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户外展朝圣之旅: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时间:2017-02-23 15:36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瑞士romanshorn,一座淡定优雅的湖畔小镇。
瑞士romanshorn,一座淡定优雅的湖畔小镇。
天放晴后的romanshorn码头。
天放晴后的romanshorn码头。

【高清图集】http://slide.sports.sina.com.cn/slide_2_55536_70358.html#p=1

作者:蔡英元

连续报道亚洲户外展三年,让我对欧洲户外展产生越来越大的好奇心。

这是由于亚洲户外展是由欧洲户外展创始人耶格先生9年前在中国南京推动设立的,两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欧洲户外展每年7月初在德国腓特烈斯哈芬(注:德语名称Friedrichshafen,“hafen”这个后缀意为德语“港口”。)举办,亚洲户外展每年七月下旬在中国南京举办,两者正好衔接,部分品牌的新品也恰好可以在欧亚两地先后展示。

德国现在是整个欧盟的经济火车头和主心骨,这种实力也反映在它的足球队上。我一直期待着到这个强国的欧洲户外展上去一睹为快。这次在耶格先生和南京菲宁国际展览公司的共同邀请下,我于9号踏上飞赴苏黎世的瑞航LX197。一周前我也是搭乘同样的航班往返苏黎世,当时目的地是法国南部的勃朗峰小镇霞慕尼。虽然瑞士航空听起来很高端,但它的航空公司规模比较小,机型比较少,而且已被德国汉莎掌控。选择它一是因为机票价格相对低廉,二也是因为交通便利:可以从苏黎世机场地下一层直接搭乘一小时火车到瑞士小镇Romanshorn,从Romanshorn坐40分钟轮渡直接到腓特烈斯哈芬。

从苏黎世机场负一楼乘火车,前往腓德烈斯哈芬。
从苏黎世机场负一楼乘火车,前往腓德烈斯哈芬。
一路上都有很清晰的骑行车道。
一路上都有很清晰的骑行车道。

早晨6点45起飞,四点钟就得起床前往机场。瑞航的长途机型是波音777-200,个人娱乐系统中新电影本来就不多,而且上次已经基本看过,所以一路强迫自己入睡。这次和我同行的是耶格先生的助理赵海春女士,我们碰巧订的同一个航班去,但回程有所不同。意外的是,在飞机上遇到旅行鼠公司的负责人戚夏。他是资深的户外人和品牌总代理,这次也是去看展并会谈的。

我们三人同行搭火车去Romanshorn。在机场候机大厅里的火车票窗口可以直接买票,当然也有售票机。我们是在窗口买,二等舱,到Romanshorn是26瑞士法郎,也可以付22欧元。瑞士是中立国,不会加入欧盟,但除了一些偏远地方的小超市,欧元支付也畅行无阻。瑞士轨道交通非常发达,从机场大厅坐滚梯再下一层就是月台。苏黎世发车的长途火车为双层,一层为一等舱,二层为二等舱。我们三人边聊天边欣赏瑞士的湖光山色,很快就抵达Romanshorn。

Romanshorn火车站月台另一侧就是轮渡渡口,由于我住处订得晚,而到Friedrichshafen参展的人又非常多,再综合价格因素考虑,我就在Booking上找了一家离Romanshorn3公里左右的B&B(Bed and breakfast的简称,包含住宿和早餐的乡村客栈),在Uttwil小村里的民宿旅店,65瑞士法郎一天,还提供早餐,性价比很高。挥别一路同行的两位朋友,我有些饥肠辘辘,就拐进车站对面的咖啡店,要了杯咖啡,点了个三明治。问了Uttwil方向,热情的店员告诉我可以坐火车并指给我售票处的位置。

走出咖啡馆,雨已经大起来,也没有看到出租车。否则还穿着短裤和人字拖(长途飞行我希望能最大程度放松),冻得哆哆嗦嗦的我,一定选择打车。到售票口买了几张票,用于未来几天往返,一张是3.2瑞法,刷的VISA。瑞士的短途通勤火车非常方便,单层,三节车厢,也分一二等舱,这回不同的是一等舱位置较高,需走两部台阶上去。而且自行车、轮椅等也可以上,只是需要停靠在门边的位置。

我一开始不知道,后来发现每一站是否停靠、是否开门,是需要乘客自己按键通知司机的。如果你下一站需要下车,先需要按门边扶手上的stop键,这时车顶部有红灯会闪烁。而火车停靠在月台后,则需要自己按门边的开门键,而且轮椅有单独的开门键,可能会有辅助门板伸出,这次我没见到实际使用。关于火车,以后几乎每天都会搭乘,非常便捷,而且非常准时,是准确到每分钟不差的。我一直有些纳闷,如果每个站上下车的人不同,比如说有残障人士延误了时间,是如何确保如此准时的呢?是不是只依靠司机对列车的速度控制?而沿途交叉道口也很多,也都是无人值守、自动化的。这一点我在此后几天的晨跑中也在观察和思考。觉得瑞士的轨道交通,恰如瑞士表一样精确、可靠。此处位于瑞士北部,和德国接壤,像万国表的总部小镇Schaffhausen和德国古城康斯坦斯几乎就浑然是一个城市。我想,也正是由此,两国两地的各种情况具有一样的严谨特征。

我住的uttwil小村,火车总是准点到,一分钟也不差。或者说,火车时刻表精确到分钟。
我住的uttwil小村,火车总是准点到,一分钟也不差。或者说,火车时刻表精确到分钟。
火车线路密集,几乎2、3公里就有一个火车站。
火车线路密集,几乎2、3公里就有一个火车站。
瑞士火车是非常理想的公交系统,自行车和宠物都能很方便地带上车。
瑞士火车是非常理想的公交系统,自行车和宠物都能很方便地带上车。

这里生活的人,需要严格的自律,才能维护整个社会服务体系的高效运转。就拿火车来说,无人售票,也无人检票。第二天和我同住在这家B&B的美国户外人Marty告诉我,由于不会使用售票机(德语显示),干脆就不买票了。Marty这么说的时候,我都后悔自己票买早了,这也是爱算计心态的体现,顺带鄙视下自己。

到了Uttwil小村的火车站,我孤零零一个人下车,站台是无人值守的,只有一台售票机。此时雨越下越大,而且气温十五六度。从炎热北京去的我,已像霜打的茄子,冻得快蔫了。没有人、更没有车,我掏出手机寻找旅店方向,在瓢泼大雨中走了十分钟,拉杆箱和我都已经湿透了。

费尽周折找到B&B时,还敲不开门,打电话也只能听到屋里电话响,原来我比入住时间早了一小时。这家B&B是湖畔的三层连体别墅,邻居老俩口看到我在门口,看出我的窘态,请我到他们家中去坐。其实我们语言不通,老人只会说德国,我只是用肢体语言来理解这两位善良老人的意思。他们家客厅的桌子上,也像我们父母家里那样摆着超市的广告册,墙上挂满儿孙的照片和稚嫩的儿童手工画。我们相视微笑着、比划着,我也掏出手机,告诉他们“长城”和“北京”,以及我是中国人。

