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条绝无仅有的终极旅游路线(图)

时间:2009-06-18 16:39 来源:搜狐社区 作者:佚名

与行军似奔波彻底说“拜拜”,那些游人如织的景点也满足不了终极旅行的梦想。探索10条地球上绝无仅有的路线,它们才能承载潮人最个性的度假需求。

NO.1:斯里兰卡环岛游

行程:康提—塞格瑞亚—丹不拉—滨纳瓦纳

大片大片的椰子林、潮湿的草地,一群大象在四处悠然自得地散落着。定睛仔细看才发现有的是跛脚象,有的是盲眼象,有的则是憨态可掬的幼象。原来这是政府特意为鳏寡孤独的大象们准备的“托管所”。

每天上午10点和下午2点,大象都会准时地出现在河里表演洗澡。几十头大象怡然自得,用鼻子卷起河水喷洒在自己或是同伴的身上,玩得很欢。大象 总是满不在乎地摆着POSE准备与来客合影,倒是游客们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摸摸这儿摸摸那儿,还不时被大象调皮的举动惊得大呼小叫。

斯里兰卡寺庙居多,而最伟大的寺庙在康提,那里藏有佛祖释迦牟尼的佛牙。这里香火鼎盛,进门脱鞋,每天来佛牙寺朝拜的人无以数计。买三朵新鲜的 睡莲,敬献在佛像前,便能祈祷到美好与幸福。金塔定时自动打开,游人只能在金塔外离数米有用望远镜才能看清楚那颗无价宝物。手指大小的佛牙安放在金塔最内 层的一朵金莲花上。有的跪拜,有的端坐,面朝佛牙,或跪或坐在地面用最虔诚的声音吟诵佛经,眼神无一不是虔诚并坚定,竟然感觉连自己的内心也跟着虔诚与纯 净了。

隐秘于美丽恬静的自然风光和田园之美中的,除了佛牙,还有更多悠远的回忆。随意地在乡间小道下车,骑在大象背上,让它带你去往神秘莫测的宫殿、 古堡和庙宇。爬上绿树环拥的山谷,环湖绿荫中是白色的小楼和金色的寺庙,美丽的别墅在山峦中若隐若现。行走期,不时会有颇具特色的庙宇和手工木雕作坊,视 觉愉悦之余又可买到几件便宜美丽的工艺品。累了,在热情的村民家里喝一杯热茶,细看一下异国的乡村家居。饿了,就在村中的小饭店来一杯香浓的咖啡,几块连 名字都叫不出的点心,在友善好奇的眼光注视下饱餐一顿。斯里兰卡,真的很美!

远处一块巨岩拔地而起,原来到了狮子岩空中皇宫。1500多年前,王子弑父篡位,为了怕人报复,便在这块巨岩顶兴建了皇宫。为了安抚父亲的亡 魂,王子还命人在石山悬崖画了许多半裸的仕女图,如同敦煌的飞天图,但是更加丰韵。岩顶距地面约300米,游人上顶需顺着梯阶攀爬,要蓄够体力一气呵成。 抵达峰顶,迎面是一大平台,从残存的地基可判断出这座失落宫殿当年的规模和布局。其中皇家游泳池仍保存完好,水是深绿色的,乍看之下,竟和现代化的泳池也 没什么分别。在岩顶极目远眺,丛林无边无际,满眼浓绿,清凉湿润的空气令人精神焕发,那水晶般明净的蓝天直看得人心醉。

旅行家马可——波罗说,这里有世界上最美的风景。千年之后,依然如此。

NO.2:非洲草原野生动物大迁徒

行程:内罗毕—纳库鲁—马赛马拉—达累斯萨拉姆

每年的7月中旬到8月中旬是非洲动物大迁徙的时间。纳库鲁湖边,小红鹳的羽毛呈现出朱红色,光泽闪亮。一只小红鹳飞起,就会有一大群紧紧跟随,远远看去,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升上了天空。

位于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交界的马赛马拉是世界上最好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北方因连绵的降雨而孕育出新鲜青草地,芬芳的青草气味将130万原居于南面的牛羚深深吸引,使之汇聚成为动物世界最大的一组移动群体。

在广袤的地平线上如浪潮般一波一波涌进来。如斯景象,也造就了独步天下的牛羚大迁徙。

这里是动物最集中的栖息地和最多色彩的荒原,狮子、豹、大象、长颈鹿、斑马等野生动物生生不息,马赛马拉完整的生物链,使得从天上飞的到地上爬 的,从食草动物到食肉动物形成了自然界完美的动态平衡。牛羚的大迁徙让那些以食用牛羚为生的野兽们也前赴后继。乘坐热气球,在宁谧平静的晨曦中,飞越忙于 觅食的各种不同大小动物,飞浮于凶猛又或温驯动物之上,享受一次别类的探险旅游。温和的气候,令人叹为观止的景色,加上多的令人难以置信的野生动物,使马 赛马拉成为最令人向往的野生动植物生存舞台。

NO.3:穿越亚马逊丛林

行程:秘鲁—厄瓜多尔—哥伦比亚—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巴西

尽管各国科学家还在为亚马逊河是否是世界第一长河流而争执不休,但是没有人不为沿着这条河进行的旅游探险而着迷。在河流的源泉,秘鲁安第斯山脉深处流行的玛雅古人的寓言:“神是伟大的,而一片森林更伟大”就能说明穿越亚马逊是何等地让人动心。

