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开始打CS了

zidon  2005/05/02, 02:15

4月28日开始主动学着打CS了,不知是源于什么样的心境。两天就熟练了,开始有了瘾,不用思考工作上的还是个人的事情,专著的打着CS。

作为公司唯一一个不玩游戏的男性员工终于下水了。其实自己内心是非常敏感于保持自我的个性的,一向对游戏敬而远之,但是这次却随了众。N年前就劝我加入CS队伍的朋友们终于等到了结果。

MSN Messenger换成了gmail邮箱

zidon  2005/04/27, 12:11

MSN Messenger从msn邮箱换成了gmail

把MSN用的邮箱从xxx@msn.com换成xxx@gmail.com,登陆MSN Messenger。在面板的选项-消息-消息历史纪录中把路径改为原来的目录,结果照常可以用。MSN真是太开放了。

另外,值得特别书写的是:再也不用xxx@msn.com了,不用为它的小而担心;不用为它把重要的邮件直接收到垃圾箱而担心;不用因为它收到垃圾邮件而总是职业病的以为收到了是什么重要邮件,结果打开邮件看到的总是垃圾mail的懊恼;不用总要不停的清空信箱,否则系统就要变态的提醒你,你的邮箱已经满了的那种厌恶的罗嗦。

没有了xxx@msn.com,眼前和心头清爽了很多!

参加了donews五周年会

zidon  2005/04/22, 17:25

  今天下午参加了donews在大运村天鸿科园大酒店举行的五周年会,这应该说是IT业界最大的一个盛会吧。参加年会的阵容强大,有“Donews 5周年英雄大会 最后确认参会名单及说明”为证,虽然事前承诺的丁磊、马化腾等几个IT名流没有到场,但丝毫没有影响这次聚会的水平。刘韧及其donews团队对IT圈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sinasohu都对这次活动做了现场直播。

  下午两点10分13号线知春路下,东走几百米就到了天鸿科园大酒店。刚进外面的大门,就收到了laoa的电话,结果两人交流半天也没说清所以然,最后约定到会场见面。然后进酒店主楼,顺指示牌上三楼,这时候二三楼都已经非常热闹了。到会场外面,签到领年会姓名牌后,就看到左手keso站在那里。跟blog上的照片很像,但是也有差别。blog上的头像是睿智中的冷静;而在会场看到的则是腼腆中的亲善,亲善中又透着聪慧。keso的网志是我每日必读的blog,遂上前打招呼,并请一旁的牛友合影留念。稍后跟刘韧等人打招呼交换名片,即开始进入会场。

  稍后就是嘉宾们的讲话了,第一个讲话嘉宾是李超云老先生,很有情趣的讲话,然后是刘韧介绍donews团队。后面的嘉宾讲话,最喜欢周鸿一的讲话,有趣味、狂张,也有真诚、鼓励在其中。只是他那句针对网站作弊说出的“所有人的屁股都不干净”的话,在sina和sohu的直播中都没有看到。

  期间去斑竹去找laoa,认错几个人未果。在后来的抽奖活动中竟然得到索爱k700c手机一部。这里要感谢带来奖品和抽奖的爱立信副总裁屠敏女士,当然还有斗牛是给提供的这个平台机会。

  其实参加donews五周年会,认识了很多朋友,听了很多收益的话。而最应该感谢的人就是牛角尖孙作茂先生及hanmin小姐,谢谢他的热心帮助,才促成zidon这次donews年会之行。

世俗化——网络门户的必然之路

zidon  2005/04/21, 09:48

  看国内十年民用网络,上世纪九七之后的风险投资热潮,真正意义上催生了中国互联网上的一代网络从业者与网民群体。只是短短的一两年时间,网站们都有了证明自己存在意义的底层。

  当时的网络从业者们是怎样规划、制作网站的?笔者清晰的记得,在世纪之交参与进一个旅游网站的开发团队。当时团队开发理念最主要的几个基本点就是提供最翔实旅游目的地资讯,做中国最大的旅游资讯站点;倡导文化旅游、旅游文化,提升网站品味与形象(或许当时人们的意识还是将网络定义为社会精英的网络,它和社会底层无关)。当时的团队,除了建设目的地资讯库,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旅游主题或旅游文化专题的制作。当时从策划到制作人员无不注意旅游主题的内涵挖掘与精品表现,并获得了当时业界的好评。只是这个好评只是好评而已,没有关于其他的思考。在风险投资风行的年代,有几人又透过浮华看清net背后即将来临的暴风骤雨?又有几人除了畅谈盈利模式而又真切的在乎网站的盈利。