语言不通,并不妨碍我理解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后来,我送了微小礼物表示感谢,这是俗气和不足道的,但我想不出什么别的法子。好人、坏人,我都遇到过,好的想法,坏的想法,我都产生过。而这次的遭遇和教育告诉我:善良和肤色没有关系,和人种没有关系,善良始于一种选择和信仰,善良是来自于这种选择和信仰的长期修养。

一个小时不到,B&B的房东Emi回来了,这也是一位70岁的老人。我终于可以回到“小屋”,洗个热水澡,然后裹上被子昏睡过去。

朝圣之路篇

即使我沉沉睡了将近12个小时,还是不到6点(北京时间12时)就醒来。小雨中出门慢跑,计划跑一个小时,7点一刻回来,洗漱下再吃早餐(昨晚和房东约好7点半吃早餐)。

我沿着湖畔向陌生的西北方跑去(东南方是Romanshorn),湖边的路都是细碎均匀的石子铺就的,有些像我在斯德哥尔摩跑过的城市公园道路。当时我介绍说,这种材质的步道,渗水性强,不起灰尘,另外还富有弹性。这次又深化了印象,大约跑到5公里处,恰好看到一个碎石厂,或许这些铺路的物料,就是在这些工厂里加工的。我喜欢这种路面,微硬中带些弹力,和土路比起来,既不“粘”脚也不“陷”脚,和水泥路面比起来,更不会“震”脚,“伤”鞋——再好的越野跑鞋鞋底,也没有水泥路面耐磨。

跑在湖边,身体左侧是湖畔一栋栋的别墅或木屋,右边则是风雨中微波荡漾的博登湖。由于湖面宽度15公里左右,而空气洁净,能见度极好,所以对岸的德国城镇依稀可辨。想来几千年来,一定有许多人闪过横渡到对岸的念头,而实际上,一定也是有不少人实践过的。游得快的,估计4个小时就到对岸了。

湖畔小径之美,还在于建筑和绿化,每一栋别墅都有自己的美感,我喜欢那些古朴些的花样别墅,但也不反感那些透着现代设计感的花园洋房,无论目力所及的哪一幢房屋,都没有违和感,这可能就是审美和素质的所在了。否则,来一栋突兀的碉楼或贴着瓷砖的私宅,不敢想象。说到这里,不由感叹咱们的大小城市,基本千城一面,毫无特色可言。

湖畔的步道,可能是每个村子负责修缮维护,像Uttwil这一段的村界,立有界牌,而且每种高大的乔木边还设牌标注出名称和树叶图片等,还有一些鱼类的图片标牌,像是动、植物园。天鹅等大型水禽就在岸边悠闲游弋,许多家庭都在岸边系着小艇,而稍大些的码头更是密集停泊着大大小小的游艇和帆船。岸边的小径蜿蜒曲折,除了几处老宅子和码头,基本步道距离水面也就一米多远甚至更近。不时能看到农田、牧场和露营地,以及牵着大型犬散步的当地市民。这些犬只虽然不会狂吠,但主人只要看到有人经过,都会牵住它们,或者半蹲着把这些狗控制在一定距离之外。这是一种养狗文明,像教养孩子那样训练自己的宠物狗,让狗也懂得最基本的文明礼仪。

大部分湖畔步道是不让骑行的,而骑行道路基本是柏油路面,路标非常清晰。只有几小段路,由于私人领地或码头占地的原因,步道和骑道(实际上也是公路)重叠,我在房子中间的狭窄公路上跑过去,兴味盎然看看房子主人开什么车,而窗台上种着什么花。

我喜欢在这种环境里慢跑,加深呼吸,忘却疲劳,不像鼓起勇气,在北京跑步,有时看到堵车,都会削弱跑步信心。住在瑞士小村的几天,我每天晨跑。虽然没住几天,但回国时居然不少友人称我瘦了。我一边美滋滋点头称是,一边怀念那清新的湖畔空气。

岸边的步道,堪称晨跑天堂。
岸边的步道,堪称晨跑天堂。
早晨在德国晨跑,看到的民宅和庭院,几乎每家每户都大概如此,有着精心侍弄的小花园。
早晨在德国晨跑,看到的民宅和庭院,几乎每家每户都大概如此,有着精心侍弄的小花园。
这家的院子我最喜欢,像个童话世界。
这家的院子我最喜欢,像个童话世界。

恰如名望让修为不够的人膨胀,对物质的追求也让资源垄断型的城市膨胀。就算还存在户口等限制,北上广等都市也“臃肿”到已经不堪重负。包括我在内,大家基本上都是奔着更好的生活来的,可是相对于污浊的空气和拥堵的交通,相对于这些因在都市中生存而不得不付出的成本,我们的生活到底是变好了,还是变糟了?或许所有人都是苦乐参半吧。

房东为我准备了丰盛的早餐,我对于黑面包、果酱、酸奶和水果,有着一见钟情的好感,咖啡也是欢迎的,而对于培根、黄油和奶酪,吃得相对少些。不是不喜欢,而是潜意识,这或许也是刚跑完步,自律性比较强的缘故。

参照手机拍下的时间表,走到村子里的车站,火车准点而至,几分钟就抵达Romanshorn。正好赶上排队上渡船的人群(后来我才悟出,这“正好”源自整个交通系统的科学统筹,时间表的严丝合缝)。上船买票,可以用瑞士法郎,也可以用欧元。我带着欧元,买往返票会便宜些,16.4欧。

轮渡是车辆与散客混装的,也可以视为汽车轮渡。车辆都开到一层泊位,依次排开,一层层高4米,恰好可以装得下未曾变身人形的擎天柱,而大多数车辆还是不到1.8米高的轿车和SUV,甚至也有几台BMW水鸟1200等摩托,停靠在专门的摩托车泊位。司机可以坐在车里,也可以锁上车到一层、二层溜达。二层中央是个餐厅,能坐得下一百多人,而价格也不离谱,许多乘客点杯咖啡,来个三明治,可能也是吃早餐。卖票的船员,像背盒子炮那样背着一个刷卡机,挨桌询问是否有票,有人掏出SWISS PASS那样的一卡通,有人拿出在岸边售票点买的船票,没买票的,此时可以买票。

我早餐吃得饱,就里里外外溜达着,满足好奇心。二层船舱外面的走廊上其实也有许多座椅和木桌,爱看风景和新鲜空气的乘客也可以把食品端到这里享用。整艘渡轮的额定载员是250人,行程是40分钟,我用GPS表测了下,渡轮的最快时速是26公里。快到腓特烈斯哈芬时,一艘齐柏林飞艇从岸边徐徐升起,飞向西北方的康斯坦斯方向。