坐上木舟进入丛林,人已经渺小地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茫茫水面,至少有3公里宽,但这仅仅是它的源头。

向两岸望去,到处林木茂密,水陆交错。无论是商店、学校、教堂,都是浮在水面上的木制建筑,景象壮观而奇特。木船在山林间的穿行,各式各样的蝴蝶翩翩飞舞,真怀疑到了金庸笔下的蝴蝶谷。

既然亚马逊丛林的主人是印第安部落,那么土著居民的日常生活劳作、风俗习惯、穿着打扮就成了沿途旅行的重点。而传闻中,亚马逊流域的食人族、猎 头族更是吸引人类学家和探险者的重要因素,不过沿河的土著都是很友好的,“矮人族”们完全演绎印第安人的生活模式。可惜神秘消失的玛雅文明,只能靠着一个 个图腾雕塑来回忆了。

动物也是亚马逊的主人。在亚马逊丛林中,生活着食人鱼、电鳗、鳄鱼、大蜥蜴、森蚺、巨嘴鸟等猛兽,更可怕的是他们喜欢在晚上出游。小船在苍茫的 夜色中出发,黑暗中不远处传来阵阵蛙鸣,心也禁不住怦怦直跳。弱肉强食的残暴、同类相残的凶狠以及牺牲自己保护同伴的悲壮悉数在身边上演。人类无非是波澜 壮阔、博大精深的食物链上的普通一环。于是,往前的每一步都是一次探险,直到抵达入海口,回头一望,原来自己比亚马逊还要伟大。

NO.4:战地阿富汗

行程:喀布尔—加兹尼—坎大哈—托拉博拉

曾几何时,每个人都知道美丽好客的阿富汗就是背包客心中的最爱,可是战争让一切都改变了。从机场到市区的路上,有起飞的战斗机挡住了公路上行驶 的汽车。空中飞着各式各样的飞机,地上跑着各式各样的战车,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士兵手里端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新鲜、悲伤、紧张、惊险的阿富汗之旅就这样启 程了。

20多年的战争及塔利班的统治给这片迷人的土地留下了密布的地雷,许多精美的纪念碑和寺庙被夷为平地。

如今只剩下面目全非的巴米扬大佛、淘便宜货的波斯文化中心、40级台阶的ChihilZina、孤独的贾穆宣礼塔。

败也战争、成也战争,当战争的硝烟还没有完全散尽,旅游者已经从中亚、伊朗或巴基斯坦进入到战事最为紧张的托拉博拉山区。当地部落对中国人还算 友好,只要想法逃过加兹尼和坎大哈附近美国士兵的封锁,躲过战斗机的轰炸,到那里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托拉博拉山区仍然留有本——拉登和他的跟随者们住过 的痕迹。复杂的山洞和掩体,如同迷宫,是本——拉登出钱苦心经营的,那些都曾是庞大的兵营、宽敞方便的居住设施和大得足以跑装甲车的地道系统。

找到拉登的藏身之处想必不大可能了,破损的俄罗斯坦克以及坠落的美军直升机残骸倒是值得一看的风景。巴基斯坦商人干错做起了贩卖废铁的买卖:炮弹和飞机所采用的钢铁质量过关,越过阿富汗边境送到废铁收购商手中时,它们仍旧炙手可热。

NO.5:顺河穿越欧洲

行程:莱茵岛—圣——哥阿—圣——哥阿斯豪森—吕德斯海姆

要穿越西方文明的心脏,感受最真实的欧洲,就在莱茵河畅游吧。在欧洲没有一条河能与莱茵河相匹敌。

从莱茵河流经的国家,便能掂出莱茵河的分量。奥地利的音乐、法国的艺术、德国的哲学、瑞士的保守和荷兰的浪漫。百川汇来的河流,在自然上如此,在人文上也是如此。莱茵河沿岸,随便走进一座城市,或许就会发现影响世界的哲学家、文学家、音乐家。

莱茵河是一条影响了欧洲,甚至影响了世界的河流,尽管只有1320千米长。

莱茵河总是静悄悄的,听不到一声汽笛,也听不到马达声,这就是最真实的欧洲,静谧、浪漫。真正的欧洲并不崇尚摩天大楼,他们喜爱的是有文化特色 的传统建筑。莱茵河之旅也是欧洲小镇之旅,沿途坐落的小镇里,不足5米宽的小巷,两旁排列着一座座黑色桁架小楼,楼层向街心突出,极富建筑艺术美感。楼上 楼下鲜花点缀,铺面精细而高雅,古色古香、动感十足、如诗如画。

假如以为莱茵河仅仅流淌着诗歌、飞溅着音乐、弥漫着葡萄酒的芬芳,那一座座耸立在起伏山峦上的破残的古城堡就在无言地诉说着过去。刀光剑影早已 远去、战火硝烟早已散尽,然而河两岸至今仍保留着五十多座城堡、宫殿,在欧洲史里每座都有它们自己的故事,记载着英雄们气吞山河的业绩及幽幽的儿女恋情。

莱茵河穿越了欧洲的中心,也穿越了欧洲的古今。喜欢它在多民族、多文化中穿梭行进,喜欢看在它飘扬的各色国旗,唱着各国的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