  世纪元年中期的网络寒流瞬息来临,犹如远古的冰河时代,结束了一批批的生灵。生者才开始真切的考虑“如何生存”而不再是“如何扬名”;这时候的门户们虽然手里还囤积着一些风险投资,但是也开始面临着来自股东的压力了。我相信,在世纪元年的末叶,更多的互联网人开始理解了惶恐。

  然而,门户们还是有了自己的生存机会,中国几十年来成功的平民教育,给互联网等新技术提供了思想以及知识接纳的基础;而共和国的经济积累,特别是近二十年经济的飞速发展,也给电脑、手机、网络等为表象的新技术的民用普及提供了经济上的可行性消费。造就了一个新的时代的到来。

  只是,让网络门户盈利的再不是几年前高喊口号的某某新经济,短信、网游成了门户们的最爱。三大门户无一例外的把手机短信放在了首页第一屏最现眼的位置。门户们终于把目标放在了最基层、最广阔的普通网友群。微利收益在海量信息之下,带来的仍然是巨额的利润。

  世俗化,成了门户们的生存之路,纵观门户网站的首页,成了一个世俗信息的大卖场。毕竟吸引更多的普通网民,引导其点击消费服务,成了网络门户最喜欢的一条盈利流水线。

  所以,IT精英们不必哀叹,网络门户已经远离了互联网的理想。

  来自股东的压力,造成了门户们的趋利,丧失了理想,进入了世俗时代。只是,网络门户们的利润流又走向了何方呢?

网络社群的路在何方?

zidon  2005/04/04, 18:11

  google、msn、yahoo都陆续开发出功能社群服务,一些此类的专业站点也不在少数。提供着mail、blog、图片库、关系群、音乐列表、讨论组、wiki、网摘等诸如此类的服务功能。这类的社群还有进一步扩张的空间,也将涌现出更多的社群网站,特别是一些专业型的网络社群。

  但是这些社群,都秉承了以往建站的传统思路,那就是形成了网站一致针对个人会员的宽松政策。一个人注册成为了会员,无论应用服务功能与否,遵从自便。服务提供商很少作出更多的要求和限制。只有个别的网站会定期清理没有内容的个人帐户。这种宽松的态度,符合互联网初期的特点与需求。人类刚刚开始接纳互联网,对他的心理期待就是一个开放的信息源,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一种自由的应用平台。人们学习网络并从中获益;而网站们也通过优惠、宽松的条件来吸纳会员,增加人气与点击。

  然而一切成为定式,这种服务将变得枯燥而缺少吸引力。而互联网发展的十年间,已经培育好了成熟的用户群。求变与新意,将成为新一轮价值的体现。gmail的推荐传销的成功经验让我们有理由相信,网络市场已经能完全接受特例个性站点的推出。

  可以想见,在未来的一两年内,将会由有影响的网络门户或者知名IT企业推出此类与宽松服务相反的苛扣服务,同样也会吸纳到更多的人气。这种苛扣、严厉,可以仿照现实社会的实例做参考。比如,参照军队严格的制度,每日的上操训练。建立一个有着类似参考制度的社群,加入这个社群必须达到何种条件,成为社群的正式会员可以得到何种个性的服务,同时也必须做到每天保证发贴等量化要求,否则将逐出社群。更或根据爱好、专业建立不同的兴趣组,乃至组成一个管理严格的网络虚拟国家。这种反差与挑战,在知名网站的引领下,一定极具号召力。这也符合一个新鲜事物在发展壮大后,开始向制度化演变的规律。

  但是,或许也有一个发展的极端,一个控制严格的网络团体,在开发项目、制造事件上一定有着惊人的创造力。网络上有黑客、黑客组织;有犯罪、有恐怖活动,这种社群会不会为恐怖组织所用,造出惊人的事端。更或在长久的未来,现实生活进一步网络化,以致生出网络上的法西斯,对彼时人们认为几近完美的网络以重创,直接对现实生活造成毁灭打击呢?

  我们知道网络的路在何方吗?