齐柏林飞艇曾是让欧洲骄傲,令世界惊喜的伟大发明,特别是应用惰性气体之后,安全性大增。它未能在全世界得到民用领域的推广,可能还是因为在军事用途上,不具备固定翼飞行器的“小快灵”特征。我对它神往已久,这次猛然初见,还没等掏出手机拍照,它已然飞远了。后来得知,若非因为风雨天气,腓特烈斯哈芬的上空,终日都有齐柏林飞艇盘旋。

我们所参观的展馆旁边,就是硕大的齐柏林飞艇展览馆和飞艇库,而轮渡靠岸的码头,最近的一栋大型建筑,就是飞艇博物馆。

从码头到欧洲户外展展厅,有每日多次往返的大巴。非常便利,其实,这种大巴在苏黎世机场就有,可惜我们未能赶上。说到这里,想起一个小插曲:我们飞抵苏黎世是11点半,最晚一趟大巴是12点。原本是可以搭乘免费巴士的。可惜由于地勤把我的托运行李放错了行李车,让我在转盘处苦苦等待,心急如焚。后来还是在失物招领处登记时,获知我的箱子被放错行李车的“好消息”。虽然行李失而复得,可是也错过了搭乘大巴的时间。从此事也能看出,严谨如瑞士人也会犯低级错误,只不过这种出错的概率极小而已。

站在名为“Messe”的壮观展厅前,我内心对欧洲户外展大喝一声,我来了!作为推介户外健康生活方式的媒体工作者和户外运动爱好者,我早就想来看一看欧洲户外展的盛况。

今年是欧洲户外展的第二十一个年头,来自全球39个国家的925家参展商云集展会,带来了超过一千个专业户外品牌和各自的2015春夏新品。可以说,欧洲户外展,不仅是定位于欧洲的展会,更是全球顶级户外品牌荟萃的盛会。

这次参展,于我而言,是学习观摩,更是虔诚朝圣。对于欧洲户外展,对于专业户外品牌,对于展会和品牌的关系,对于品牌兴衰成败的度量,我都希望能边看边想,形成相对靠谱的认识。

【高清图集】http://slide.sports.sina.com.cn/slide_2_55536_70358.html#p=1

我住的B&B,独享一份丰盛的早餐。
我住的B&B,独享一份丰盛的早餐。
从瑞士港口出发,船正要右转,驶向15公里外的腓德烈斯哈芬。
从瑞士港口出发,船正要右转,驶向15公里外的腓德烈斯哈芬。
渡轮的一层可以停放3米高以上的大货车。限高应该是4米。
渡轮的一层可以停放3米高以上的大货车。限高应该是4米。
往返于德国和瑞士之间的渡轮,设有餐厅,价格对于当地消费水平来说,不算昂贵。

往返于德国和瑞士之间的渡轮,设有餐厅,价格对于当地消费水平来说,不算昂贵。
欧洲户外展展馆外。
欧洲户外展展馆外。
欧洲户外展派对上的摇滚演出。
欧洲户外展派对上的摇滚演出。

  他山之石篇

  【高清图集】http://slide.sports.sina.com.cn/slide_2_55536_70358.html#p=1

  12个展馆,加上露天展位和水上运动专区,林林总总的户外用品,只能说让人目不暇接。实际上第一天,我基本上就是走马观花,先看个大概,然后对感兴趣的品牌和产品再一一揣摩,以及采访。

  之前也到过欧洲几次,知道中等规模以上的欧洲发达国家,都会有本土的户外品牌。即便欧洲一体化较为成功,但一国国民的“乡土观念”以及“自主品牌性价比优势”,还是会体现在某个具体品牌的销售上。举个未必恰当的例子,欧洲每个国家,大概相当于中国这样大国的每个省份。而每个省份都有自己的一个或多个户外品牌,而这些户外品牌也会像中国各地从白酒到汽车的销售,存在一定的地域区隔。我知道国内的地方保护主义是长期以来难以避免的,比如某省只要有汽车企业,省会城市的出租车基本上会优先(甚至曾经强制)使用本省出产的车辆。这样,本省的就业和税收至少都能尽快获益,而车企是否能被扶起来,则是未知数。

  户外品牌在欧洲的发展是否也是如此?我想,人家的普遍国情是“小政府大社会”,政府不可能强制甚至不大可能对本国的户外品牌予以“实惠和关照”。即使一些君主立宪的欧洲国家,皇室成员会选择穿戴一些本国户外品牌出行,这也远非政府行为。市场经济的核心,就是让参与其中的每个经济实体,充分发挥自主性,激发竞争活力,寄望于这种健康的活力推动社会经济发展。又怎么会逆流而动,干涉企业的经营行为?

  欧洲经济尚在复苏之中,德国这架强力战车拖曳着欧盟的庞大身躯,缓缓驶出沼泽区。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思考许多问题:比如说欧洲人素来具备的一体化观念,在“欧洲整体自豪感”受挫时,原本就强于国家认同感的民族自尊心得到了彰显。政府救援企业的力度是疲软乏力的,而老百姓是否更倾向于购买“国货”,以协助本民族品牌度过危机。

  一个企业,或者一个户外品牌。其立身之处在哪里?它离不开自己的源头和出生地,它壮大于自己的故土和祖国。只有先在自己的大本营站稳脚跟,才有可能走向更广阔的世界舞台。有哪个享誉全球的户外品牌不是遵循这个发展规律?立足本土,面向全球,逐步渗透。这是每一个国际品牌的发展之路,也是必由之路。

  如何立足本土?首先需要让本国国民买起来、用起来,从谈不上认同到逐步去熟悉,从慢慢不吐槽到开始交口称赞。当某个具体品牌得到整整一国(或者一地)的多数民众交口称赞时,它已经成为这个国度的Hero Brand(欧洲户外人士常用语,意为英雄品牌)。这种赢得人心,是品牌最大的情感力量。

  欧洲由于纬度偏高,气温较低,雨雪天气更多,欧洲居民对抗风防雨透气等功能性鞋服的需求,本身就属于相对的刚性需求。我在轮渡上看到,从蹒跚学步的幼儿到白发苍苍的老者,大都身着功能服装。这种地理环境导致的巨大市场需求,毫无疑问,成为户外品牌不断脱颖而出的诱因。

欧洲人非常热爱水上运动,只要是大的湖泊或是海滨,总会停泊着无数的私家游艇。
欧洲人非常热爱水上运动,只要是大的湖泊或是海滨,总会停泊着无数的私家游艇。

  从西欧到北欧,从英伦三岛到北欧五国,可以说每个体量稍大的国度,都有自己的国宝户外品牌或者说英雄户外品牌。这些品牌有的被我们耳熟能详,有的则不为我们所知。这其中不是因为质量差异,而更多是因为品牌营销的差异。在材料供应全球化、代工厂工艺精进和设计相互借鉴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顶级户外品牌的同质化现象越来越显著,如果把品牌LOGO遮挡住,用户很难判断出眼前究竟是哪个品牌的产品。

