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南非Cape Epic 感受充满激情的山地环法赛

时间:2018-03-14 17:04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南非Cape Epic自创立以来就是一项艰难无比的赛事,正因如此,每年才会吸引无数的山地爱好者前往南非。

  距离中国直线距离超过1万公里的南非,这里让人印象深刻的不仅仅有《国家地理》所描绘的草原和狮群。至少在每年的三月,Cape Epic赛事的开幕让全球山地车爱好者的视角都聚集在了这里。作为国际自行车联盟UCI高级别的HC赛事,Cape Epic赛事自身的难度、南非壮丽的风景以及组委会贴心的服务都成为了这项赛事的特色。2018年3月18日,第十五届Cape Epic将继续在南非开普敦拉开帷幕。包含一场序幕赛以及七个分站赛,比赛共计8天,赛段全程658km,累计爬升13530米,可以说是很虐了。

  过往十四届的比赛,老外成为了Cape Epic的主要参赛者和领导者。直到2014年,香港车手郑泽诚(肥诚)和陈方的出现,中国首队组合才踏上了号称“山地环法”的赛场。2018年,郑泽诚将继续前往开普敦参加Cape Epic,只不过这次和他搭档的不再是陈方,而是来自广西的车手凌鹰。于此同时,中国队的阵容也扩大了,另外两队是张诺和张曦浠,还有越野圈跑步大神南瓜(王军)和橄榄(孟秋渝),有趣的是,这三位都是美国闪电(SPECIALIZED)赞助的团队,而转战骑行圈的王军和孟秋渝则受到哥伦比亚COLUMBIA和佳明GARMIN品牌的青睐,并赞助了此次行程。

  山地环法赛别称由来

  是谁第一个将Cape Epic称之为山地车界的环法赛呢?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冠军、荷兰车手巴特·布伦蒂安斯,他曾参加过7届Cape Epic,并在2005年夺得男子组冠军以及2012年、2014年、2015年三届大师赛组的冠军。因此,在他将Cape Epic比作是“山地车界的环法赛”之后,这个说法就广泛流传,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并且,在UCI将Cape Epic纳入到积分体系之后,它也成为了为数不多的能获得UCI积分的山地多日赛。夺得冠军的车手能够得到等同于环法、环意和环西个人总冠军相同的积分—— 160分,因此,Cape Epic的地位毋庸置疑。Cape Epic共设置了5个组别,包括男子组、女子组、男女混合组、大师组(40 -49岁组)以及高龄大师组( 5 0岁以上组),所有参赛的车手必须以两人组合的方式参加比赛,所有车手可以互相帮助,这也是比赛的一大特色(在UCI组别中,如果车队一位车手退赛,另外一位车手可以身穿“OUTCAST”的骑行服参加比赛,但不能提供任何帮助以及影响比赛进程)。

  “成双结对”的比赛车手

  难度,同样也是赛事的一大特色,除了序幕赛的25 公里外,后面接下来的赛段平均在100公里左右,每个赛段爬升高度平均为2000米左右,这对于很多车手而言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并且,身处南半球的开普敦在3月时才刚刚入秋,巨大的温差都让身处北半球的车手有些不适应。早上的温度只有1 2 °C,而白天的最高温度则达到了36°C,这可让很多还处在冬季的欧洲车手倍感不适,就好像肌肉完全没法被唤醒一样,爆发不出力量。

  比赛过程中正在奋力骑行的车手们

  Cape Epic有什么样的魔力?

  从2004年创办至今,Cape Epic在经过短短的十几年就变成了世界顶级赛事,这其中跟赛事的难度以及组织方的细致安排有很大的关系。

  从媒体的角度而言,Cape Epic的接待工作是完美的。赛事的影响力已经波及到全世界,因为全世界各地的媒体都可以申请来到现场报道比赛,因此负责媒体接待的一个小组就达到了10人,各自分工不同,电视媒体对接、摄影记者对接、文字记者对接,各项工作都完成得很细致。负责摄影记者的Media Host总共有两人—— 特里·科布斯(Terry Kobus)和莱拉·卡普夫(Leila Kopff),他们并不是正式的员工,而是志愿者。参加过前三届赛事的特里,虽然年事已高,但他又割舍不下Cape Epic而成为了比赛的Media Host,一做就是10年。而来自法国的莱拉则在开普敦居住了11年,作为自行车运动的爱好者,她也已经连续三年成为了Media Host的志愿者(在组委会的规定中,志愿者如果要在未来参加比赛可以优先获得资格)。他们主要的工作非常的琐碎但又很重要,转场时间安排、护送媒体到达拍摄点,赛事信息发布等等,事无巨细。在媒体中心,每次转场之后,组委会都会安排两位相机技师负责摄影记者器材的清洁、维护工作,简直就是细心到令人发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