本营有很厉害的联络官。”国际登山向导协会联盟认证的高山向导阿德里安·巴林杰去年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曾介绍说,“他们每天会来营地告诉我们山上的情况,帮助组织前往前进营地的牦牛运输队。他们非常专业。”

  每年扎营完成后,登协还会召集各团队座谈。“一方面强调登山规定,一方面也给登山者一个协商的平台。”白玛赤列说。

  今年8300米至顶峰的修路方案就是各方共商的产物。西藏雅拉香波探险公司修通了从前进营地到8300米的路段,此后的路程由一家国外户外公司承建,其他团队根据自身实力提供人力、氧气、绳索等。

  南坡曾发生的冲突事件是西藏登山活动管理者的前车之鉴。“珠峰就像一个小地球村,又常与危险相伴,作为管理者,让大家能顺畅沟通非常重要。”白玛赤列说。

  B

  对登山者负责,对雪山负责

  白玛赤列介绍:“今年共有来自29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登山队,300余人在西藏境内冲击珠峰,有包括高山向导在内的173人成功登顶,其中登山者80余人。”这个数字与往年基本持平。

  尼泊尔今年向外国人发放了有史以来最多的登山许可证,西藏一侧却表达了谨慎。

  “我们欢迎所有人来西藏登山,但要从专业角度对登山者负责。”白玛赤列说,每名珠峰攀登申请者必须出具曾登顶8000米以上山峰的证明,满足一系列体检指标,并以登山组团商的形式申请,才可能获得许可。

  与此同时,西藏拥有专业的高山救援队伍,救援力量在大本营随时待命。数据显示,自2000年以来,平均每年有6 。9名登山者殒命珠峰。今年,死亡人数在尼泊尔一侧至少有6人。

  西藏不盲目承诺大幅增加攀登人数的另一个考虑,是珠峰地区的环境承载能力。

  “我们在不断提高登山接待水平,环保措施是其中之一。”白玛赤列说,“每个登山团队都需清理营地周围的垃圾,会有专人在撤营时检查。”登山季结束后,西藏登协还会组织当地村民到6500米的前进营地背垃圾。

  今年5月,由政府部门组织的垃圾清理活动在珠峰展开。西藏体育局副局长尼玛次仁在活动中透露,珠峰北坡未来将建数个垃圾分类处理站,并在前进营地配备可降解垃圾的设备。

  即将实施的环保新规还有很多:在6500米以上的高海拔区域实行“清单制”,登山者攀登前需登记携带的装备,返回时按清单一一核对;对每个人下山时背回的垃圾重量提出硬性规定,超量者还将获奖励……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科里·理查兹曾表达过对北坡大本营环境的赞赏:“与南坡相比,营地更加空旷和干净,我认为这是营地管理的结果。”

  C

  政府投入护航珠峰登山事业

  近年来,由政府出资对珠峰大本营基础设施进行改善的效果有目共睹。《国家地理》网站曾刊文报道珠峰公路的改造情况。这条始建于1978年的曲折道路,现在已是一条平整的柏油路,连接定日县城和大本营。而在尼泊尔,到达南坡大本营则需花10到12天时间徒步行进。

  一位登山者在该文中表示,情况与他8年前到访西藏一侧时改善了很多,“我现在都可以带父母来青藏高原旅游了”。

  如果这名登山者今春再次来到珠峰北坡,他会发现营地的电力供应更加稳定。今年,珠峰大本营接入电网供电,代替了以往的柴油机自主发电。珠峰的环境也因此可以得到更好的保护。

  “珠峰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因此政府对发展珠峰登山事业给予了很大支持。”白玛赤列说。

  链接

  一天就有209人从南坡登顶

  根据尼泊尔旅游部提供的资料,来自29个国家和地区的199名外国登山者和257名夏尔巴协作在2017年春季成功登顶珠峰。

  来自印度19岁的Balkar Singh和18岁的Stanzin Laskit,成为本登山季最年轻的男性登顶者与女性登顶者;62岁的韩国人Youngho Heo和55岁的新西兰人LydiaMargarate Bradey分别成为本登山季最年长的男性登顶者与女性登顶者。

  今年有45名女性登山者成功登顶珠峰,Maya Sherpa是其中唯一的尼泊尔人。

  2017年珠峰春季登山季也是南坡历年来登顶窗口时间最长的一次(5月11日-16日及5月19日-23日)。特别是在5月29日,当天有多达209人(包括登山者和协作)从南坡登顶珠峰。

  波兰登山者成最高“偷渡者”


5月21日,波兰登山者阿达姆斯基从珠峰北坡登顶后从南坡下山,“非法越境”进入尼泊尔,成为世界上最高的“偷渡者”,这严重违反了中国和尼泊尔的相关法律。

  为此,西藏登协对阿达姆斯基做出如下处理:不承认其2017年春季珠峰北坡登顶成功,不颁发珠峰北坡登顶证书,其本人被列为10年内不受欢迎的登山者。

  南非登山者逃票被抓

  据尼泊尔官方透露,当地时间5月9日,一名来自南非的登山爱好者肖恩·戴维在攀登珠穆朗玛峰海拔超过6000米后神秘失踪,被发现独自找到一个山洞躲藏起來,此举只为躲避8500英镑的登山费用。尼泊尔将对其处以2.2万美元的罚款,他或将5年內被禁止入境尼泊尔,10年內不准攀登尼泊尔境內的山峰。前往尼泊尔攀登珠峰的外国游客需向当地政府缴纳11000美元(约7.5万元人民币)的登山费用。而尼泊尔今年向外国人发放了有史以来最多的登山许可证,政府通过收取许可证费用获得高达1.77亿卢比(约合人民币1165万元)的收入。


    Tags:
    喜欢
    (0)
    无感
    (0)
    打印 返回顶部

    上一篇:登山摔断腿 幸遇好大夫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