  在这种情况下:一看营销,二靠创新。营销好比是品牌的走秀,核算好成本,在人流密集处(比如橱窗和大众媒体平台)和目标人群聚集处(比如专业户外连锁店和户外垂直媒体)展示自己的良好形象,先来者加深印象,后来者混个脸熟;而创新好比是苦练内功,为走秀打好底子。说到底,还是创新更重要。这是产品力的力量源泉:以创新能力为代表的产品品质提升和产品新鲜感,决定了这个品牌能否成功应对客户之变——客户就像割麦子一样一茬一茬不断成长,而固步自封的某些品牌还自以为不变应万变,其结果只能虾米。

  时至今日,那些尚未正式登陆中国的高端户外品牌,可以说已经错过了发展的黄金机遇期。因为当下,首先不是一款产品包吃三年的时刻;更不是一点营销推广也不做,就能赢得口碑和市场的时代。

  而反观国内,和欧洲人不同。抛开种种问题不谈,经济上持续的快速发展,使得国人“国家整体自豪感”逐步增强,这种自豪感体现在消费层面上,就是越来越多人不再盲目崇拜进口产品。包括中低端家电、数码产品乃至鞋服装备在内的消费品品类中,“国货的力量”越来越强。甚至成品牌、成系列的推向海外市场。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如果国内的企业主和品牌创立者借着国民心态转变的东风,抓住这个苦守30年迎来的市场机遇期,中国的自主品牌一定会如雨后春笋般崛起,而其中具备国际视野的,将会成长为国际品牌。

  可惜的是,目前还有不少企业眼中只有蝇头小利,只会装模作样炒作,只能打折倾销中低端货品,更有甚者,不惜使用黑心原材料,而使行业一蹶不振,而让中国颜面受损。

  做企业,不做品牌,始终是替别人打零工。中国当了三十年世界工厂,我们最不缺乏的,就是打零工并且还赚到钱的企业。但是,打零工不可能成为比尔盖茨,不可能成为李嘉诚。

  如何塑造品牌?这是一个宏大的命题。如果用最概括的一个词来回答,我个人想使用“专业”这两个字。专业的团队,从管理者、设计师乃至一线工人——没有人的专业,专业的思考,又何来专业的产品?专业的营销,这是一个眼球经济的时代,专业的产品也需要放在醒目的货架上,以及大众的视野里。不专业的营销,往往是用虚假数字欺骗用户,或者用低级的炒作来招致消费者反感。我在日常生活和工作里,经常遇到这种不专业的营销。我经常啼笑皆非,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营销人士,故弄玄虚,搞一些貌似专业的噱头,来做实际上一点儿也不利于产品品牌形象的蠢事。

  在我看来,营销不够专业,不是因为智商不够,而是因为“对产品的爱”不够。对于一个企业来说,以品牌创立者为代表的产品团队,一般不会匮乏对产品的热衷,他们甚至“爱”到不愿意大刀阔斧去更新换代,或者“爱”到终日沉迷在产品细节的精雕细琢上;而负责公关和营销的团队,往往不会这么有激情,他们甚至不够了解产品的特性,更不用说去热爱它们。

  有时候我突发奇想,每家企业或许都应该让产品的创立者、设计者或生产者融入营销团队,把“热爱”的基因融合到营销的思路里。乔布斯是独一无二的,但每一家志在高远的品牌企业,都应该有自己的乔布斯——他当然未必是企业主,但应该是历经了产品诞生到产品营销的,以“热爱”为导向的产品及营销经理。

  国货自强篇

  这次欧洲户外展之旅,最让我感到振奋的,是中国户外品牌KAILAS的闪亮登场。

  KAILAS凯乐石,中国目前唯一一家全品类的户外品牌和产品供应商,它不仅有全面的鞋服背包,更有丰富的攀登器材。一般的户外品牌,不愿意碰器材装备这一块,一方面是由于这个领域和鞋服截然不同,需要更强的专业性和制造能力;一方面恐怕也是担心万一发生山难等户外安全事故,器材供应商难以撇清关系,会严重损害品牌形象。

  而正是由于大多数户外品牌存在这样那样的顾虑,核心的户外爱好者非常钟爱那些专注于器材研发的户外品牌,甚至不少欧美户外品牌正是由于户外玩家的这种热爱,从攀岩绳等单一品类,发展成囊括鞋服背包的全品类户外品牌。KAILAS也是这样,因为它的器材产品线不是幌子,而是真材实料、不断创新的好产品,像双螺纹冰锥等专业攀登设备不断在国内外获得装备大奖。另一方面,KAILAS也十余年如一日,不断赞助国内的登山家、攀岩队和户外达人从事核心户外运动,从而在专业性方面获得越来越多的交口称赞,美誉度越来越高,在街头巷尾穿着KAILAS的人也越来越多。

  Kailas品牌总经理钟承湛,他本身就是资深户外玩家,登山攀岩无需说,他还热衷越野摩托、滑雪速降等极限户外运动。今年2月底,钟承湛因为滑雪事故不幸受伤,至今尚未痊愈。KAILAS的市场总监曹峻,是北大山鹰社创始人,担任深圳登协秘书长多年,是公认的知名攀登者和户外运动组织者,去年还曾登顶珠峰。钟承湛和曹峻的共性是,热爱户外,实践户外,推动户外。正是这种共性,这种对户外的共同热爱,促成了两位的携手合作。从KAILAS支持深登协活动多年,到曹峻毅然加盟KAILAS高管团队,获得业内普遍看好。

  这次我欧洲之行较为匆忙,事先也未曾了解哪些中国品牌将会参加本届欧洲户外展。当我走进A2展馆,看到KAILAS的醒目展位,着实感到惊喜。说这个展位醒目,一点儿也不夸张,因为A2展馆位于整个展会入口处,每位参观者买了票(单日票价为29欧元),往往会从距离最近的A2展馆开始参观(A1展馆为帐篷厅,步行距离较远)。KAILAS的展位恰在A2展馆入口的右侧,而整个展厅里,只有KAILAS一个品牌展位。其余的位置,一部分用作T台秀,一部分用作攀石公开赛,而这个攀石大赛也是由KAILAS冠名赞助的。人潮熙熙攘攘,大家或者坐在展厅中央的椅子上欣赏声光电效果俱佳的模特走秀,或者坐在地垫上观摩攀石比赛,而所有观众,都不会错过KAILAS。可以说,A2展馆就是KAILAS展馆,而“KAILAS展馆”位置最佳、访客最多。

kailas展位和攀岩场地紧挨在一起。
kailas展位和攀岩场地紧挨在一起。
kailas展位正面。
kailas展位正面。

  150平米,是KAILAS用于展示产品的实际面积。展位布置得很是高大上,为中国传统庭院格局,正门两侧各立着三台静态模特,穿着KAILAS新款专业鞋服。业内都知道,KAILAS近年来服装产品不仅凸显独到设计和功能特性,而且大胆撞色、着色浓郁,一眼看上去就十分有个性,非常吸引眼球。这展位门口展示的几套衣服也是如此,吸引了许多参观者驻足细细观摩。我也被这几件装备吸引了,翻看它的面料材质和做工细节。手感柔软,做工精细,正当我翻看衣服内面的防水压胶和缝线接口等细节时,KAILAS展位的工作人员走出来婉拒欧洲参观者拍照。