做一个成熟的大国国民吧

zidon  2005/04/03, 12:51

狂热并不能达到好的效果

  最近国内网络民间最热的一个话题就是反对日本入常[加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以及后继提出的抵制日货。至于热到什么程度,笔者在即时通讯、论坛包括一些大的媒体网络门户上每天看到不下二十次相关话题。关于反日、抵制日货的主题,散落在各个论坛间;某知名门户网站的反日入常的大签名也已经达到886万人次[截至05年4月3日23时];而同样影响巨大的即时通讯QQ,在好友间、QQ群发布的这类消息,更是多得不能再多。更甚者在消息最后,有如不向好友发布此消息,不是中国人云云的说辞。

  由此看来,很有一些中国人对于政治已经达到了几近狂热的态度。特别是一些以新媒体自居的网络门户更再此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非要在这一浪潮中煽风点火、推波助澜。而每个参与其中的网民,我看不到他们真实的目的性,或者能达到何种直接的利益。而笔者在这里看到的更多的是在聒噪中的跟风,是网民狂躁情绪的宣泄。

  反日入常的浪潮已达十日,效果到底如何呢?接近九百完的签名,更多的骚扰联合国、安南的信件。日本有效果了吗,联合国有效果了吗?我不想妄加测评日本政府的态度,但这个事件会引起联合国的反感的。只有中国外交部的吴建民先生的话最真实: “中国网民反对日本申请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从长远看,从中国的根本利益考虑,国人需理智对待。”

理性化才是成熟的标志

  在笔者的朋友圈中有一个有趣的现象,知识修养越高的,年纪越大的对这个事件更冷静、更理性。冲在这次事件中的急先锋们,更多的是在校学生,或者年轻的网民。

  我们可以有自己的态度,但不要把它强加于别人。彼此间在网络上大声的聒噪,宣扬、强迫别人来宣传某条消息,或引导别人加入某网站的签名。这影响了太多人的生活与情绪。笔者从不隐藏对日本政府的厌恶感,但也不会放弃购买日货。我会向国家交纳个人所得税,我也有“理性消费”的权利,对比国内外达到相同质量、服务的产品,我可以购买国货;但如果质量有差异,我不会以影响自己的生活质量为代价作出选择。某些前日还做高昂的爱国者,后日就远嫁外邦转了绿卡的热血青年是荒唐的、可笑的。

  纵观“反日入常”浪潮,已经成了一场可笑的闹剧。中国政府已经不是最大的受益者,或者根本就未曾受益。它只成就了某些媒体、某些网站,牺牲的是网民的时间与单纯的感情。

做自己的事情并相信政府

  网络瞬息万变,我们知道如何应付;个人生活方向,我们也会作出自己的选择。同样国际政治也有风云突兀,我们应该相信自己的政府,有处理这些事件的能力。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兵朝鲜、决战老山;抑或在安理会的反对弃权,政府有自己的态度,国家的利益是不容侵犯的。

  我们在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工作处理好,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亮丽些,这也是你最应该做的。自己的生活越多姿,自己舒服,亲友幸福。没有效率盲目跟风的事情少干、不干为好。

贸易与协作是发展的潮流

  昨日和朋友小聚,谈到了他对“抵制日货”的一点看法:中国对日本常年贸易顺差、日本对韩国贸易顺差、韩国对中国贸易顺差。这是一个非常平衡的东亚三角贸易链。如果有一链断掉,可想对东亚经济必是一个恶的影响。所以,大搞“抵制日货”活动是不成熟、不理智的。这就向前日的新闻中所说:尼安德特人[欧洲史前原始人]因为不懂贸易,所以在物种进化的激烈斗争中输给了现代人的祖先——智人,自己灭绝了。抛弃他的真实存在性不论。在现代的国家关系中,中日贸易大摩擦或者贸易链失效,从理性的角度分析是可怕的。

  日本申请入常是其经济实力的表现,当然它现在还有很深的美国棋子的痕迹。可以想象日本入常后连同美国会对中国造成的压力。虽然日美防卫近年很叫嚣,但我不认为在即使将来可能发生的台海战争中会介入军事。中国军力虽然常遭人指摘,但以目前的实力相信日本不敢介入台海军事,美国也不会。所以各方最大的愿望就是维持现状,保持各个贸易链之间的平衡,这也是各方利益最大化的真实需求。

  日本入常真的不是中国人民说了算的,相信中国政府有自己的态度,知道针对日本入常事件如何策应。

反日风潮的几个恶果

  反日风潮最大的一个恶果,就是国内网络媒体变得更加不成熟。针对一个突发事件,不作媒体导向,完全煽风点火、无所不用其极。把社会责任抛在一边,搞些莫名的东西,为了流量而流量。在历次的事件中扮演这种角色是可怕的,对国民潜在的误道危害是深远的。不成熟的国民标签将会因为这些自我标榜的“网络媒体”的存在而永远难以剔除。一个偏好情色、新闻标题乖张,诱导善良的网民而自利的门户将永远是世俗门户,而不会是一个让人信任的网络媒体。

  狂热的国民性情,不利于中国的大国地位。诸如此类事件将会在联合国、其它国家造成不好的印象。

  理性化的道路,真的还有太长的路要走。

«上一篇   1 2 3 ... 14 15 16 17 18 19 20  下一篇»