  这种婉拒,体现了KAILAS的版权保护意识,也彰显了中国品牌的设计自信。实际上,在欧洲户外展,高端大牌都禁止观众拍照,保护原创设计。KAILAS这种做法,是与国际接轨。实际上,品牌之间的相互借鉴是难免的,至少设计师也会有意无意相互影响。这可能也是欧洲许多户外品牌同质化严重的原因之一,但要反对的,是全盘照搬,是毫无技术含量的简单拷贝。如果说,套牌假货的山寨、复制还能从逻辑上去理解,那么一个品牌对另一个品牌产品的赤裸裸抄袭简直是令人出离愤怒。举个例子说,这种赤裸裸抄袭在自主汽车品牌里是比较常见的,往往把车辆换个标就能假装进口货,我不知道有关部门为什么不管一管,真心瞧不上这样的汽车企业,甚至会对掏钱购买这种山寨车的人另眼相看。学习和抄袭是两码事,日韩车企也是通过学习欧美品牌发家的,但一味抄袭、永远山寨,无异于品牌自杀。汽车行业如此,别的行业亦是如此。

  这次欧洲户外展之行,通过交流我了解到,欧洲同行喜欢用一个短语“HERO BRAND”——直译为英雄品牌有些生硬。更准确地说,是在某一区域有着强烈情感认同的了不起的户外品牌。这个“区域”可能是一个国家,也可能没有国家那么大;这种“情感认同”来自于这个区域上生活的居民,来自于他们对本土户外品牌的接受乃至热衷;而“了不起”才和设计、材质以及做工质量等息息相关。

  中国这么大,有哪些品牌堪称“HERO BRAND”?我认真想了想,在户外运动乃至体育鞋服领域,国内有诸多品牌,但其中仍未“长成”真正的HERO BRAND。中国的户外运动起步晚,本土户外品牌则更晚;中国人从几十年的不开放状态中猛然醒来,一睁眼看到花花绿绿的西方世界和舶来品,难免有些“洋货崇拜”,这种心态造成对本土户外品牌更难形成情感认同;而坦白说,了不起的设计、材料和做工,也都需要本土品牌先向国际顶级品牌学习。坦白说,光靠性价比优势,难以成为HERO BRAND。

  而要成为HERO BRAND,首先要有HERO气质。不按照顶级高手的标准锻造自己、要求自己,不把自己放到国际擂台上去较量,又怎么可能成为HERO? 从这个意义上说,KAILAS凯乐石是闪亮登场在2014的中国HERO BRAND。这也是让我,一个中国人倍感振奋的根本原因!

  走进KAILAS的展台,一个硕大的汉字“气”,迎面而来。在这个“气”字下面,我看到了伤势尚未痊愈的钟承湛先生。钟总欣然接受了我的采访,我们来到一处稍显僻静的角落,都是户外人,我席地而坐在地毯上,第一个问题就是KAILAS为什么要来欧洲户外展?钟总说:“我们是来学习的。通过昨天的布展,也学习到许多,比如用先进科技布置展台,让观众有更好的体验。”同时钟承湛也不讳言:“既然来,就要代表中国形象,不能让别人小瞧了我们,展位面积不能太小,中国元素不能缺少。我们要让西方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中国来的户外品牌,让外国同行知道,中国不仅有户外品牌,而且还是很棒的户外品牌。”那么,KAILAS是把2015新品都带到德国来了吗?钟承湛坦率答道,由于首次参展而且路途遥远,并未将所有新品都拿到本次欧洲户外展。甚至在展品的运送上,还发生一些小问题,最后也都赶在开展前一一解决。钟总的回答是坦率的。要在万里之外,首次展示这么多产品,确实要完成系统性的工作。和KAILAS不同的是,参展的欧美顶级品牌都是例行展示,甚至展台等物料也是可以拆卸、重复使用的,简而言之,它们有区位优势,有本土优势,大库和经销商就在周边。

  KAILAS费这么大的劲,是为了要在欧洲销售产品吗?我这个问题有些简单直率。钟承湛说,确实,所有展会都是为了生意,但KAILAS来参展,并未为了短期内在欧洲建立销售渠道,时机还不成熟,而且目前KAILAS自身能力也不够。也有不少欧洲客户,来询问代理或经销事宜,不过KAILAS的态度依然非常谨慎。“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让欧洲专业的户外展会和专业观众,了解中国的专业户外品牌,而走向国际,是任何一个专业品牌发展壮大都会选择的路。”钟总说得很实在,“你看欧洲竞争这么激烈,有这么多户外品牌,但是北美户外品牌依然打进来了,为什么?因为它们首先占领了北美市场,然后才有资本慢慢向欧洲渗透。这个策略才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那么这次参展,KAILAS的最大收获是什么?钟承湛笑着答道,“如果说最大的收获,那是信心!以前我们被别人称赞,主要是在国内,而这次,是在户外运动发源地的欧洲,被欧洲专业人士交口称赞。你看,我们的设计,我们的做工,我们的面料,都是国际顶级的,行家一看就明白,这是在全球最好的工厂里,生产出来的顶级产品。通过这次参展,KAILAS信心更强,不走到国际舞台上,和最优秀的对手同台PK,你不会知道那种惺惺相惜,那种彼此尊重!”

  钟承湛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硬气的光。这是一个真正热衷户外、懂得户外的企业家,虽然由于滑野雪受伤严重,但他没有继续躺在病床上,而是很快来到国门之外,即使是坐着轮椅,也要把KAILAS推到更高的巅峰、更大的舞台。我尊重这种品质,这,才是真正的户外精神!

  走出KAILAS展位时,我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硕大的“气”字,它不仅是一种直观上的“大气”,更是一种带着中国风的“气节”,一种支撑品牌成功壮大的“骨气”!

  【高清图集】http://slide.sports.sina.com.cn/slide_2_55536_70358.html#p=1

kailas攀岩服装。
kailas攀岩服装。
kailas的抓绒衣。
kailas的抓绒衣。
kailas冰镐。
kailas冰镐。
kailas专利的冰锥,这也是世界上最快的冰锥,采用了双螺纹技术。
kailas专利的冰锥,这也是世界上最快的冰锥,采用了双螺纹技术。
kailas的展位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气”字。这是一种气节和骨气吧,我想。
kailas的展位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气”字。这是一种气节和骨气吧,我想。

  其实,参加这次欧洲户外展的中国人还有不少,大家来自内地、台湾、香港,或是为了洽谈合作,或者为了展示产品,或是为了观摩展会。像NORTHLAND总经理黄耿带着十几名员工前来看展,一方面为了拓宽团队成员的眼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加深于LOWA、LEKI等合作品牌的联系。黄耿是中国户外产业出了名的智慧型企业家,擅长合纵连横,整合中欧户外品牌资源,这次欧洲之行他还会达成与芬兰专业户外品牌HALTI的战略合作。而另一位高人,纳丽德手电总经理梁兵,则会在参展后,遍访欧洲客户,收集反馈意见。而像KINGCAMP的徐总,更会在展会结束之后继续在欧洲游历。更多的是,来自两岸三地的加工企业,他们或许展位面积不大,但是生命力很强,都带着自己的产品,到欧洲寻找合作机会。

  后来两天,我穿着一件KAILAS的黑色圆领T恤,在12个展厅里细细浏览。我的胸前有一个巨大的“气”字,说句玩笑话,我不是故意去气别人。而是因为,我是中国人,纵然我知道许多的不完美,但我永远是中国人,我既希望自己国家的一切都越来越好,也希望通过我的微笑,让更多异国人、欧洲人,也像我们能欣赏他们一样,欣赏我们。

欧洲户外展的攀岩比赛,同时也是德国抱石大赛的一站。
欧洲户外展的攀岩比赛,同时也是德国抱石大赛的一站。
德国攀岩选手的水平普遍较高,比赛精彩纷呈。
德国攀岩选手的水平普遍较高,比赛精彩纷呈。
一位女选手攀登到路线顶端。
一位女选手攀登到路线顶端。
欧洲户外展提供许多新鲜的玩法,图为参观者从这里攀爬上去,然后溜索到几十米之外的另一处展厅。
欧洲户外展提供许多新鲜的玩法,图为参观者从这里攀爬上去,然后溜索到几十米之外的另一处展厅。
康斯坦茨街头的红窗楼宇。
康斯坦茨街头的红窗楼宇。

  欧洲专业户外品牌一览

  【高清图集】http://slide.sports.sina.com.cn/slide_2_55536_70358.html#p=1

  徜徉在欧洲专业品牌的海洋里,我流连忘返。这么多品牌,我很难一一道来,也难以按自己的喜好评头论足,只能尽量以图片介绍分享给大家。

  总体上的感受是:对于生活在较高纬度地区的欧洲人来说,功能性鞋服是必然要配备的生活用品。看《冰与火之歌》时我常想,就像锁子甲是骑士出战的装备,带帽斗篷是云游僧侣的装备,因为欧洲居民生活环境如此,防雨透气、保温防寒的户外鞋服,就是欧洲老百姓的生活装备。而人类“食不厌精”的天然本能,放到哪里都一样,户外鞋服的时尚、美观和轻量化,向来是其追索的发展方向。

  大部分欧洲地区,由于人们需要使用户外功能服装的场合更多——高纬度条件下,气温更低,风雨更频繁,所以日常穿戴户外功能服装并不显得突兀。而由于毕竟是日常穿戴,大红或者明黄等醒目的颜色,反倒不太适合。所以在欧洲街头,经常能看到,是黑色、灰色或者其它不违和色调的户外服装,用于日常通勤。大部分专业品牌,都会有适合高海拔攀登的专业鞋服。对于这一部分鞋服来说,由于雪山气象条件下,越醒目的颜色越安全,所以专业类鞋服的颜色往往会更为扎眼。

  本次欧洲户外展汇总和推介有流行色。大部分参与T台走秀的品牌,色系都和欧洲户外展推荐的保持一致。说到这里,我有必要说明一下欧洲户外展的走秀活动:不仅仅是国内常见的模特、音乐和新款鞋服,而是动用了多种声、光、电手段,诸如LED大屏幕等,模特甚至充当的是有一定情境和脚本的演员,充分展示户外装备的美感和特点。这种多手段、多维度的艺术表演,只会让观看者大呼过瘾,难怪欧洲户外展的门票能卖到几十欧元一张,确实有这个内容值得花钱观看。

  另一方面,即使欧洲经济尚在复苏之中,我还是看到了许多高精尖的展示手段:诸如猛犸象的3D照片实景展示:其头戴式观景器,戴上后仿若进入雪山之巅,往上看白云悠悠,往下看雪山就在脚下,而同伴正在艰难攀登,往四周看,皑皑群山连绵不断。或许,这种高大上的展示手段,明年夏天就会在南京举办的亚洲户外展上体验了。而每一个综合品牌的布展,都有自己的美学考量,值得细细品味。

欧洲户外展的走秀活动:不仅仅是国内常见的模特、音乐和新款鞋服,而是动用了多种声、光、电手段,诸如LED大屏幕等,模特甚至充当的是有一定情境和脚本的演员,充分展示户外装备的美感和特点。  
 欧洲户外展的走秀活动:不仅仅是国内常见的模特、音乐和新款鞋服,而是动用了多种声、光、电手段,诸如LED大屏幕等,模特甚至充当的是有一定情境和脚本的演员,充分展示户外装备的美感和特点。
猛犸象展位上,参观者可以使用这种全息观影设备,模拟攀登雪山的视觉场景。
猛犸象展位上,参观者可以使用这种全息观影设备,模拟攀登雪山的视觉场景。

  展会花絮篇

  说到欧洲户外展,离不开耶格先生。21年前,他发起创立了欧洲户外展。3年前,他在南京亚洲户外展首次接受我采访时,对我说应该到欧洲户外展来看看。如今,我真的来了,而且真的收获很大。

  要感谢这位年届七旬的“年轻人”,说他“年轻”,一点儿都不夸张。他二十多岁就喜欢户外运动,当过滑雪教练和高山向导,40岁前创立国际知名户外品牌BIGPACK(派格),50岁时策划并创立欧洲户外展,年过六旬时又在中国成功策划并推出亚洲户外展,现在还是“空中飞人”,为了工作经常洲际旅行。他的户外人生何其丰富,精力又是何等充沛!

  耶格先生和Queenie女士带我们去距离腓德烈港不远的VAUDE总部,车程约40分钟。从腓德烈港到VAUDE总部所在的Untereisenbach小镇,一路是郁郁葱葱的丘陵地带,仔细望去,路边多是连绵的樱桃园和苹果园。耶格驾驶着年轻动感的BWM3系,行驶在果园飘香的乡村公路上,不时嚼一块HARIBO的姜糖,谈笑风生向我们叙说德国战车有可能世界杯夺冠,而他也将和家族亲友一起聚会等待这一时刻来临,哪有一星半点的龙钟老态。看来长期专注于户外产业和健康领域的工作,给人带来的只有健康的身板和年轻的心态。

  抵达VAUDE总部时,看到一辆大红色的保时捷Panamera停在楼边,耶格高兴地说,看来Albrecht也到了。这位Albrecht von Dewitz是VAUDE的创始人,也是耶格的多年挚交。两人经历差不多,年轻时都是狂热的户外运动爱好者,而立之年又都创立了自己的品牌,后来也都转让股权,成功隐退出企业管理一线。

  作为世界级的知名品牌,VAUDE总部正在大兴土木,原来的老办公楼已经容纳不下越来越多的员工,新的大厦即将启用。耶格介绍说,VAUDE员工一直福利很好,比如说可以把孩子带到公司上班,放在类似幼儿园的场所里,并有专人照看。今天新老员工,还有我们这样的来访者齐聚VAUDE园区,享受啤酒、烤鸡和烤牛肉。德国人爱吃肉,也擅烹肉食,这烤鸡很入味儿,并不比我们的道口烧鸡逊色,而一整头牛直接放在架子上,像国内烤全羊一样转着烤,也是让我大开眼界。

  户外人的聚会,少不了一些新鲜的玩法,许多朋友排队在玩“巨锤弹猴”,用大锤子猛砸铁片,把小猴子弹起来,撞上顶端的公鸡就能赢得满堂喝彩。派对中间的“骑野牛”也很有趣:这仿真野牛,外表是皮革质的,其下连接着机械装置。玩得人骑上去只能揪住一根约20公分长的绳索,操作“野牛”的人一按按钮,牛就奔腾起来,忽而前后颠,忽而左右摆,动作幅度和速度由小变大、由慢转快,玩者没有不掉下来的,区别只是在时间长短和姿势美丑。我也上去试了试,没撑多久就摔了下来,好在认不认识的朋友都送上掌声和喝彩。

耶格先生的讲座广受欢迎,他的数据源自多年研究和积累,是当之无愧的户外中国通。
耶格先生的讲座广受欢迎,他的数据源自多年研究和积累,是当之无愧的户外中国通。
我在VAUDE派对上玩仿真野牛。
我在VAUDE派对上玩仿真野牛。

  爱玩,是人的天性。我不想非议同胞们什么,活在北京上海这样压力巨大的大城市里,人和人之间还要故意恶心干什么呢?每天堵在路上被不断加塞,这只是内地都市生活的一个写照。大多数时候,我们都要翻下遮阳板,冲着背面的镜子给自己一个微笑。只能顾影自怜的人,都是可怜虫,甭管你有多少钱。我只想说,中国人太不会玩啦。或者说,太不会创造条件玩啦。

  从非常实际的角度说,生命的意义是要在不伤害自己或别的生命的前提下,让自己高兴,让自己和自己爱的人高兴。可是,如果连玩都不会玩,又怎么高兴得起来?请花30秒,想想你自己会不会玩?把打麻将和打80分也算上,再花30秒想想你最近一次肆无忌惮的笑,是在什么时候?你又有多久没去往山清水秀的地方,只是对着电脑桌面上的蓝天白云?

  纵然是我这样无趣的人,也觉得大多数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太过无趣。实际上,包括我在内的身边许多人,也在自我反省之中,慢慢尝试着换一种活法。

  现在有许多人开始跑步,跑步赛事更是层出不穷。在我看来,这只是说明国人心态开始觉醒,就从门槛最低的跑步开始。跑步在我看来,还算不上“玩”,或者说,晋级到越野跑,才算得上是一种“玩法”。不过,我这里丝毫没有贬损跑步意义的意思,反而要强调它的意义。跑步,即使是在小区里简单跑一跑,也是转变活法的一个良好开端。科学地跑步,就像是为千万种“玩法”存钱。如果说“玩”是需要资本的,那么,跑步,就是积蓄这一资本的最好途径。从这个意义上说,跑步,是扛起一切户外运动的巨人。

  这次欧洲户外展,我参加了不止这一个派对。每一个派对都汇聚了无数爱玩、懂玩的户外爱好者,每一个派对都少不了音乐和啤酒。摇滚乐队的现场演出,简直让每个灵魂出窍。现在想起来,其实每一场派对都在室外,也都碰上下雨,可是这并没有降低它欢乐的程度。这其中,音乐功不可没。

  每到此时,我就对自己说,生命是用来享受的。适度的、充实的工作,自由的、出汗的户外,刚刚好的音乐和啤酒,时常相聚的好友和交心,每一样都不可或缺,每一样都淡然隽永,这样的生活状态才是接近完美的,这样的活法才是我想要的。每天都去登山攀岩,或者每天去跑20公里,诸如此类的事情,我不会去做,也不会推动别人去做。除了专业人士,对大多数人来说,玩户外只是一种调剂,让生活更好、让生命更值得享受的调剂,而不是相反。

vaude派对现场。
vaude派对现场。
vaude派对,烤全牛。
vaude派对,烤全牛。

  留一天时间让自己静下来

  观摩欧洲户外展的4天,我穿行在瑞士乡村和德国名城之间,享受着博登湖的烟波浩渺和清新空气,也如同海绵般汲取着欧洲户外品牌的知识和养分。

  最后一天,我从Uttwil小村搭火车前往西北方的沙夫豪森(Schaffhausen)方向,大约20公里车程。沙夫豪森是瑞士北部小城,也有千年历史,目前国内比较风靡的万国表就产自此地。我看时间紧迫,就从沙夫豪森附近的Kreuzlingen车站下车,先在小镇里溜达片刻。没想到仅仅走了10分钟不到,一抬头就是德国国门。国门上有一只红爪红嘴、双翼展开的黑鹰,黑鹰的背景是金黄色徽章。

  国门这边,是有两千年历史的德国古城康斯坦茨。康斯坦茨全城都飘扬着“纪念六百周年”的旗帜,这是纪念康斯坦茨“大公会议”六百周年。在基督教世界里,大公会议是最重要的世界性主教会议。自公元纪年以来,全球只召开过21次大公会议(足见其重要性和影响力),康斯坦茨会议是第16次,也是唯一一次在阿尔卑斯山脉以北举行的大公会议(注:康斯坦茨纬度稍高于北纬47度),这次一开就开了4年的会议,结束了当时教会的分裂局面,也验证了康斯坦茨当时作为欧洲中心的重要性。

  两国边界,无人值守,车辆和行人自由穿行。这对我来说,是颇为新鲜的感受,这种步行跨越两国的感觉,比乘船跨国的不知不觉更为深刻。时间短暂,我此行的目的地,主要是康斯坦茨最知名的教堂:圣母大教堂(注:德文名为Münster Unserer Lieben Frau,网上有许多文章翻译为圣康拉德教堂,可能为误译、误传)。

  穿过古老的schnetztor钟楼城门,走在康斯坦茨的老城里。由于适逢周日,老城里的商铺全部关门歇业,所以灰砖铺就的街巷格外清幽宜人。我喜欢边走边品味一栋栋中古建筑,朝着最高的塔尖,不一会儿就走到圣母大教堂的广场。这座教堂始建于1604年,是德国南部气势最为恢弘的教堂。

  可能由于建筑年代的关系,恰好处于文艺复兴晚期,哥特式建筑风格不再那么流行,而繁复、奔放的巴洛克之风蔚然兴起。所以这座教堂既有哥特式的高耸塔尖和飘窗彩绘,也有举目皆是的精致雕像和非常华丽的内饰装潢。从外面看起来是一种较为朴素的恢弘,而里面又是意想不到的富丽堂皇。我在圣母大教堂的祈祷堂内静静坐了许久。无论是不是基督信徒,静心反省自己,都是必要的功课。教堂各处都是开放的,连地下室也开放供人瞻仰。所有参观者都很安静,沉浸在历史和宗教的海洋里。

  其实德国人还是非常幽默的,在康斯坦茨的海港,有一尊女神般的雕像,双手各托起一名男子塑像,不停360度缓缓转动,目送着渡轮离港驶向博登湖中央。这尊女神,其原身是1604年大公会议的一名妓女代表,她左手托起教皇,右手托起国王,意为将两位九五之尊的男性,玩弄在股掌之上。真是非常写实的幽默!

康斯坦茨圣母大教堂正门。
康斯坦茨圣母大教堂正门。
康斯坦茨圣母大教堂里的耶稣基督像。
康斯坦茨圣母大教堂里的耶稣基督像。
我坐在康斯坦茨圣母大教堂的长椅上,静静思考。
我坐在康斯坦茨圣母大教堂的长椅上,静静思考。
康斯坦茨圣母大教堂地下室里的铜牌,也是原物。不知道是否和德国国徽上的鹰有关。
康斯坦茨圣母大教堂地下室里的铜牌,也是原物。不知道是否和德国国徽上的鹰有关。
康斯坦茨圣母大教堂里的圣徒棺椁。
康斯坦茨圣母大教堂里的圣徒棺椁。

  观展小结

  在欧洲户外展期间,每天晨跑时,我都会想到一个问题:品牌何以铸成。说句实话,欧洲户外品牌的同质化现象也明显存在,大多数品牌,盖上它的品牌LOGO往往难以区别。这一方面说明品牌之间一定存在着相互借鉴,从颜色、剪裁甚至到设计构思上;另一方面也说明,许多西方户外品牌都以自己熟悉或能够很好掌控的地区为大本营,只要牢牢占据住大本营,就能持续生存,乃至向外渗透。

  品牌,需要时间去积累、沉淀,如果不放到国际性户外展这样宏观的舞台上,一地的消费者又怎么会关心所谓同质化的问题?他关心的,首先是质量、穿戴舒适度甚至和这个品牌的情感联系。小时候穿着某某品牌去上学,长大了穿着某某品牌去上班,这里面剪不断的就是情感联系。当然,前提是,这个品牌一直活着,一直创新,而且不能让人失望。

  在我看来,欧洲知名品牌大部分都保持着良好的设计和做工,各环节的质量,起码在一定水平线之上,所以很少会“让人失望”。这是大多数欧洲户外品牌能存活下来的主要原因。反观北美的户外品牌,数量不像欧洲这么多,体量一般都更大,在占据北美主要市场份额的同时,也成功渗透进入欧洲。

  用什么来渗透?难道仅仅靠着剪裁设计或者面料做工?渗透靠的主要不是硬件,而更多是软硬兼施。成功渗透到欧洲的户外品牌,都有彰显的品牌文化、设计理念,甚至独特的运动精神和环保气质!换句话说,在质量不分伯仲的前提下,更多是凭借软实力来渗透,这才是王道。

  再回到我们亚洲,韩国三大品牌瓜分其国内市场,尘埃尚未完全落定,而韩国户外市场又有其独特性——人人爱爬山,但是很少越野跑,就凭这一点在全球也很独特;日本本土品牌一枝独秀,而且细分情况也是全球罕有,主要方向还是生活化、潮流化,甚至“逆发展”倒逼北美品牌研发出适应日本人审美需求的潮流款。韩国和日本户外品牌,目前看还难以成为中国户外市场的主流。

  回到中国户外用品市场,还处在初级市场的快速发展阶段。国外专业品牌都希望进入这一体量庞大的新兴市场,分一杯羹再说;而国内户外品牌历史最长者不过十余年,自身还处在懵懵懂懂的青春发育期。很难说,与国内消费者建立和保持了比较强的情感联系,基本上还处在以性价比抢占市场的阶段。

  好在,近年来国人盲目崇洋的心态有所改观:许多用户意识到国际大牌也有偏低端的货品,而且和本土品牌一样,这些中低端货品,往往是中国生产的,质量并没有强到哪里去。另外一点,国内研究户外的资深人士越来越多,视野更宽也更为睿智,不断增强着本土品牌的设计水平和产品自信,也使得中外户外品牌的竞争更趋于均衡和良性。市场是相对公平的,进口商品需要缴纳关税,性价比因而受到影响;本土产品发展年限较短,在品牌附加值上是短板。中国市场这么大,完全能容纳品牌的百花齐放。我既盼着国际顶级品牌把最精良的产品都引入国内,也由衷希望本土品牌能不断提高自己的竞争力,特别是在中端市场上发挥性价比优势,创造中国自己的百年户外品牌。

  在未来五到十年,比较合理的市场占有率情况是:高端市场由国际知名品牌主导;中端市场由国内知名品牌占据,低端市场留给以电商为主导的、重点开发三四线城市的国内品牌。这应该是一个金字塔形的市场架构,各方都会有比较可观的利润空间。

  实实在在地做好中端,才能逐步渗透到高端。我最期待的,是国内的户外品牌,也能在品牌文化和运动气质上修炼自己,这才是真正打通任督二脉。(完)

  【高清图集】http://slide.sports.sina.com.cn/slide_2_55536_70358.html#p=1

步行通过德国和瑞士边界,图为国门。步行通过德国和瑞士边界,图为国门。

康斯坦茨街头。
康斯坦茨街头。
每一处酒吧都聚满了等待看球的德国人。决赛晚上九点开始,这些德国青年六点多就在社区里支开了投影。 
 每一处酒吧都聚满了等待看球的德国人。决赛晚上九点开始,这些德国青年六点多就在社区里支开了投影。
这尊女神般的雕像,双手各托起一名男子塑像,不停360度缓缓转动,目送着渡轮离港驶向博登湖中央。这尊女神,其原身是1604年大公会议的一名妓女代表,她左手托起教皇,右手托起国王  
这尊女神般的雕像,双手各托起一名男子塑像,不停360度缓缓转动,目送着渡轮离港驶向博登湖中央。这尊女神,其原身是1604年大公会议的一名妓女代表,她左手托起教皇,右手托起国王
法国雪铁龙DS21,堪称经典的车型。
法国雪铁龙DS21,堪称经典的车型。
康斯坦茨湖畔的小情侣,还有一只天鹅摇摇晃晃来当电灯泡。
康斯坦茨湖畔的小情侣,还有一只天鹅摇摇晃晃来当电灯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